隐秘的角落电影讲的是什么

  1. 一个青年人把一对老夫妇推下山是什么剧?
  2. 隐秘的角落想表达什么呢?
  3. 《隐秘的角落》中,朱永平是一个好爸爸吗?
  4. 《隐秘的角落》,恶的究竟是孩子还是父母?
  5. 《隐秘的角落》中,总是被提起的笛卡尔的故事,是什么意思?
  6. 《隐秘的角落》里有哪几处隐藏的剧情?

一个青年人把一对老夫妇推下山是什么剧?

是电视剧隐秘的角落吧。秦昊、荣梓杉、史彭元、王圣迪、张颂文、刘琳、芦芳生、李梦、黄米依、王景春。该剧主要讲述沿海小城的三个孩子在景区游玩时无意拍摄记录了一次谋杀由此展开冒险的故事。

隐秘的角落想表达什么呢?

1,

张东升的一句话,点名了全剧的主题:“你们有没有特别害怕失去的东西?有时候为了这些东西,我们会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张东升害怕失去妻子,所以杀了岳父岳母想挽回貌合神离的婚姻。

三个小孩发现视频中杀人记录时,朱朝阳害怕失去他仅有的朋友,严良和普普,而放弃了报警。

朱晶晶坠亡后,朱朝阳害怕失去父亲的爱,选择隐藏真相,严良和普普为了朱朝阳,也选择缄默。

朱朝阳原本孤单的生日,因为有了普普和严良的陪伴,成了“最快乐的生日”,为了守住这份友谊,他决定和他们一起敲诈张东升。

2,

更深层次来说,这个主题是探讨“爱与自私”,以爱之名去犯罪,因为自己或者小集体而去损害别人,这种时候,到底是爱还是自私?爱是否可能纯粹,还是一定会掺杂欲望、贪婪,占有欲。美好的感情像明艳的花,人人追捧,而它的根,却是隐蔽角落里每个人心里的毒。

3,

隐秘的角落意味着

六峰山的山顶,少年宫的阁楼,人性的暗面,不能说的秘密。

1,

朱朝阳和张东升的惊人相似。

朱朝阳在学校是“别人家的好孩子”,但真实情况是,他受到同学们的排挤和霸凌,爸爸的心拴在了新家庭上,妈妈总留他一人在家,他是孤独的。

张东升在少年宫是“别人家的好老公”,但真实情况是,家中迎接他的是妻子一家的冷脸,妻子催他离婚,亲戚们都嫌弃他工作差收入低。他是孤立的。

朱朝阳和张东升的反应几乎一模一样,他们都温和的对待他人施加的冷暴力:同学挑衅时,他转身离开;水杯里有橡皮,他并不声张;他打扫卫生时,嫉妒他考第一的女孩故意扔垃圾,女孩父亲向朝阳道歉,朝阳却微笑着说,没关系,她也不是故意的;晶晶踩了父亲给他买的新鞋,他是真的很愤怒,但他毫无表情,只是不肯擦掉那个扎眼的鞋印。

我甚至怀疑,朱朝阳长大了会不会就变成张东升这样,在任何冷暴力的情境中,都能笑得出来,那笑让人心酸,也让人心惊胆战,因为观众知道那面具之后,积蓄的是不知何时会大爆发的压抑情绪。

而岳父母死亡,朱晶晶坠楼后,两人都以为从此可以长久留下自己“害怕失去的东西”——妻子和父爱。但很快两人都意识到,自己背叛良知做下的“不愿意做的事情”,是无效的,并不会改变渐行渐远的关系:张东升发现妻子出轨,她依旧决定离开他,投入第三者怀抱。父亲给朱朝阳过生日,没有了朱晶晶抢父亲,他应该能得到全部父爱了,没想到父亲还是丢下他一个人。

他们的目的都没有达到,却都要为掩盖第一个错而犯更多的错。这就是一步之差,步步深陷。

这时候再看看他们的名字:朝阳,东升。一切都明白了,他们何其相似。

可以预见,他们都会押上所有筹码再赌一把。因为他们不愿相信,不愿面对现实。张东升会为阻止妻子离婚而伤害妻子。朱朝阳也会在父亲的怀疑和疏远中,为了证明自己“牺牲小伙伴”,甚至与张东升合谋。

2,

朱朝阳对严良、普普的感情发展

因为是小时候的玩伴,严良找上门来的时候,朝阳用了好一会才认出来。他请他们进家,把食物分给他们吃,严良问能不能住一晚时,朝阳犹豫了。他们不为难朝阳,立刻动身离开,朝阳才决定他们住一晚。

第二天清早,他最早起床去买早餐,出门前却用妈妈的一根头发夹在橱门上,试探他们会不会偷钱财。回来时看到他们已不见踪影,妈妈一走就去检查,头发丝还在,他松了一口气,信任了他们,甚至自己不在家,也能放心让他们住下。

付出越多,情感越深,他为普普借相机,带他们去爬山拍照,为他们隐瞒罪证不报警。从家里拿药拿钱给他们……

当普普蹲在门口帮他擦去鞋上晶晶的脚印,他是真的感动,那简直是擦到了他的心里。

一起过生日,取代了家人,成为最亲密的陪伴。

3,

人物关系有化学反应

张东升与朱朝阳,他们的关系是杀人犯与目击者。但是,朱朝阳为送警告信去了少年宫,听了一节张东升的数学课,竟被迷住了,这一点处理真的很妙。

因为在之前刚铺垫过,朱朝阳说他在看一本数学家的书,母亲让他少看闲书,朱朝阳表达对笛卡尔的兴趣,母亲也完全不能理解。

朱朝阳没有人可以交流自己的精神世界,却意外在杀人犯的课堂上,听到了笛卡尔的故事,遇到了难得的共鸣。于是他和张东升的关系,变成了一个矛盾体:他既憎恶和畏惧杀人犯,又欣赏和想接近作为知音的张老师。于是他填写了报名表,正因为这样留下了信息,被杀人犯找上门。

单一的人物关系是缺乏动力的,而优势方固定的单向关系是无聊的。

4,

双方情势有变化

张东升和三个小孩作为对立关系,第一集结尾岳父母坠崖后,三个小孩是站在道德制高点,属于优势、正义的一方,凌驾于弱势方张东升。小孩们也并没有深刻的被卷入“为害怕失去的东西做不愿做的事”这样的议题中,他们只是旁观。

第二集结尾朱晶晶的坠楼,与岳父母坠崖形成互文对照,将小孩们也陷入了张东升同样的两难困境。虽然张东升暂时还不知道,但三个小孩的优势地位即将失去,这两条尚且平行的线索一定会交织在一起。

会有一个短暂的时期,两方势力都握住了对方的死穴,形成一种脆弱的平衡,又很快因为互不信任,平衡被打破,为了“不失去珍惜的东西”,双方冒更大风险去应对和反击。

5,

“后知后觉的警方”是悬疑剧的标配,那为什么有了老陈,还要设置叶队长?这不是重复了么?

其实他们属于不同的叙事线。

叶队长属于探案线,官方来说,他能让两方势力信息对等,势均力敌。比如让王瑶看到监控里朱朝阳去过少年宫,从而苦苦折磨了朝阳母子两集。私下来说,有很多场戏,叶队都借着女儿的契机,突然闯入主角们的密谋场景,制造出了紧张,比如三个小孩在家里吃泡面喝可乐,叶队就上门来盘查,还注意到没来及收拾的杯子。比如朱朝阳去张东升家威胁要钱时,叶队带女儿登门拜师;比如新华书店主角们交易时,叶队带着女儿来书店买教材……

试想,如果这样的戏缺少了叶队,就像猫捉老鼠的游戏猫缺席,狼人杀里没有狼,那得少了多少刺激,主角们也无法在紧急意外下,展现出他们的素质:朱朝阳的不知所措和张东升的淡定解围,普普机智偷书调虎离山。

而老陈属于情感线,挂在严良寻父支线上,起到丰满严良的作用。他的设置是因为其他每个主角都有家人的羁绊,有了羁绊就有了软肋,有了软肋就有了人性,有了人性就有了观众的同理心。所以老陈就算不是警察也说得通,只不过他是的话,观众可能更信一点他这么有道德感、责任感、正义感的人设。

有一点遗憾的是,这条寻父线跟主线故事几乎没有关联,而老陈、严良的神经病父亲,都比较偏平化,缺乏维度。

心理学家荣格认为,在不同的社交场合人们会表现出不同的形象,也就是戴上不同的面具,人格就是所有面具的总和。人格面具使人能够演绎各种性格,通常是符合社会期待的一面,给予他人一个好印象,以便得到社会的承认。另一方面,人格面具也隐藏了真实自我。

1,

张东升的眼镜象征着他在社会中的人格面具。

当他戴上眼镜时,他就是斯斯文文、温柔有礼的张老师,不论别人夸他还是辱他,他都客气着笑对。第一集中的满月酒席,他受到妻子一家人的鄙视,简直像软柿子一样任人拿捏。但是他中途去了趟洗手间,对着镜子时,他是摘下眼镜洗手的,面无表情还叹了口气。当有亲戚过来打招呼,他第一反应是戴上眼镜,然后露出一贯的微笑。到大结局,他赴约去船上和朱朝阳做个了结,这时候他没有戴眼镜,因为他已经放弃隐藏自我,不再需要那张讨好的面具。

他的假发象征着他在婚姻中的人格面具,象征他从未以真面目示于爱人。

这可能也是妻子坚决要离婚的原因,他们在一起多年,却始终没有真正的亲密关系。张东升用否认问题的方式,拒绝沟通,拒绝改变。这种自我保护机制是铜墙铁壁,可想而知他的妻子经历过多少次无无效的尝试,而渐渐绝望。一段不健康的关系摧毁了她的生活,她不快乐,还染上烟瘾,还生了病要一直吃药。张东升只有妻子不在家时才会露出秃头,直到决定杀死妻子,送她离开时,他都仍挂着那副“我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因为爱所以放你走”的委屈表情。

没有人在乎这面具下的真心,它快不快乐。他只能在无人的场合,放下面具,为自己争取快乐。哪怕那一时的快感源自邪恶的行动。

当他对三个小孩真心付出了,却发现他们居然备份了光盘,背叛了自己,他在麦当劳仍像没事人一样吃完汉堡,却寻个理由和严良单独行动,半路上就爆发了,怒骂严良,发泄一腔怒火。我反倒觉得为他高兴,他终于,第一次表达了他的痛苦和情绪,他在妻子面前,所有人面前都不可能展露出的真面目,得以被释放出来,呼吸片刻新鲜空气。如果他一直可以这样“任性”的生活,也许根本不会憋成今天这么阴郁吧。

2,

朱朝阳的人格面具,是他的好学生身份,是他满墙的奖状,第一名的成绩单。

这是他应对父母的面具,因为他知道,只是他们想要的和骄傲的,也是他们唯一关心的,母亲在家长会后,明确告诉老师,只要朱朝阳学习好就行,同学关系无所谓。朱朝阳和父母从未有过真正交心的时刻。

他的孤单,他对晶晶抢走爸爸的焦虑、痛苦,还有埋在心中多年对母亲逼父亲离婚这件事的恨意,都藏在乖儿子的面具后,从未表露,因为而也不可能消除。幸而出现了严良和普普这两个小伙伴,关心面具之下的他开不开心,这是将他从成为张东升的路上救赎回来的机会。

朱朝阳还有一个人格面具,就是他的双份日记。

当他有了隐秘角落的秘密,他开启了一本说假话的日记,美化自己所做所为。他对自己也戴上了一张面具。

1,

晶晶坠楼,小孩在海边商量要不要向警察坦白,用光很有趣。

面部完全在阳光中的普普,她仍然从单纯天真的角度在回应生死大事,但在船身上有清晰的影子。

面部完全在阴影中,没有一丝阳光的严良。他一定会帮助朋友隐瞒,因为他早已”身处暗面“。

面部一半在阳光中,一半在阴影中的朱朝阳,这是他做出“隐瞒”决定的转折性时刻,也代表着他从绝对正义的目击者,转变为了内心矛盾的负罪者

2,

朱朝阳和母亲的“干了这碗牛奶”之争

喝牛奶事小,呈现的却是母子势力的博弈。母亲通过强制朝阳喝不想喝的牛奶,向对方、也向自己证明主导地位,这其实也是以爱之名的绑架。而朝阳通过最终顺从的喝下牛奶,不断强化自己“乖儿子”的形象,掩饰自己对母亲的不满。

这也是为什么母亲发现他抗拒的眼神后,一秒奔溃发狂,那是她内心再强势也操控不了的部分,所以她慌张,生怕儿子像老公一样失去控制,远离自己。

3,

第二集结尾、第三集开头,少年宫的戏非常精彩。

预料中是朱朝阳送警告信的“独角戏”,结果变成了三条线索并进,而且每一条都很有悬念:严良和普普送朝阳到门口时,普普看到了朱晶晶,决定去警告她别再欺负朝阳,所以她支开严良去买水,严良在小卖部又遇到了一直在找他的警官老陈,展开了一场追逐戏。

三条线的冲突明确:

朱朝阳VS 张东升,悬念是,朝阳能否悄悄送达警告信?

普普VS 朱晶晶,悬念是,普普要怎么教训晶晶,会有效吗?

严良VS 警官老陈,悬念式,严良会不会被抓住,会不会被遣送回福利院?

更厉害的是,已经是分散出去的三条线了,却又在高潮事件中汇合在一起,改变了三条线的走向。第二集结尾有人坠楼,很突然,很意外,也产生巨大悬念,是谁?为什么?这搁谁能忍得了,赶紧点开第三集。第三集再从头开始倒叙朝阳和普普的线。

4,

情景越日常,越不可思议

少年宫下课后,朱朝阳在教室门口喊住张东升,朱朝阳威胁他把剩下的钱尽快转来,张东升则威胁说他们收了钱,现在也不干净了。这场戏的精彩之处,在于看上去的闲笔——就在他们为杀人争执时,一位女教师路过,随口跟张东升寒暄了句:“还没回?”

就是这三个字,让观众突然跳出了他们的话题中,退了一步打量这个奇特场景中的巨大冲突:多么日常的班级门口,多么日常的师生谈话,而在这日常之下,他们讨论的可是凶杀。

这个人物的矛盾性,在两个维度上形成强大悬念和吸引力。

第一,表里不一,或者说斯文败类,他的外在形象是温文尔雅的老师,憨厚卑微的入赘女婿,内在却是个心狠手辣的冷面杀手。人物的内外反差足足的。

第二,他为了留住妻子,不惜杀了她全家,却对敲诈自己的三个小孩,尤其是普普动了恻隐之心,他宁可自己被黑社会催高利贷,也不要回30万,让普普可以救弟弟,还在他们颠沛流离时为他们提供住所,送吃送喝,带他们去麦当劳买儿童套餐。他们不再是敌对势力,互相提防。他更像是三个小孩真正的爸爸。那些时候,短暂,却闪着光芒。

《隐秘的角落》中,朱永平是一个好爸爸吗?

答案肯定的。朱永平不是好爸爸,也不是好丈夫,不然他不会抛妻弃子离开原有的家庭,去组建新的家。朱永平是这部剧的原罪,因为朱永平的离异,朱朝阳性格从爱说话到没朋友,以至于他十分渴望和严良,普普一起玩耍。如果不是朱永平的离异,朱朝阳不会和那两孩子玩得那么好,朱晶晶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上,他也就不会阴差阳错地拍到张东升推人,没有这一切之后,朱朝阳会健康成长,成为一方面人才。  套话朱朝阳,看到这里就知道朱永平是个渣爸。不知道反省自己,反而去怀疑自己的儿子。朱朝阳之所以有杀人动机,还不是因为自己厚此薄彼,把爱都给了王瑶与朱晶晶。如果朱晶晶真的是朱朝阳推下去的话,朱永平身为父亲,他感到的应该是愧疚,而不是怀疑,他该好好反省,那么正直善良的孩子为什么会变成一个杀人的恶魔。  好在朱朝阳多个心眼,没有把事情真相说出来,不然那录音被王瑶听到,不死也会掉层皮。后面的朱永平对待朱朝阳十分好,虽然电视剧对朱永平做了美化,但朱永平确实是不爱自己的儿子。

《隐秘的角落》,恶的究竟是孩子还是父母?

我认为恶的既不是孩子也不是父母,而是人心。人之初性本善。我相信每一个人从最初都是单纯善良的就像是一张洁白无瑕的纸。只不过是后来的环境遭遇在那张纯白的纸上留下了印记与折痕从而改变了人的一生。所以透过电视看生活,我们要向善而行,向阳而生,让生活变得更美好!

《隐秘的角落》中,总是被提起的笛卡尔的故事,是什么意思?

单相思的做法和被自然规律所左右人的本性,所做的事!

《隐秘的角落》里有哪几处隐藏的剧情?

小女孩到底死没死。因为从最后来看的话,我们也不知道小女孩到底有没有得哮喘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