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电影 头七 讲的是什么

  1. 电影《头七》的剧情是什么?
  2. 谁能告诉我电影《头七》的全部剧情?
  3. 电影《头七》的剧情是什么?
  4. 09恐怖片,头七,真的很恐怖吗?能介绍下剧情吗?
  5. 电影《头七》的剧情是什么?
  6. 有一场电影里面有个铜头七,电影名是什么与什么的

电影《头七》的剧情是什么?

不是恐怖片啦,就一开始有一段恐怖,但其实一点都不恐怖。 完整剧情是这样滴 的士司机地图王接受了一个无人肯接的order,目的地就是位于一处已经荒废了三十三年的「春雷饭店」。神秘的乘客小马驾驶著自己的小型货车,以高价要求地图王带路,顺利到达目的地便即付给地图王更高的报酬…… 路上两人谈起春雷饭店的传闻。小马好奇的听地图王说了一个版本:一个寡妇带着五岁的儿子经营饭店,一天晚上四个抢匪抢完金子来住店,其中一个强奸了寡妇。后来寡妇说这天是她丈夫头七。结果强奸犯被她丈夫附身和其他抢劫犯内讧枪击,最后起火,饭店烧了,所有人都死了。 小马听完说了另一个版本,“这才是真相。”:寡妇其实不是坚贞女,而是放荡女,把儿子放在妹妹家,然后在自家饭店和奸夫(也是四抢劫犯之一)联合,杀了其他三个,然后烧了饭店抢了金子跑了,连儿子也没要丢给赌徒妹夫。地图王就是那个被母亲抛弃的儿子。他妈妈跑了但又被抓了,姘头判死刑,她判三十年。 故事讲完,地方到了。小马让地图王把“货物”运到饭店。地图王打开货车,发现里面坐着他妈妈。他背着母亲向饭店走去,母子俩解开心结。本以为可以开心团聚,却赫然发现这是母亲头七回魂而已。(就是说他妈是鬼啦,小马就是牛头马面) 全部剧情讲完,楼主看电影估计也没啥悬念啦,不过是你说要完整剧情的。我都是自己看完写的。

谁能告诉我电影《头七》的全部剧情?

剧情介绍

  位处曼谷偏远山区的「梅岗镇」,有家取名「春雷」的破陋饭店。1972年某个仲夏午夜,「春雷饭店」蓦地爆发连环枪响,接著整间饭店被烈火焚烧???

  事隔三十三年,2005,初秋,曼谷市。傍晚时份,闹市繁华;灯光璀璨,十多辆计程车泊於街头待客。突然,通讯器传来计程车司机(雄仔)「求救」呼唤。原来有名驾驶小型货车的青年(小马?20余岁),於公路收费亭附近,提出以数倍车资作酬;租赁雄仔所驾驶的计程车「带路」,目的地是「梅岗镇」。

  可惜雄仔对「梅岗镇」这地方完全陌生,其他资深同行亦闻所未闻;毫无所知,就算细阅地图,也难以找到「梅岗镇」这名字。就在这时,刚从驾驶座睡醒的计程车司机(地图王?38岁),乍听「梅岗镇」三个字,登时显得心神不定,面如土色。

  地图王向份属老友的雄仔表示,廿年前「梅岗镇」乃一个山区小镇,所在位置如今筑起多条高架公路,方圆百里面目全非;该镇甚或已消失无形。就连惯於穿州过省;几乎走遍全国大街小巷的地图王自己,亦绝无把握能顺利到步,常人就更机会渺茫。

  货车司机小马透过雄仔向地图王议价,可是地图王却诸多推搪;连番拒绝。最后,小马重偿三万大圆另加双倍车资,力邀这个唯一对「梅岗镇」有所认识的地图王带路。

  在金钱诱惑底下,地图王硬著头皮,起行前赴自己曾发誓一生不再踏足的地方———「梅岗镇」。

  小型货车随计程车沿公路飞驰。一路上,地图王与小马藉著对讲机闲谈。文质彬彬,脸容冰冷的小马向地图王自我介绍:「我叫小马,是做牛做马的『马』。」地图王询问货斗是否载满货物,小马淡淡答道:「只有一件。」地图王欲试探小马到「梅岗镇」目的,但小马却反问:「那里是否有家『春雷饭店』?」地图王惊讶这个年约廿五岁的青年,怎会知道一间已在卅三年前被猛火吞噬的乡村饭店,小马回答:「是听回来的。」地图王亦说,关於饭店焚毁一事,他也是「听回来的。」小马随即说:「你听过甚麼,说些来听听吧。」

  漫漫长路,穷极无聊,地图王从睹后镜审视小马,觉得与他只是萍水相逢,往后日子里,两人再碰面的机会微乎其微,所以就算把「梅岗镇的故事」说给这陌生人听听,亦属闲事。况且,地图王亦希望能把这个埋藏心底多年的「故事」,告诉别人———1972年,炎夏黄昏,斜阳夕照。温婉柔弱的少妇(亚芳?23岁),背著宝贝儿子(肥仔朗?5岁)在阡陌间漫步。虽然亚芳心事重重,面带哀伤,但仍不时与肥仔朗嬉笑;流露著对儿子的疼爱。两母子回到她们的家———「春雷饭店」,蓦地发现本是贴上「东主有事?休息一天」的大门半开,里头坐著四名不速之客。

  这四人(大佬、陈强、波子、鸡仔)数日前在上海市械劫钱庄,逃亡时与警员驳火,大佬肩膊受伤。四大贼携著一皮箱现钞及金条,驾车来到人迹罕至的「梅岗镇」。大佬对亚芳说,要留在饭店休息一晚,眼见这四大贼恶形恶相,而那陈强更对自己上下打量;心怀不轨,亚芳吓得心胆俱裂;扭著肥仔朗瑟缩一旁。

  晚饭时份,四大贼大吃大喝,大佬力赞亚芳厨艺了得;对亚芳留有好感。入夜,饭店二楼,正当亚芳哄肥仔朗入睡的时候,喝得酩酊大醉的陈强乘三大贼不觉,窜进睡房,以肥仔朗性命要胁;将亚芳强奸。亚芳惨遭蹂躏,哭个死去活来。此事为鸡仔得悉,但鸡仔却不打算向大佬揭发陈强兽行。

  时近午夜,四大贼边喝酒边打纸牌,陈强大胜。蓦地,亚芳紧抱肥仔朗从二楼步下;直出门外。大佬见她神色有异,命三大贼察看。三大贼跟至,赫见亚芳与肥仔朗於泥路上燃起数百支「白蜡烛」。

  只见蜡烛排列有序,直指远方,彷似灯火通明的「机场跑道」。波子追问所为何事,亚芳幽幽答道:「今晚,是我丈夫『回魂夜』!」陈强登时脸青唇白,鸡仔更在旁揶揄嘲讽;叫他惶恐不安。波子只觉是宗平常事;没加理会,而大佬则认为并无得罪人家,毋须惊惧。

  午夜时份,亚芳与肥仔朗坐到饭店一角,桌上燃点白蜡烛,静待丈夫「回魂」。另一边厢,四大贼仍埋首赌局,陈强连番败北;不断灌酒。自称有「阴阳眼」的波子,突说见到亚芳丈夫出现,而且还面目狰狞,非常可怖。四大贼噤若寒蝉,不敢作声,直至瞥见亚芳抱起肥仔朗步上二楼,以为鬼魂离去;众人方舒一口气。

  赌局继续,怎料波子突惊惶失措地躲到大佬背后,大喊那鬼魂就在陈强背后;并且步步逼近。大佬喝问陈强有否对亚芳不轨,鸡仔恐怏及池鱼;揭发强奸一事,大佬怒不可竭;要枪杀陈强。四人火拼,纷纷中弹,陈强飞撞酒柜,烈酒被蜡烛燃起火焰,大火瞬即把「春雷饭店」吞噬。

  地图王续说:「就在这个晚上,所有人都烧死了,包括亚芳和肥仔朗,就连一直放於大佬身旁的那箱现钞和金条,也烧得一乾二净???」

  当地图王蛮富感情地述说完他那「梅岗镇故事」后,路程差不多已过了三份一。

  蓦地,地图王发觉小型货车不知踪影,他多次以对讲机叫唤小马,可是久久未有回话。地图王以为被捉弄,大发脾气。最后,小型货车出现,原来刚才小马「停车小个便」,以至未及跟上。小马为要赔罪,请地图王到一路边餐听喝酒。就在计程车紧随货车行驶的时候,地图王彷佛见到有双眼睛透过货车车窗盯著他。

  二人一先一后来到路边餐厅,地图王与正在停车场踼球的街童争吵;街童满脸不忿。一杯啤酒灌下,地图王怒气渐消,反过来向小马道歉。小马突然说出,地图王那个「梅岗镇故事」,只得「两成」真实???

  小马还提出疑问:「要多猛的大火,才能把那箱「金条」烧掉?若果烧不掉的话,又是被谁取走了?」地图王大惑不解,追问究竟他知道些甚麼,可是小马表示时间不早;容后再谈,地图王对小马骤启疑窦。

  去过洗手间后,地图王回到停车场,赫然发现计程车轮胎戳穿。起初,地图王怀疑是那班街童所为,但蓦地想到,轮胎可能是被神神秘秘的小马破坏也说不定。

  透过通讯器向老友雄仔「求救」后,地图王登上小型货车,与小马继续行程。

  狭小的驾驶室里,地图王不断向小马提点引路。地图王乘小马「停车小个便」的时候,欲窥探车斗里头究竟载著些甚麼东西,可是多番尝试下均不得要领,还弄至货车溜后;险酿成意外。

  雄仔与一名拖车技工赶到路边餐厅,打算把计程车拖走。从

  二人闲谈当中,得知地图王乃孤身一人,十多年来以自购的计程车四海为家,他那辆计程车差不多跑遍大江南北,难以找到的地段他也了指掌;故此有「地图王」称号。

  可是对这位老友,雄仔委实所知不多,因地图王从不提及自己身世;彷佛一个孤儿。只在某次酒醉后,地图王曾透露自己坐过牢;但所犯何事则没有交待。当雄仔检查车厢的时候,遽地脸色大变,因他发现地图王一直用以旁身的利刃不翼而飞。雄仔猜想,地图王已把这柄利刃,带到小马的货车上。

  除了地图王偶尔提点方向的声音外,车厢里基本上非常沉寂。路程过了一半,两人因小故争吵起来,小马直斥地图王那「梅岗镇故事」,只不过是他个人的「幻想」;与事实相去甚远。

  地图王怒问小马究竟隐藏了甚麼秘密,威逼讲出他所知的「梅岗镇故事」。就在这时,小马徐徐回头,对地图王淡淡然道,他讲的并非「故事」;而是「真相」,一个影向地图王半生的真相———

  72年那夜,四大贼械劫钱庄,逃亡梅岗镇,闯进「春雷饭店」,但见空无一人。波子照顾双目重创近乎失明的大佬,替其疗伤敷药,陈强走进厨房察看,发现零乱一片,彷佛荒癈良久乏人打理。鸡仔登上二楼,见亚芳睡房有个封尘灵位;而朗仔房间则只得张破旧摇篮。

  这四大贼,与地图王之前所述大相迳庭:———疑神疑鬼的鸡仔,凶残成性的波子,深沉阴冷的陈强,脾气乖戾的大佬,各怀鬼胎。大佬更因视力受制,惟恐有人乘机侵吞赃款,故把那个放满金条现钞的皮箱以铁鍊系於左手;形影不离。

  言谈间,四大贼杀机渐露,大佬耳语追随多年的心腹波子,当心鸡仔、陈强作反。就在这时,一名烟视媚行,妆扮冶艳,满嘴脏话的女子施施然踏进「春雷饭店」———她,就是店主亚芳。

  亚芳毫无惧色,对四大贼多番揶揄嘲讽。鸡仔问灵位是否祭念其夫,亚芳直认不讳,还道出丧夫多年,寂寞难耐,为方便男友共聚,两年前已把儿子(肥仔朗)寄养妹妹亚莲家中;那时肥仔朗才得三岁。

  亚芳告诉众人,每夜都与男友透过电话谈情,波子随即把电话砸碎,亚芳冷笑著说:「今晚,男友将不会致电来找她???」

  大佬叫亚芳弄些饭菜果腹,并命鸡仔监视;以防使诈。厨房之内,亚芳暗暗挑逗,鸡仔心驰神往,她问皮箱所盛何物,他和盘托出,女的说何不据为己有,男的默言不语???。

  亚芳弄来四碗汤面,大佬只呷一口,便把碗碟尽扫地上;大骂比猪馊难吃。亚芳出言不顺,大佬怒不可遏,波子冲前掌掴,亚芳木凳还击,陈强拔枪,鸡仔喝止。亚芳满脸不忿奔回睡房,大佬要陈强把她好好教训。陈强缓步登上二楼,眼神诡谲???

  酷热难耐,鸡仔到二楼浴室洗澡,饭店只剩大佬与波子。大佬正想入寐,乍听枪声一响。大佬扯下纱布,蒙胧间赫见陈强倒卧地上,大佬拔枪盲目扫射,闻声而至的波子误中流弹,大佬趋前察看,却为陈强踢倒,大佬想要爬起来的时候,被亚芳以大锅沸水迎头淋下???

  原来,每晚以电话与亚芳谈情的男友,正是陈强,两人合谋干掉三大贼后夺金。可是,正当他们从大佬断臂解开皮箱的时候,负伤的鸡仔从二楼跃下,狙击亚芳。陈强还枪,鸡仔掉进火炉,弄至饭店失火???

  小马续说:「陈强与亚芳携著那箱金条逃亡,半月后在福建被警察围捕???。男的判了死刑,女的被判三十多年监禁。」

  小型货车仍在公路飞驰,路程约过了三分之二。地图王一脸悲恸,低头不语。良久,地图王硬咽著说:「亚芳判了三十多年监,她那可邻的儿子就更惨了????。」

  原来,一直寄养姨母家中的肥仔朗,从未得过半餐温饱,自亚芳入狱,更为好赌成性的姨丈刻薄虐待;及后逼作扒手小偷。13岁那年,肥仔朗终於举起铁锤把姨丈击至重伤,离开出生地「梅岗镇」。

  少年时的肥仔朗,过著颠沛流离,偷呃拐骗的生活。18岁之前进过两次「劳教所」,19岁考到驾驶执照,25岁买了辆计程车,此后便以计程车四海为家,走遍全国各省各县,甚麼穷乡僻壤都能到达,就是不肯再次踏足「梅岗镇」。

  车厢内,小马瞥向地图王,只见他满脸感殇;暗暗落泪。小马嘴角带笑地说:「其实,亚芳也不是存心抛弃亲儿的。」

  那夜,春雷饭店大火,杀人事件势必张扬,亚芳逼不得已随陈强离开梅岗镇。亚芳来到妹妹亚莲家中,本欲带走肥仔朗;却为陈强阻止,亚芳唯有留下大笔金钱,嘱妹妹好好照顾,待日后风平浪静,才回到梅岗镇把儿子接走。可惜,亚芳此去便再没回来???

  公路上,货车停下,但地图王浑然未有察觉。小马劝地图王:「忘掉以往种种,「人」最重要是未来的生活。亚芳受了卅多年牢狱之苦,对所犯罪行,已经可说作出补偿。现在,唯一遗憾,就是自己的儿子!」

  小马续说:「就正如地图王所说,现在的梅岗镇,已无公路直达,唯一捷径,是徒步走下山岥,穿过荒田,便能找到『春雷饭店』。」

  小马取出一根开启货斗的钥匙,要地图王把里面那件「货物」;送到「春雷饭

  店」。

  车门拉开,只见里头坐著一个女子,她正是56岁的亚芳。地图王喜不自胜,背著行动不便的亚芳,跑下山坡,踏著荒田,朝「春雷饭店」方向走去。

  一路上,亚芳为未能伴随儿子成长而自惭形秽,但是地图王却笑著说「不要紧」,并说「人」应该忘掉以往不快;最重要是将来,此后母子俩能够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便再没遗憾。

  亚芳感谢儿子将这个不知所谓的母亲幻想成完美无瑕,希望地图王能把这美丽的故事,永远留在心中???

  路途虽远,但终亦有尽头,当两人快要来到春雷饭店的时候,亚芳哭著恳求儿子原谅。可是,地图王已泣不成声,因为,他看到了饭店门前的光景???

  地图王把母亲徐徐放下,两拳紧握,弦然落泪???

  亚芳赤著足,一行一步一低吟,踏过那条闪烁得如夜航机场;以数百根白蜡烛砌成的通道,直往「春雷饭店」走去???

  地图王跪倒地上,心痛欲绝。姨母亚莲来到他身旁说:———「七天前,亚芳在监狱病逝。今晚,是她『回魂夜』???」

  公路旁,小马靠倚货车凝望夜空,为自己能完成这任务而兴奋。小马真正身份,是专责带领鬼魂回家与亲人团聚的「地狱使者」。

  小马本著的宗旨是:「不单要让逝去者无遗憾地离开这世界,更要令他们在世亲人解开心结,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

  『人』,最重要的,不竟是将来???」

电影《头七》的剧情是什么?

不是恐怖片啦,就一开始有一段恐怖,但其实一点都不恐怖。完整剧情是这样滴的士司机地图王接受了一个无人肯接的order,目的地就是位于一处已经荒废了三十三年的「春雷饭店」。神秘的乘客小马驾驶著自己的小型货车,以高价要求地图王带路,顺利到达目的地便即付给地图王更高的报酬……路上两人谈起春雷饭店的传闻。小马好奇的听地图王说了一个版本:一个寡妇带着五岁的儿子经营饭店,一天晚上四个抢匪抢完金子来住店,其中一个强奸了寡妇。后来寡妇说这天是她丈夫头七。结果强奸犯被她丈夫附身和其他抢劫犯内讧枪击,最后起火,饭店烧了,所有人都死了。小马听完说了另一个版本,“这才是真相。”:寡妇其实不是坚贞女,而是放荡女,把儿子放在妹妹家,然后在自家饭店和奸夫(也是四抢劫犯之一)联合,杀了其他三个,然后烧了饭店抢了金子跑了,连儿子也没要丢给赌徒妹夫。地图王就是那个被母亲抛弃的儿子。他妈妈跑了但又被抓了,姘头判死刑,她判三十年。故事讲完,地方到了。小马让地图王把“货物”运到饭店。地图王打开货车,发现里面坐着他妈妈。他背着母亲向饭店走去,母子俩解开心结。本以为可以开心团聚,却赫然发现这是母亲头七回魂而已。(就是说他妈是鬼啦,小马就是牛头马面)全部剧情讲完,楼主看电影估计也没啥悬念啦,不过是你说要完整剧情的。我都是自己看完写的。

09恐怖片,头七,真的很恐怖吗?能介绍下剧情吗?

讲得那么复杂。。。其实并不恐怖,换句话来说是一部励志片!的是司机便是那个21年前的小孩,而小马则是牛头马面中的马面!货车后面的是的是司机的母亲的灵魂!不过在监狱中已经死了,故事当天是母亲的头七,所以回魂到家里,小马去接的是司机来看他母亲!展现出的是母爱!

电影《头七》的剧情是什么?

大卫(罗伯特·德尼罗饰)在遭受了妻子(艾米·欧文饰)自杀的沉痛打击后,带着他的女儿艾米莉(达科塔·范宁饰)搬到了纽约北部的一个被森林环绕、人烟稀少的小镇里,试图以此来忘记伤痛。艾米莉自从发现她母亲血淋淋的尸体横卧在浴盆里之后,就变得非常的孤僻与沉默,大卫也希望换个环境能对女儿起到一定的帮助。当他们搬到这个名叫伍德兰的小镇(人口仅有2206)时,首先结识了当地的警官,一个神经兮兮的房地产经纪人,住在隔壁的一对夫妇,他们的女儿与艾米莉同岁,刚刚失踪。不久,大卫遇见了活泼的伊丽莎白(伊丽莎白·苏饰),她也在照顾着她的侄女——同样与艾米莉同岁的艾米。伊丽莎白与大卫很谈得来,很快就成为了朋友。同时,大卫找到了儿童心理学家凯瑟琳(法米克·詹森饰),请她帮助艾米莉顺利渡过这段悲痛的过程。这时,艾米莉将一个新的朋友带入了她的世界里——查理——一个她幻想出来的与她成天玩游戏的角色。从此,艾米莉竟变得神情游离,魂不守舍,成天和查理玩捉迷藏的游戏。一开始,大卫对此并不在意,他始终无法相信女儿光怪陆离的想法,但随着时间流逝,这个查理似乎慢慢地介入了他们的生活,开始变得真实起来。周围也随之发生了一系列离奇事件,变丑的玩偶、涂鸦的恐吓、以及猝死的猫。这使得大卫不得不放下他的研究,成天听着耳机里的音乐并时时记录下艾米莉的一言一行。艾米莉房中奇怪的涂画暗示了查理在逐渐使自己成为艾米莉唯一的朋友,一连串的奇异死亡事件也接二连三的发生,而且时间都是凌晨两点六分。种种事件令大卫与艾米莉必须开始行动起来,保护自己!不能再说了,再说就会使查理非常、非常的生气……。

有一场电影里面有个铜头七,电影名是什么与什么的

伦文叙老点柳先开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8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