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哭声讲的是什么事

  1. 韩国电影哭声结局有点看不懂了?
  2. 遇到什么事都不哭 但是看韩剧 感人的片段之类的却会哭像是泪点很低的那种哭 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3. 遇到什么事都不哭 但是看韩剧 感人的片段之类的却会哭像是泪点很低的那种哭 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4. 哭声韩国电影讲的是什麼意思
  5. 遇到什么事都不哭 但是看韩剧 感人的片段之类的却会哭像是泪点很低的那种哭 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6. 遇到什么事都不哭 但是看韩剧 感人的片段之类的却会哭像是泪点很低的那种哭 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韩国电影哭声结局有点看不懂了?

其实导演把观众全部套路进去了,观众也被眼睛迷惑了。要弄懂这个电影,就要明白开头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其实用佛家的话说就是相由心生,魔由念起。相是五识接收的资料被意识物化的结果,心是主观意识。在此前提之下在来看哪些镜头是第三方客观镜头,哪些是在某些人的主观镜头。从而才能分析出故事在第三方视角是个什么事。如果从主角视角看那就跟主角一样迷糊了。导演主要表达的是自己的主观意愿和别人的语言会导致看到的事物发生变化。电影没有超自然力量,也就是鬼?有了之前的共识,再来看,鬼是没有在第三方视角镜头出现的,吃动物的魔是登山者昏迷后出现,警察局出现女鬼是主角视角,主角在屋后看见,马上做梦醒了,那是梦境。最后那个女人走出阴影明显是有呼吸的,而变化惨白的手,是主角视角。还有恶魔是辅祭的视角变化。从始至终,没有鬼伤害人的第三方镜头。伤害人的只有被鬼上身,或者说中了病毒的人,还有一个是女巫干掉了日本老头。所以鬼或者说魔是不能直接伤害人的,并且没有具像,到底是有鬼还是有病毒,就仁者见仁了。所有被鬼上身的人,都有一个这样的演化路线,生病或者虚弱,鬼上身长疮,性情大变狂吃,力大无穷伤人,力竭虚脱,爆发死亡。跟中丧尸病毒的人也差不多。好了理解了以上两点,再来说一下故事梗概,神道教的日本老头来这个村子钓鱼,注意钓鱼的镜头,每个人的出事,之前都有这个镜头(而且大巫师也说过鱼这么容易就咬住了鱼饵),他钓的什么鱼呢,主要是搞病毒实验杀人,还有奸淫妇女,小女孩就被钓鱼了,看她的本子,还有她说证词重要吗,重要的是她受伤了。钓鱼钓死人了,警察调查此时。本地女巫应该是地下党(与丧尸穿过同款衣服,貌似军队制服),想借警察之手干掉日本老头,在此过程中,女孩不幸被日本老头弄上病毒。请首尔的大巫师(与日本老头同款尿布,且同样拍照)来救女孩,大巫师施法(加快病毒扩散,此前女孩虽然有异常但是神智依然清晰,做法后才失去理智,后日本老头被杀,才清醒一段时间,后又被带走,回来丧失理智。)被打断,与此同时日本老头在施法把死尸变丧尸,后受伤(被地下党破坏)。男主求助神父(西方列强),被袖手旁观。男主被种种现象指示,去杀日本老头。日本老头受伤被女巫干掉。大巫师准备去拍照,遇到女巫,被赶走。女巫骗女孩出来,在男主家结阵想要干掉鬼。男主对女巫和大巫师的话犹豫不定,最后听信大巫师的话回家,发现亲人已经被干掉。大巫师再来拍照。另一边辅祭被拍照。故事完。啥意思呢?从有鬼的角度理解拍照是拘魂的手段,从无神论角度理解,拍照就收集资料。那么不难看出,日本老头和大巫师都是一类人,他们都在可以使人中邪,也可以驱邪。或者他们都是病毒研究者。但是他们不是一个派别。女巫也是一个狠人,她可以看做是本地巫师或者中医或者本地地下党(因为同款制服的僵尸)。这个故事主要就是这三个人之间的斗争,而且三个人都必须挣得主角的信任才能赢。主角只是一个被利用的人(或者人民代表),其他人是被波及的受害者。要是从主角的角度看,当然就迷糊了。女巫为什么拉住男主的时候哭了?是因为她干掉了日本老头,又赶跑了外来大巫师,本来事情就要结束了,结果男主不相信她,功亏一篑。女孩为什么杀人之前要出一次门,是被女巫骗出去了,为了布置阵法干掉鬼,但是在警察眼中就联系到一些乱七八糟的景象和发卡慢慢不信任女巫了。僵尸是怎么回事?僵尸穿的衣服和女巫是同款的,也就是日本老头想要洗脑他,所以出现了僵尸。缸里的乌鸦是大巫师放的,乌鸦只不过是营造氛围的工具,并没有被任何人驱使。乌鸦追大巫师,以及鸟粪是大巫师自己的恐惧。因为他怕地下党女巫。

遇到什么事都不哭 但是看韩剧 感人的片段之类的却会哭像是泪点很低的那种哭 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有情之人

遇到什么事都不哭 但是看韩剧 感人的片段之类的却会哭像是泪点很低的那种哭 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这不是毛病每个人泪点都不一样了,是心理心态问题,我不管看多感人的韩剧都不哭,但是看到街上那些残障乞讨者却是每次都鼻子一酸

哭声韩国电影讲的是什麼意思

条理2113分析才回明晰:开头点题:你看他是魔他就是5261,你看他不是4102魔他就不是。so不要唯心主义想当1653然去猜,要唯物主义讲事实摆证据,眼前的黑也许不是黑,白也不是白!宗教鬼怪片有一个宗旨:以妖魔鬼怪来写人,两个基本点:人比妖魔更恐怖,魔由心生。导演用片段化证据营造一个让眼睛欺骗你的心灵,用心理蒙逼你的双眼氛围效果。故事梗概: 影片其实就是在说三个“警察”为拯救道德信仰缺失的小村庄在彼此互不信任中跟西方恶魔斗争却又在猜疑,斗争,信任中几近失败的一个小故事,按照这个脉络就能看明白这个电影了(警察才会为案件中的死者拍照,在阳间是男主,阴阳界是神职人员,他们共同维护正义和平)隐含前提一:恶魔要借助堕落失去灵魂人的协助才能人间作恶如衣服。二:恶魔不食人间烟火,不具备人类行为。比如吃鸡爪,养狗,跳大神,捡破烂,拜祖先。三:恶魔不会使用暴力手段,片中杀人放火的都是堕落丧失心智的人类。恶魔有原则不会破例(即人比恶魔更恐怖的中心且人类没有底线)警察:首先出场的一号警察是男主,一个碌碌无为胆小如鼠没有信仰的人,村子杀人事件频发,其听信传言,消极怠工,直觉办案,目标指向传说的外来客日本人:我们叫他警察二号,身份在男主寻求神父帮助的时得到答案—一名教授。日本人还有一特殊身份:神道教神职。但男主造访时机和暴狗造成不友好的印象,隔间的遇难者照片,两名“警察”间的不信任产生,男主还找到女儿的鞋子(尖锐矛盾起始点)也是两人拯救小女孩的开始(片中没有明说但从女孩鞋子摆放进来,说明日本人追踪到了恶魔行踪)当然男主并不知情还误给两人强加关系,男主拿着鞋子呵斥女儿问她有没有见过不该见的人(日本人),神志不好的女儿模棱两可的回答,男主怀疑加深直接矛盾产生矛盾是罪恶的开端:男主再次“拜访”日本人①滚蛋②我地头蛇③砸坏祭坛杀死黑狗子(典型的韩国人代表,自卑自大自私敌意无理,日据时期受害者身份保护欲强)老人表现:稳如泰山波澜不惊~这内心无比强大,大到连恶魔都会惧怕三分,这种人永远不会被恶魔俘获巫医: 男主母亲请来了本地最灵验的驱魔人,第三位阴阳界“警察”出场了,他代表韩国本土势力萨满教。从男子发现沙血,缸鸦的入场秀中说明巫医绝非泛泛之辈,男主的信任度极高,开出的高价一口答应(恶鬼是日本人两人都表示同意,巫医与日本人矛盾出现,其实本身出于错误) 接下来二次开坛作法灭魔,女孩的反应极其“异常”的强烈,男主最后关头放弃留下心有不甘的巫医愣在门口(暗语mmp我开坛做法给你灭日本人,你女儿唧唧歪歪什么?眼看恶魔就死翘翘了,搞这一出你TM疯了吧,莫名其妙!)警察与巫医矛盾产生。解释原因:巫医驱魔的同时日本人也在给卡车司机超度,但是后来法事被外力破坏了(恶魔绝不会出手伤害他人恶魔有原则)暗线:三人两两存在矛盾,如果没有巫医和日本人之间的对决就会使三人缺少一条矛盾对立线。萨满把象征恶魔的树干砍倒一锤一锤钉铁簪时已经把日本人与树干合为一体,他每钉一个簪子日本人的痛苦就加重一分,最后痛的晕厥过去,男主叫停驱魔仪式时日本人也醒了过来,注意了~法事早停了但小女孩甚至在去医院的路上还在疼的大叫,明显是受控制的小女孩在做秀(拒绝救助引发不信任案)矛盾是孤立的前提:男主误会愤恨日本人,巫医误会对付日本人,日本人犬亡痛恨男主,男主怀疑巫医骗子,巫医窝火男主鲁莽。孤立无援的男主此时方寸已乱,恶魔辅助工作完成坐等鱼儿上钩。迷失在路上:女儿住进医院男主由爱生恨愤而选择杀害日本人,虽躲在山崖下逃过追捕却跌落山崖摔断了腿,恶魔登场对着日本人使出嘲讽技能。此时:前有恶魔后有警察老人处境十分危险,问题来了他会如何选择?结论当然逃跑躲避警察,重点“恶魔虽邪恶强不过老人内心,人类虽然懦弱但发起疯来谁的命都要”(人比恶魔更恐怖,警察杀人lost中)两个关键:①日本人山间滚落砸在卡车挡风玻璃上当场死掉了真的死掉了②被活死人咬后晕倒在车厢里的神辅有一个特写so他对撞人抛尸一事不知情(下文复仇的关键),山顶恶魔有一个失落的表情特写(跟结尾蹲墙角结合看待)为什么呢?精心布置的鱼饵死了,关键非男主亲手杀死的只是意外交通事故,男主的罪孽感低,恶魔钓鱼失败矛盾化解:三个警察的一个矛盾双方以消失一方的方式化解了。另一个也在悄悄来到,巫医救助陪酒女时的一个卦象得出结论日本人是法师,so主动给男主打电话化解干戈,提醒他不要因恨作恶上了魔鬼的当并驱车前来救护一家。此时日本人和巫医,巫医和男主的矛盾解除,男主又回到日本人“小木屋”寻找线索时的疑问得到解答。对于恶魔来说二人玉帛相会,意图又被洞悉,形式急转直下再不出手男主一家就鸭子飞了扶正一个同类:接下来导演苦于无法偏正的刻画巫医这个人物又怕结尾蛇足一笔引发误会破例让恶魔出手了:期遇恶魔门前,受难口鼻喷血,无奈桃之夭夭,携佛像即折返,奔命于造浮屠的险途。从而纯正面刻画巫医的形象,既然如此单凭结尾拍照能说明他是坏人吗?不能。同理日本人也拍照了,他是坏人吗?当然就不是。镜头三分:一狂奔的救命巫医,一恶魔纠缠的男主,一复仇神辅。男主这边恶魔使出了“威逼利诱”连环计降服男主。回家会带来灭门厄运是威,你必须留下是逼,我设下结界护你平安是诱,从而调虎离山用男主不在的空档的利,杀害他的家人。恶魔说三声鸡叫后才能回家是骗,三声过后家破人亡男主丧失了所有家庭依靠负罪感加上罪孽地狱必然收留死亡追讨:日本人的死男主半责(追杀诱因),另一半神辅担,神辅罪从何来?他潜意识里把老人当成恶魔(主题体现者),男主与老人接触的全程他都有参与也是关键一环,期间全无作为,宁愿救死尸也不帮活生生老人,任凭男主暴虐狗子追杀老人视而不见都是神辅严重的失职对信仰的严重亵渎(罪恶的帮凶),so男主在被恶魔蛊惑的同时,神辅也在被恶魔审问。基督和神父在彰显善意失职的同时由于工作的对立性,恶魔担负起追讨罪恶的重任自我救赎:男主潜伏了两个小时的IQ突然间成功上线了看清女魔骗局表示要回家。男主在最后一声鸡鸣前返回了家此举并没有让女儿停止了杀戮,IQ继续暴涨,失去至亲的痛苦之余,男主想起自己还是个警察还是个父亲还可以保护女儿的时候,完成自我认知同时也完成了自我救赎结束lost状态,最后“清醒”的男主哭喊着:爸爸是警察……保护你……。女儿的意识也被唤醒了,所谓三个阴阳两界警察合力拯救女孩的故事就此结束。魔鬼表情木然的蹲在了街角跟日本人撞车而亡时的表情一样,她怎么了?她在在仔细的回想自己怎么会失手呢?why?蓝瘦香菇?自我放弃:巫医狂奔在途中不提,另一边《神辅提镰怒杀日本鬼的故事》在上演,西方电影中神父也罢神辅也罢驱魔不用圣经十字架圣水却用魔鬼的专属镰刀不入魔道才怪?这是导演讽刺庸神辅,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神辅复仇回到日本老人的住所,注意他推门进入的地方并不是当初老人居住的日式木屋,而是下水道一般的山洞,这里表现的是此洞非彼屋彼日本人已非此日本人也。恶魔善于幻化欺骗,透剧此处为真恶魔,他现身为了猎物之一的神辅,全片高潮:你看他是魔鬼他就是魔鬼(直指中心),即始眼中魔心中也魔,又问现在眼前的是不是恶魔?眼中非魔否定心理,恶魔向他展示带洞洞圣记的手,暗示神辅老头是救世主,肯定眼睛肯定基督。秒速三连跳神辅内心困惑对老人负罪感涌现。 恶魔拿起相机但神辅拒绝拍照为何?(心魔源于相机和照片)魔鬼联系于此,基督耶稣又回到最初拍照恶魔形象,“你看我的手和脚,就像我自己啊”恶魔的本身也正是神辅心里所想眼前所见,神辅典型“眼不应口,口不应心”显然他并没有对基督放一百个心而是存有戒备或者根本没有真正信仰过,也许只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信一点点(对应男主推门把教堂里敲钟神辅吓半死他根本不把基督当回事)。如今他心里眼里:恶魔=老人?老人=基督?基督=恶魔?面对矛盾集合体的困惑,他是摇摆的是糊涂的,自我迷失自我放弃了。中心点:魔由心生铸错一生内裤臆断:首先导演已经用正面巫医摆正了日本人形象。其次这背后隐藏的是韩国萨满教和日本神道教的渊源,细心人不难发现萨满巫医驱魔跳大神时还夹杂了中国元素如中文屏风中国道具等,此外中医针灸馆的特写都非常贴近实际。韩国弱国寡民必然有日本和中国文化交杂产生的畸形文化,这是不偏不倚的事实,根本不是福尔摩斯们眼中的重点线索而是表现本土萨满巫师师从中日同行相残:有人说最后巫医车里掉出照片和日本人房间的一样,又给他俩强加关系:一闪而过的照片福尔摩斯们如何一一对应的?老人身为外人言语不通强行插手灵异事件:治好了会被本土教派打击,一旦失败会被人怀疑是元凶so做对做错都是错干脆偷偷做超度(西方恶魔超出了东方日本人能力范围,因此全片都表明他是治不好的满墙的照片说明他失败的次数)学艺不精的萨满自然上位,他贪钱也罢不细心也罢确实耽误了许多病人的最佳救治时间,男主的女儿就是例子,傲慢浮躁态度做事,因男主一句话就认定日本人是恶魔,不直接救女孩却去搞死日本人这是头疼医脚的典范,医死人也是在所难免。酒馆女的例子是强化,魔鬼穿着她衣服欺骗男主,导演这是也在暗讽本土庸医,穿日本人裤衩用中国道具套西式服装梳南美发型四不像还没实力(结尾一大把照片其实是讽刺庸医害死的人也数不清)低调救援:老头虽不便插手或者能力不够但在本土庸师放弃后他暗地里承担最后工作。老人每次都会出现在事故发生地,举例男主夜里被狂女抓咬的时候他就在人群里观望,隔间照片源于此,老人追踪这些灵异事件超度亡灵,使其不至于变成魔化卡车司机一般继续作恶,注意卡车司机魔化是巫医的过失,老人在树林里看到活死人也惊呆了说明没有经过他超度的尸体是多么恐怖连自己都未曾见过so或许过去的每一个亡魂都是经过了的他安慰(对比种参人裸女照片出现隔间却没有魔化)。推测:满房间的照片说明老人不止在现如今的小村庄一处呆过或许是从日本尾随恶魔而来但其面对西方恶魔也无能为力

遇到什么事都不哭 但是看韩剧 感人的片段之类的却会哭像是泪点很低的那种哭 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这不是毛病每个人泪点都不一样了,是心理心态问题,我不管看多感人的韩剧都不哭,但是看到街上那些残障乞讨者却是每次都鼻子一酸

遇到什么事都不哭 但是看韩剧 感人的片段之类的却会哭像是泪点很低的那种哭 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这不是毛病每个人泪点都不一样了,是心理心态问题,我不管看多感人的韩剧都不哭,但是看到街上那些残障乞讨者却是每次都鼻子一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