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电影讲的是什么

  1. 驴得水电影有什么意义
  2. 《驴得水》讲了个啥
  3. 电影《驴得水》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4. 电影《驴得水》到底反映了什么事实?
  5. 电影《驴得水》有哪些隐喻
  6. 《驴得水》讲了个啥

驴得水电影有什么意义

【一】

“《驴得水》是今年最佳国产影片。”恩,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类似这样的追捧已经多到令人肉麻的程度,感觉有必要出来唠唠,因为它真没你们说的那么好。

不可否认,这部电影的立意确实犀利。全片火力全开,对知识分子加以无情的讽刺与鞭挞:先是空饷的利诱,继而是官威的压迫、再是枪声的震慑。让他们的丑态一览无余。随着故事的推进,强权体制和异化环境将电影里每个人所珍视的东西诸如尊严、美、理想和勇气一一剥夺和摧毁……

这显然是很多人追捧《驴得水》的原因。然而这样一部看上去“言之有物”的电影,表达的方式堪称灾难,追求“物”的企图心也过于明显。

说它表达失范倒不是嫌弃它满是话剧腔不够“电影”,我对电影本体性没有过于执着的追求。电影剧作结构本身就戏剧式、小说式、散文式结构之分,可见其对于姊妹艺术的借重。很多带有明显戏剧风格的电影也不乏成功之作,像《十二怒汉》和《杀戮之神》皆在此列。

《驴得水》的致命伤不在其电影改编的缺陷,而在于它违背了艺术创作需要提纯和过滤的基本规律,与其说它是一部电影,不如说是一场粗暴的人性丑恶实验与展览,极易引起观众的生理不适。

欣赏这部电影尤其是后半段的观感,就好像有个人在摁住你的头,让你不容拒绝地细看人性的种种丑恶,还不无得意地问你:“我是不是很深刻?”这种拿“深刻”当大旗,堂而皇之地冒犯观众的做法,也能博得满堂彩。只能说明我们对于电影“深刻”的需求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

【二】

创作者对于“深度”的刻意追求,集中地体现在剧作风格的突然转向上。上半场还是一出讽刺喜剧,下半场就成了人间悲剧。有评论为这种“不按常理出牌”鼓掌叫好,殊不知影片前后风格的分裂即削弱了喜剧讽刺的力度,又减轻了悲剧结局的分量。

忽视故事的整体建构和人物内在的运行逻辑,沉溺在架空的时空背景中玩弄概念和符号,其结果就是那一声枪响——拼了命地想制造意味深长,却掩盖不住的刻意空洞。如果说《狩猎》结尾的“回马枪”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驴得水》里的枪响则刚好相反是“意料之中,情理之外”;两相对比、高下立见。

“喜剧可以分很多种,有的是人物言行可笑,有的是事情可笑,有的是这事情背后的逻辑和道理可笑。”冯小刚曾经表达过类似的意思。《驴得水》的笑点在表层是一些无足可观的“荤段子”,这在段子手辈出的年代实在不算新鲜。

“为了圆一个谎去撒更多的慌”本是一个百试不爽的经典喜剧情境,可惜本片未能一以贯之。尤其是人物撒谎的动机经不起推敲,像张一曼后半段尽管备受凌辱,依然隐忍放弃反抗的人设基础就很不牢靠。明显是为了荒诞而荒诞,为了批判而批判。

【三】

《驴得水》谈不上是一出好喜剧,更不会是一出好悲剧。

仍以博得了许多观众同情和泪水的张一曼为例,很显然她在这部电影里的悲剧色彩最为浓重。毕竟影片前半段小丑式的群设到后面男人全部开了挂似的黑化,就她一个陡然升华成了受苦受难的圣母。这种在生活上放荡不羁,心灵特别纯洁美好的反差人设本身就自带强烈戏剧冲突,所以也尤其容易出彩。

可只要稍加审视就会发现,我们对于张一曼的同情,更多的是出于对她苦难遭遇的恐惧。那些彻底丑化的男性角色,那些用特写镜头反复强调放大的受辱镜头。真正的怜悯,是你愿意走近剧中角色,和她一同承担、一起面对。可《驴得水》的类文革式图景只想让人逃避。

高明的悲剧往往是悲戚和愉快的结合。《驴得水》只是让人难受,并不能给观众提供情绪的净化和随之而来的快感。这种“快感”并不是以别人的痛苦为乐,而是朱光潜先生所强调的悲剧要和观众保持一种“距离感”。《驴得水》自以为高明的打消了这种距离,专心致志的给观众喂食“暴行”。

从这儿岔开一句,我国的分级制度真的要尽快提上日程了。这样一部满是粗口、荤段子和施虐场景的电影,好多小朋友被带进来当合家欢喜剧看。这比电影里所呈现的灾难要严重的多。我也强烈怀疑大部分就是想来看个乐的观众家长,能予以孩子们多么正确的指导。

【四】

最后,我真的不太理解,为什么很多人这么喜欢张一曼这个角色。也许是因为其他角色都太不讨喜了吧,校长女儿又没什么存在感,她就成了唯一的寄托与出口。可事实上,这个角色前半段不过是个任性幼稚的女文青,后半段则沦为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希望这个描述不会引起部分读者的误会,因为这绝非我的主观评判,而是这部电影的真实呈现。从铜匠回来“反杀”开始,在创作者设定的悲惨命运面前,张一曼基本丧失了个人意志,由疯到死,不过是走完固定流程而已。

“睡服”是本片的一个亮点,也是很多人喜欢张一曼的原因。但一些评论因此扯到女权主义上去,实在让人啼笑皆非。

先搞清两个基本事实:第一、张一曼“睡服”铜匠主要是她本来就有“性”趣,帮着学校继续吃空饷是顺把手的事情,否则剧作上难以逻辑自洽。第二、张一曼最后受到侮辱直接原因是铜匠打击报复,但她如果不想继续把慌圆下去,这个报复不能成立。

编导“憋坏”的地方就在于把原本两件事混成了一件事。张一曼因为这件事上的小过失,受到了另一件事上的大惩罚。也是说张一曼绝非罪有应得,但她一定程度上又是咎由自取。不得不承认,这个情节设计很有意思,是我唯一肯定这部电影的地方。

【五】

由着自己的性子,想睡谁就睡谁。不考虑“灵欲难分”的人类终极矛盾。睡完面有遗憾略带深情的说句“对不起”,这要是换成男的,就是标准的“渣男”判定。其实,人无所不在枷锁之中,哪里又会有绝对的自由呢?性也是一样,这是张一曼幼稚的地方。

言谈间当众反复暗示调侃和自己约过炮的男同事“硬不起来”,行为上借着给刚“上岗”的男同事培训的机会,上下其手。这要是换成男的,百分之百构成性骚扰。这是张一曼任性的地方。

所以那些觉得张一曼高扬了女权主义大旗的人们真的省省吧。送你们一句话:不含任何自省精神的女权主义,都是伪女权主义,不过是另一个极端的男权或者说特权主义罢了。

《驴得水》讲了个啥

添字得驴【历史故事】   三国时期的吴主孙权既是一个有雄才大略的人,又是一个很风趣幽默的人。处理完朝政,闲来无事,也喜欢和臣下们开个玩笑。

  有一次朝事办完了,孙权叫人牵入一头驴来。这头驴的脸上挂了一张纸,上面写着:“诸葛子瑜”四个字。众人一见,都瞅着诸葛瑾哈哈大笑起来,有的人笑弯了腰,有的人笑出了眼泪。 

 原来,诸葛瑾字子瑜,他天生脸长,孙权是以驴脸来比诸葛瑾的长脸。因此引得众人哄堂大笑,诸葛瑾一时显得很难堪。  当时十五六岁的诸葛恪也在朝中为官,他见父亲被人嘲笑,也显得很不自然。但他掩饰住自己的不快,跪下来对孙权说:“请陛下赐笔,臣准备再添二字。”孙权当即命人将笔赐给诸葛恪。诸葛恪拿起笔来,旁若无人地在纸上添了“之驴”两个字。大家一看,满座称奇。孙权下令,驴归诸葛瑾所有。

电影《驴得水》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电影《驴得水》2113讲述了民国时期一所偏远学校中,教5261师们将一头驴虚报成老4102师冒领薪水而引发的故1653事。《驴得水》是周申、刘露编剧导演的喜剧电影,由任素汐、大力、刘帅良等主演,于2016年10月28日在中国大陆上映。该片改编自周申、刘露的同名话剧作品。扩展资料角色介绍1、张一曼三民小学会计兼数学老师。一个遵从内心、追寻自己自由的人。外表虽风情万种,内心却单纯可爱,也是唯一保持内心清白的教师。有一次在被所有人指责、辱骂中,她为表示自己的抗争,啪啪啪扇了自己六七个耳光。2、周铁男三民小学自然科学老师。性格耿直、脾气火爆,穿着一身板正的蓝布中山装,讲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在乡村学校里显得鹤立鸡群。3、铜匠当地铜匠,会打铜锁,一口当地方言。原本是个虎头虎脑的单纯小伙,但被教师们“带坏”后他性格大变,成了一个追名逐利且为报复不择手段的人。

电影《驴得水》到底反映了什么事实?

看《驴得水》之前,我2113得说我被那个闹腾腾的海报给5261骗了,以为那是4102部与《夏洛特烦恼》一样的喜1653剧,追求纯粹的荒诞喜感。孰料,竟巴巴儿地在电影院里哭了一场,哭的是里边那四名“恶教师”的罪过,人情人品人性,因一个“驴得水”的虚无之人,被剥了个底朝天儿。原本抱着看喜剧的期待入的场,间中看到有趣的对白便呵呵笑两声,结果是越看越笑不出来了,因为逐渐感觉到那其实是一黜不折不扣的悲剧,揪着你的心尖儿,让世态炎凉缓缓渗进来,给你扎了个透心凉儿。《驴得水》讲的故事是简单的,民国时期,一片荒山里的学堂只得一个校长、三名教师、校长女儿、两头驴,及六个学生。他们维系日常开支的方式除了教育部发的薪水,便是报了个不存在的教师名额(吕得水)上去,多占了一份工资;结果教育部派人下来查探,便不得不硬拉了一名铜匠来冒名顶替,结果引发了一连串黑暗的后果。铜匠这个人物,让我想到蜷川幸雄执导的舞台剧《天保十二年的莎士比亚》里那个穷跛子,跛子虽然穷苦,却不服命运,不择手段去实现他的野心,害了不少人。这铜匠亦是如此,属于愚懦山民,误打误撞地被拉去装扮知识分子,过程中他感受到了有文化的魅力,还睡到了风骚的女教师,他的智慧被开启,意识到了“尊严”这东西。所以当铜匠的知识量与自尊心开始往上抬的时候,受到女教师的辱骂,他愤怒了,对她展开了疯狂的报复。我本单纯,知道得越多却越被污化,欲望上了好几个层次,最终搞得血流成河。女教师一曼,则是标准的“羊脂球”,性观念开放,单纯热心,在最保守的年代选择最“恶劣”的淫荡。为了让铜匠配合演戏,亦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欲,她选择引诱铜匠,给他彻底的“性启蒙”。这一举动,校长与其它教师是认可的,“女色”这种贿赂不得已的时候,谁都不会排挤。一曼习惯了被男人们的正房找上门来,随后面不改色地拒认淫行,她对铜匠亦是如此,结果不小心伤了对方的自尊。一曼最后的疯狂,系在扭曲世态里最后的反抗,她可能永远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要遭受辱骂及剪发变丑的迫害。但是在旁人眼里,她就是“婊子”,婊子活该有此下场。还有一位让很多人触心惊的人物——愤青教师周铁男,周铁男本是正义感十足的火爆浪子,不怕得罪任何人,总是撂狠话、力撑校长,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一个好人。结果呢,这好人却在一颗子弹的威胁中感受到了“性命比正义重要”的道理,所以周铁男品性大变,在强权面前畏缩了,甚至能眼睁睁看着一曼要被强暴却躲在角落里不出声。这大抵是诸多当代愤青的真实写照,摆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关键时刻却翻了盘,这才发现原来捍卫原则系需要付出生命的,又有多少人肯这么干呢?荒诞的伪装、极致的失控、贪婪的本色、血泪的牺牲,一个“驴得水事件”道尽人世苍凉。你得永远记得,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是人之欲念,更是人之怯懦。

电影《驴得水》有哪些隐喻

电影《驴2113得水》观后感!一个民国都市的女5261子甘心居住乡村,一个风华正茂的4102女子却保持着单1653身,令人浮想联翩。在黄土地的小学里,一个弱弱的女子,远离都市的繁华,加入到教育救国的实践中。最后难逃红颜薄命的结局,留下了无尽的凄美。驴得水中唯一袅娜多姿、楚楚动人的女子(张一曼),并未介绍到达荒凉地农村小学的故事。晏阳初提出的医治愚贫弱私,就是这些有志青年的梦想。但她那么异于当地农妇的衣着打扮,从来都是一身旗袍裹身,一头长长的绣花,一个大大的微笑,在仅有六个学生的学校无疑显示她那独特的气质。那身旗袍,在庙改造后的小学,在低矮的窑洞里,显得是那么袅娜多姿。她确实是大城市的姑娘,也许因为逃避某些东西才来到这里。或许是逃避失败的爱恋,才来到迥然于过往熟悉的环境,以此过完余生。正如主题歌唱《我要你》的那样:“我要美丽的衣裳。”一开始假借驴得水名义骗取的钱财,她就买了好多身美丽的衣服。以后几乎每个场景,她都会穿一身美丽的旗袍,乐观地立在人群中。在以吕得水的名义获得大批资助以后,大家买来了留声机。在婉转的音乐下,她首先约刘帅良跳舞,随后又与校长跳起来动人的舞蹈。与男伴的完美配合,一前一退,举手投足间都尽力将舞蹈发挥到极致。可见她的舞蹈功力深厚,并非一日之功。那舞姿,在流光四溢、昏黄街灯的照耀,慢慢旋转。一身旗袍,演绎着绝妙的舞姿,实现了公主的梦想。她应该在乱世中也渴望着美好的爱情。毕竟在近乎荒无人烟,甚至驼水都不得采取非常之道的地方,有一个对生活要求极为精致的女子。她每次都把自己自己打扮得极为精致,每次与人交谈似乎会有乐观的笑容。尽管疯掉以后,她还是很乐观地,满田野跑来跑去采摘野花。在教堂的婚礼上,她一开始还是蛮犹豫要不要进去,但是当看到校长女儿穿着美丽的婚纱,她还是手捧着一束灿烂的鲜花出现了。鲜花大大小小,捧在手掌里,好像美丽的少女。满嘴里都是关于美好婚姻的词语,那真的只是一个女子在乱世中渴望天长地久的爱情。从别人的话,可以窥探张一曼的今生前世。裴魁山在大家动员张一曼向铜匠的媳妇承认勾引铜匠的时候,无疑说明当时张一曼当年境遇很惨。要不是校长收留她,她现在还不知道哪里。甚至在跟教育局的官员协商农村教育家的候选人时,教育部官员说道张一曼的时候说了句:“你的情况我就不说了。”随后大家都保持沉默。甚至裴魁山在漫天的蒜叶中向张一曼告白的时候,裴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那就是“虽然你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放荡,但是我知道其实你很单纯。”别人眼中的她,似乎在诉说这个女人过往的不平凡,似乎在暗示女子过往的风尘。树大招风。一个貌美的女子,掉入了一群素质并不高、“品行不端”的男子中,犹如狼入虎口。校长应该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救过他,所以她在校长剪断那长发的时候,心理无限忧伤,却还是默默接受了。甚至在减掉长发的时候,她还在回忆与校长过往美好的画面:一起跳舞,一起欢笑,一起穿着艳丽的校服拍照片……就算疯掉以后,他在一片盛开的油菜地里,开开心心地采着油菜花的时候,校长对她说:让她尽快会自己的屋子里做校服,不做完不出来,即使外面出现任何声响都不用管。后来即使校长像头驴一样被困在驴棚里,像驴一样嚎叫,她都没有出来。裴魁山是剧情中向她深情告白的知识分子。他们朝夕相处,甚至都要发生了关系。可是张一曼终究不爱他,只是他的过客。在一片蒜叶凤舞、青葱岁月中,一个女子听闻裴魁山深情告白以后,她也许经过很深的感情,知道固执己见往往不能善终。她也许经历过单相思的年岁,知道那终究不是爱情。于是素爱开玩笑的女子,一下子正经起来,果断决绝了兵荒马乱年月一个男子的钟情告白。后来铜匠还是出现了看似放荡的女子世界里,偶然的机会他们还是发生了关系。个人感觉,其实张一曼还是对铜匠有感觉的。在第二天早上,当朝阳初照大地的时候,铜匠就要回到面朝黄土背朝天、和自己槽糠之妻过日子的生活。张一曼听说铜匠很喜欢她那头发,卷卷地很好看。于是果断拿起一把剪子,剪断了一绺长发。据说,女孩不轻易断发,送断发于他人,必定有深刻的含义。后来,铜匠深陷爱恋之中,在默默注视那袅娜多姿的背影消失在黄土地的时候,忽然有感而发唱起一首歌。一首高亢动人的歌声骤然响起,勾人心魄。张一曼应该是笑着回头看了铜匠,却迎面哭着走了。现实就是这样,最好的爱情是对了人对了时间。张一曼只是遇对了人,但是时间不对。张一曼与铜匠发生关系,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所有信誓旦旦爱她的男人,变了。裴魁山觉得她伤害了一个至爱她的男人自尊心。于是拼命挥霍着金钱,挥霍着最初教育救国的梦想。他开始穿着貂皮大衣,开始不再那么有公益心,不再为张一曼说好话。甚至在铜匠让大家站起来批评张一曼的时候,裴魁山骂得特别狠,刺穿了红颜薄命的张一曼的心。恐怕那种撕心裂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也许并不是不去爱他,还是只是怕伤害一个真心的人。在张一曼疯掉以后,他甚至向校长提议,要把她锁起来。一个男人鼓起勇气向她告白,最后化为泡影;最重要的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在自己的眼皮下和别人上床,那种痛苦恐怕是谁都难以体味的。所以以后他纵有千百极端的举措,也是可以理解的。铜匠在槽糠之妻的逼迫下,还是以一个男人的勇气主动向家里的母老虎反抗,那可能是铜匠一辈子最风光的时候。因为他为了一份爱情挺身而出,勇敢地向所有的人表达了钟情于这位风尘女子。可是所有的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场幻觉。那瞬间被打脸的感觉,恐怕和裴魁山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和别人上床一样。张一曼也许是有高见的人,知道裴魁山和铜匠并不是深爱自己的人。所以当两个男人深情告白的时候,她还是告别以往的嬉皮笑脸,坚定又云淡风轻地拒绝了这两个男人。毁掉一个男人最钟情的东西,往往带来可怕的后果。事实也证明是这样的。几个曾经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子,还是伤害她最深。也许那些男人,并不是真正地爱慕这样一个让人看不清的民国女子。他们爱慕的只是虚荣的自尊心,并不是与张一曼精神上真正的门当户对。倒是剧中没有表达爱意的几个男主角,没有伤害她那么深。一个女子尽管拥有世上最美好的梦想,却敌不过乱世的枪响。当婚礼的教堂一声巨响,响起的不是花炮,而是一声枪响。所有虚幻的婚礼瞬间破灭。人在一瞬间都可以被撞倒在地,曾经爱慕的自己人却没有一个去扶她。还有好多人趁机去抢美国人的美元,却没人怜悯乱世中姑娘的梦想。手捧的鲜花最终还是倒了一地,散落的到处都是。无论她怎么后来拼命守护,无论她再怎么捡拾,都捡不起曾经美好的梦想。张一曼还是没有善终,最终在枪声中结束了自己凄美的一生。我记不清楚后来张一曼的床上到底有几套崭新的衣服,如果是三套的话,必定是她穿着梦想中新学典礼要穿的红色衣服离开的;如果是四套,也有可能是她给校长的女儿也做了一件,自己还是穿着美丽的衣裳离开了。张一曼在他乡,还是默默地消失在黄土地里。她可以等待世上最好的爱情,却敌不过人间的是是非非。

《驴得水》讲了个啥

添字得驴【历史故事】   三国时期的吴主孙权既是一个有雄才大略的人,又是一个很风趣幽默的人。处理完朝政,闲来无事,也喜欢和臣下们开个玩笑。

  有一次朝事办完了,孙权叫人牵入一头驴来。这头驴的脸上挂了一张纸,上面写着:“诸葛子瑜”四个字。众人一见,都瞅着诸葛瑾哈哈大笑起来,有的人笑弯了腰,有的人笑出了眼泪。 

 原来,诸葛瑾字子瑜,他天生脸长,孙权是以驴脸来比诸葛瑾的长脸。因此引得众人哄堂大笑,诸葛瑾一时显得很难堪。  当时十五六岁的诸葛恪也在朝中为官,他见父亲被人嘲笑,也显得很不自然。但他掩饰住自己的不快,跪下来对孙权说:“请陛下赐笔,臣准备再添二字。”孙权当即命人将笔赐给诸葛恪。诸葛恪拿起笔来,旁若无人地在纸上添了“之驴”两个字。大家一看,满座称奇。孙权下令,驴归诸葛瑾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