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门电影讲的是什么意思

  1. 对于彭禺厶的电影你们有什么看法?
  2. 对于彭禺厶的电影你们有什么看法?
  3. 对于彭禺厶的电影你们有什么看法?
  4. 求两个国产老电影的名字
  5. 谁能告诉我在熙和朴信惠的电影传说中的故乡详细剧情
  6. 谁能告诉我在熙和朴信惠的电影传说中的故乡详细剧情

对于彭禺厶的电影你们有什么看法?

我觉的他拍的电影很不错,尤其是之前拍的鬼片。分别有:《道士出山》1.2,《深夜书店》1.2,《阴阳先生》,《阴阳先生之末代天师》,《阴阳先生之阴阳中间站》,《丧尸大战僵尸》,《茅山道士》,《青春禁忌之灵魂交换》,《不良星座》,《超能太监》,《神探笔记》,《婴灵》,《三界奇侠传》等等。彭禹厶的第一部作品是《道士出山》,虽然该电影是以网剧的方式呈现的,而且电影也并不是那么的精彩,好好的僵尸片活生生的演成了搞笑片。但是,对于演员来说都有个成长的过程。慢慢的我就发现他演的电影逐渐成熟了,尤其是在《阴阳先生之末代天师》、《阴阳先生之阴阳中转站》中完全体现出了他演僵尸片的天份,都以为他可以接林正英的班。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他放弃了演僵尸片,好像是受到了什么限制。改演喜剧片,比如说:《超能太监》、《三界奇侠传》中只要他出场给人的感觉就挺逗的,也特别有演喜剧片的天份 ,不过他饰演的电影却只能以网剧的方式呈现,虽然播放量挺高的,但是,对于他的事业却大大的受阻,以至于现在也只能称得上是个二三线的演员。真心的希望他的作品可以呈现在电影院的屏幕上,让更多的观众记住他,最后祝他演绎之路步步高升。

对于彭禺厶的电影你们有什么看法?

彭禺厶的电影在网络电影中属于一股清流。和其他众多网络电影故事情节混乱、粗制滥造相比,彭禺厶的电影应该说是很有诚意了。说到彭禺厶的电影,就不能不提《道士出山》系列和《阴阳先生》系列。“阴十三”和“阎阳明”几乎成为了彭禺厶的代称。我就从这两个系列分析一下为什么彭禺厶的电影能够引起关注。在此之前,先讲一些题外话,能够更好地帮我们理解。鬼是什么?中国的鬼神之说,起源很早,但真正进入寻常百姓家是从东汉开始。张道陵创立道教,完善了道教神仙体系。从此,中国鬼神成为一种独立存在的文化体系传播开来。张道陵在创立道教之时还借鉴了很多儒家和佛家思想,我们知道,道教强调要“忠义”、“多行善事”、尊崇等级制度,这些都是受到儒家三纲五常的影响。说了这么多题外话,其实是想说明的是,道教中的鬼神其实是人的另一种呈现。上到道家祖师老子,下到阎罗、判官,都能在历史上找出对应的真实人物。可以说道教体系反映的就是中国古代的等级体系。也可以说,道教其实就是人教,反映的是人生在世如何自处才能获得更好的资源。我们常说,好人有神仙保佑,来世可享受荣华富贵,坏人死后将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堕入畜生道。这就是号召人们要多行善少行恶。神鬼从本质上说的是人的两个极端。极端好为圣人为神仙,极端坏为恶鬼为魔头。说回彭禺厶的电影。我认为他电影的两个最值得赞赏的点:一是把负能量形象化;二是体现了小人物的挣扎。先说第一个,把负能量形象化。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所谓神鬼皆为人,或者说神鬼就是人内心的两股能量:正能量和负能量。什么样的人容易碰到鬼?贪赃枉法、谋财害命等做坏事之人;第二是身体不好、虚弱,自身气场不强之人;第三是小偷小摸不务正业之人。遇到鬼是因为心里有亏,不堂堂正正。所以有句俗语: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鬼其实就是人的负能量。彭禺厶的电影中不乏这方面的内容。比如在《阴阳先生》第一部“替死鬼”中,要找替死鬼的鬼瞄准的就是那些对生活失去希望,做事不顺的那些人。一个女孩被恋人抛弃,产生轻生念头,被鬼引诱,在家中上吊,幸得阎阳明解救,收了女鬼。抛开鬼怪,这不就是一个普通人遇到挫折一蹶不振的故事吗?而其中不管道士也好,阴阳先生也罢都是一股积极的正能量,当正能量战胜负能量,人就不会被打垮,反之,就会产生悲剧。彭禺厶电影的第一个值得赞赏的点就是把人的负能量用鬼怪的方式呈现出现。虽然一些国内的恐怖片都在讲人性,但是最后鬼是不存在的,真相大白之后,基本上都是这个人心理有毛病,或嫉妒或求而不得,但过程是经不住推敲的。另外,还想对比一下英叔的电影,不管是《僵尸先生》还是《僵尸家族》内核还是“灵幻功夫片”,以打斗的场景和搞笑的内容取胜,人性这方面其实讲的并不多,彭禺厶的电影可以说取了两者之精华,这点非常难得。第二个,体现了小人物的挣扎。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很多恐怖片主人公的设定都是有钱人,至少是衣食无忧的。见鬼的场景也都是比如大别墅、古董家具,基本上都是这些套路。比如《床下有人》,有人送了主人公一个古董床,牵扯出来一系列的怪事。彭禺厶的电影一直在讲的都是小人物的故事,遇鬼的也都是小人物。记得有一幕,阎阳明帮女主驱鬼之后,女主问他鬼都藏在哪,阎阳明回答,鬼藏在每一个角落。每个人只要被欲望控制做了不该做的事,只要缺少正向的能量,都有可能遇到鬼。彭禺厶电影中遇到鬼的人都是一些普通人,小人物,因为不敢面对自己,无法战胜自己而被鬼纠缠。有因必有果,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洁身自好,不越过道德底线,不违反法律,就不会遇到鬼。

对于彭禺厶的电影你们有什么看法?

大家好,非常高兴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彭禺厶一共出演过70多部电影了,,在他出演的电影中作品中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道士出山系列。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真的以为是哪个偶像派明星,直到最近看了 他的作品才知道,他经常演一些道士驱魔的电影,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这一类的电影。觉得他拍的电影都是一些小电影,时长也很短,对比林正英的僵尸片还是有一些距离的。想要比肩和超过林正英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的。最后个人觉得彭禺厶作品有些小众也都是一些网络电影,但金子总会发光的,我也会一直支持的,希望他拍的电影越来越好吧。

求两个国产老电影的名字

第二部2113《恐怖夜》解放前,四川西5261部深山中潜藏着4102一批土匪。警察局密探齐远静、周洛乔装1653成商人奉命来到紫云道观投宿。进观前,他俩发现山涧下仰卧一女子,可一转眼又不见了。进观后,他们又发现一些可疑点。夜晚,道观当家守敬请齐远静看戏班子演出,他借机了解到在此住宿的其他人的情况。看戏中,齐远静惊奇发现戏班子一女子竟与道姑芙蓉长相十分相似。事后,他得知那女子是芙蓉的孪生姐姐–碧玉,她随戏班子来道观是想暗中保护妹妹。他了解到青年诗人姚广文来道观的目的,是为查证家父的好友,前任当家玉空真人的死因。齐远静听说观内还住着一位众人仰慕的孔大师,便决定找他了解更多的情况。姚广文酒后吐真言。他带齐远静、周洛几经周折去地宫寻找玉空真人画的真迹。地宫里尸骨累累,他们终于找到玉空真人的猫画真迹,从中判断出玉空真人受害的真情。齐远静他们找到守敬,揭穿他是害死玉空真人的凶手。守敬极力辩解,双方发生争执。孔大师出面调解,在前往紫微阁的楼道上,宁敬失足摔死。守敬的死,加深了齐远静、姚广文的疑问。他们来到阎王殿,发现了遭人强奸,后被打昏扔到这里的芙蓉。齐远静潜入孔大师客厅,搜出国民党少校委任状。他寻找到密室,破门而入,只见孔大师正擦洗地板上的血迹,床前侧卧着道徒窦太太的尸体。齐远静当场揭露孔大师、守敬当土匪多年,为了霸占道观,合伙毒死玉空真人,后来又一再杀人灭口的罪行。孔大师恼羞成怒,按动墙上机关,露出墙上布满的手榴弹。关键时刻,周洛举枪击断拉绳,孔大师只好束手就擒。孔大师被他们押到院子,一群土匪围了过来,刹时枪声四起,齐远静他们与土匪们进行殊死战斗。混战中,孔大师欲逃跑,齐远静举枪射击,孔大师滚下百级台阶。从此,道观恢复了平静。

谁能告诉我在熙和朴信惠的电影传说中的故乡详细剧情

第一集 九尾狐2113 因为食用九尾狐的心5261和肝而能长寿,而曾被九尾狐诅咒4102的家族养育的女儿1653都要经历成人仪式后被杀死的命运。 家族的长辈因而相继食用她们的心和肝,为了防止九尾狐诞生,所以必须在血染圆月前将她们刺死,否则成为九尾狐后无人能抵挡九尾狐的复仇。少女仁玉成人仪式后被家族长辈深夜刺死,但家人为了掩藏这个秘密,对外谎称仁玉出嫁,仁玉的母亲未能见到女儿出嫁时一面,十分担心。 明玉和西玉是姐妹俩。明玉活泼开朗不爱受家族制度管制,姐姐西玉与妹妹不同,遵守宗人法度且顺从。明玉因为好奇心想见表姐仁玉一面,但此时的仁玉已经死去且心肝被挖。表哥孝文发现后及时制止了。 深夜,明玉因家人的反常举动而深感好奇,西玉相陪。确意外发现奶奶和爷爷手捧三物神秘异常,西玉劝明玉不要去,可明玉仍然跟随……确发现祠堂宗长在食用某样东西,西玉刺破窗纸偷看。惊奇发现原来他吃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人肝!两人迅速逃跑,却被家人发现。 仁玉的妈妈因为经常梦见女儿的鬼魂而疯疯癫癫。孝文听到明玉说起昨晚的事情,就以家族受九尾狐诅咒而撒谎隐瞒过去,让二人不要深夜外出,明玉西玉坚信自己看到了九尾狐。 西玉初经来潮,孝文发现。告之初经来潮后都要过成人仪式,希望西玉隐瞒此事。不要将自己成人告诉别人。明玉问为何,但是孝文只说自己当她们是亲兄妹,所以不想失去她们。深夜,西玉将初潮染血的布条偷偷卖在泥土里。被奶奶韩氏发现。经查发现西玉已成人。随举行成人仪式(测试是否含有九尾狐血统)。孝文紧张不知如何是好。西玉确不知,以为自己将要定亲,欣喜。某夜家族长辈将西玉带走,明玉发现异常偷偷追随。却发现西玉被家人刺死。明玉大叫,被发现且关押起来。西玉如同仁玉一样惨死。却没有像仁玉一样变身为九尾狐。孝文希望郑明放过明玉,却被众男人殴打。此时血染圆月。明月异常变身九尾狐将宗长和爷爷杀死。在杀李大人(孝文的父亲)前,孝文求情,明玉心软放过了他们且离开了那个地方。 二十年后,李家庭院,孝文与妻子手捧三物来到祠堂内,李大人坐在中间美味的吃着递来的食物。原来这个秘密仪式仍在继续…..(标点符号有问题就将就一下吧) 第二集:孩子啊,去青山 深夜,一民妇惨叫。原是金氏刚生了一个小孩。金氏乃寡妇且无依无靠,贫穷至极。 另一方面,官宦人家尹氏的女儿患有疾病,无药可医。她找寻到一位神通的巫女。巫女表示要救女儿必须要配备一药引方可。 尹氏问之,得药引竟是小孩心肝!尹氏本想放弃,但想到自己女儿病中的痛苦狠下心来同意此事。巫女寻找小孩,托一屠夫天秀寻觅。巧遇金氏。金氏因无钱买糕而难过。此时天秀哄骗金氏说小孩跟着她没有出路,有官宦人家愿意将小孩领养。金氏无奈将小孩交付与他。但仍不放心。跟随天秀来到巫女处。发现天秀竟然撒谎,巫女准备杀孩子!于是准备将小孩抱走,却被巫女发现。金氏大叫。天秀发现确失手将金氏弄伤。金氏昏死过去。天秀以为金氏已死。准备将她埋了,却发现尸体竟然不见了!天秀大惊!巫女将孩子杀死把药引交给尹氏谎称是别人自愿的。尹氏将药给女儿服下。燕花痊愈,全家欢喜。 另一方面,未死的金氏到处寻找孩子。却不甚跌入坑内摔死。天秀告之巫女尸体不见了。巫女大惊。天秀被派处理一具尸体,竟意外发现是金氏。金氏突然醒来质问天秀孩子去处,天秀大惊意外引火死亡。原来金氏已变身鬼魂!巫女将鸡杀死,并将鸡血撒向庭院。大做法事,此时金氏魂魄来此寻觅孩子。巫女做法将金氏赶走。巫女将一物交付尹氏告之将它带在燕花身上,且不能打开。燕花一时好奇打开确发现竟然是小孩子的指骨。尹氏质问巫女此乃何物,巫女确反告之燕花此时有危险。两人回家发现燕花不见了。寻觅发现燕花竟然在奶妈处像小孩般吸吮喝奶。巫女自知有祸劫,将鸡血撒遍韩进士家四周。深夜金氏寻觅至此处,寻喊儿子,燕花大哭喊着妈妈。尹氏将燕花眼睛蒙住耳朵塞起。金氏听到一小孩大哭寻觅至尹氏邻居处,抱起邻家妇女的孩子后,发现不是自己的孩子。金氏走了,燕花停止了哭闹。 大二天,临家妇女为死去的孩童大做法事。燕花大喊热,韩进士让她再忍忍。巫女法事中,金氏附到临家妇女身上,巫女问之是谁杀死了她的儿子,临家妇女竟答:是你!巫女大惊。临家妇女突然变成了金氏。金氏将巫女掐住 。巫女用刀刺向她,金氏在最后一刻将巫女刺死。燕花突然发病,韩进士打开门,一阵风飘过。燕花被金氏孩子的鬼附魂将韩进士掐住。燕花发疯,韩进士制止她。尹氏发现,想救燕花,将韩进士打伤,带走燕花。燕花看到地上的尸体大叫。尹氏背着燕花来到山上,燕花听到金氏呼声跟随,尹氏不肯。燕花身负魂魄双面(一面是金氏孩子的),尹氏请求将孩子留下,金氏不愿。燕花突然变成金氏孩子的魂魄又变回燕花,她深陷痛苦。尹氏无奈同意金氏带走,燕花哭着说不愿意。尹氏放开了燕花。看着金氏带走了燕花。她也跟随着跳入地底。 村子里的人寻觅找到死去的尹氏和燕花。而在另一个国度里,燕花和尹氏,金氏和孩子一起幸福快乐的在花丛中奔走。 第三集:四辰剑的诅咒 深夜,一铸造师内急,如厕时发现有骚动。转身看到一女鬼正望着自己。慌张的逃走,确惨遭女鬼杀害。 尹仁的上司要求尹仁彻查此事,因为皇室对此事十分关注。尹仁觉得十分奇怪。上司告诉他,皇室正在铸造一把宝剑。而此铸造师正是此剑之人。并要求他听从星宿厅神女的指令行事。尹仁觉得很可笑。此时,神女武灵来到,两人初次见面。尹仁询问武灵皇室铸剑之事,武灵让他顾好自己的工作。但也告之他四辰剑就是皇室铸造的宝剑之事。这是一把用来铲除危害皇室魔鬼的剑,是一件神物。 尹仁一行人骑马来到大江村,巧遇一民妇疯言:一死去的厉鬼将来此复仇。一官员解释说此民妇因为儿子的死而胡言乱语。尹仁询问死去铸造师同伴。问他两人分开钱有没有什么事发生,铸造师答之,当时死去的铸造师因为内急而去上厕所,然后自己就走了。 武灵四处走动发现有人在望着自己。尹仁来到关押疯妇的牢房内,问他死去的儿子(就是死去的铸造师)死前有没有寻常的行为。可疯妇确直呼你会遭受诅咒的。 尹仁发现还有一个女子关押在牢内,官员谎称其行为不检点。但女子确说自己没有做什么。并没有诱惑铸造神器的工匠。尹仁问官员这女子将受何刑。武灵感到告之是按国家法律严惩。尹仁离开。武灵眼神深邃:她就是此次进贡的祭品吗?警告官员不要出任何差迟。铸造师们讨论死去铸造师的事,一人怀疑是那之前成为祭品的死去的姑娘成的厉鬼,可其他人确叫他不要太多想。武灵一个祈福,想起今天有人偷视自己一事,暗念咒语,此时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她感知是那个女人来了。 铸造师们一起喝醉了各自分开回家,一铸造师在回家途中再次遇到女鬼同样的遭遇了先前死去的铸造师火烧的命运。(死前铸造师祈求女鬼放过他,可女鬼确直言不会原谅他们)。第二天传来铸造师死去的事,尹仁深感怪异。尹仁希望武灵让他彻查此事,可武灵确让他尽快离开此地,且不允许把所见所闻告诉任何人。尹仁来到牢房内找到那个被污蔑的女子,得知叫香儿。香儿告诉他自己无父无母,对铸造师犹如生父,怎会勾引他们。还告之他铸造师曾经让自己注意自己的行为,因为即将举行仪式,且仪式完毕后自己就会被放出去。深夜,武灵拿出国巫在她去大江村前交付她的东西,因为国巫曾告诉她如果是鬼魂作祟就拿出此物来对付。武灵暗念咒语。 女鬼来到,女鬼告诉她自己被人扔到火堆里的痛苦能体会吗?武灵将女鬼赶走。尹仁找到一铸造师并恐吓他说出仪式之事,铸造师告之那是25年前的事。 村子里来了个女人,是个乞丐。一农妇收养了她。因为很漂亮所以村子里的女人都不欢迎她。且此女后来还惨遭奸污。且生下一个孩子。后来国巫来到村子里要求他们铸造四辰剑,且举行了一个仪式,而这个仪式竟然是把那个乞丐女活活烧死。当作贡品。可惜那个仪式失败了。而那个孩子就是香儿。尹仁得知十分惊讶。(此时牢房内,香儿逃跑了)铸造师还告诉她,那个死去的女人(叫开花)成了厉鬼来复仇了。女鬼附身在了香儿身上,将铸造师杀死。确被众人发现了。此时,武灵赶到,告之她死人该去的地方希望她尽快离开,女鬼没有同意逃离了现场。尹仁看到香儿,想制止她。确被香儿打伤。武灵告诉尹仁因为四辰剑里有武王的诅咒所以必须重新打造新的四辰剑。所以仪式是没有办法的事,可尹仁确表示不能理解。武灵告之以你的能力能制止这件事吗?武灵命人把尹仁和程奎关押起来。国巫来到大江村。香儿躲在一边说,你终于来了。国巫要求武灵把女鬼抓来。武灵觉得残忍,国巫确表示这些人的命用在皇室的事情上是她们的福气。还说出,你愿意把自己代替她们当作贡品吗?国巫表示此事将由自己来处理。国巫准备以铸造师当作诱饵引女鬼现身。 尹仁一行人从牢内逃出。武灵被人强行带走。尹仁发现救了她。武灵感觉是国巫要把自己当作贡品。尹仁表示要制止香儿来到此地才能让四辰剑不在辰时制造出来。国巫要求众人退下,仅留铸造师在场。武灵把符绑在尹仁的剑上。 女鬼来到,国巫感到紧张, 国巫被火烧死了。被女鬼附身的香儿想要杀掉铸造师,武灵制止她。并告诉她是否知道香儿将会怎么样。若铸造师死后,香儿就成了杀人犯了。女鬼表示那些村民把自己当成祭品活活烧死。死前希望让她看女儿一眼,可他们并没有同意。而且还把她的嘴巴捂住。她绝望的望着这世间的人,就这样被人扔进火海活活烧死。现在把她当作祭品还不够,还要把她的女儿当作祭品。尹仁表示难道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女儿死在乱箭之下吗?且答应女鬼,只要她离开香儿的身体,可以保证香儿不会有事。尹仁用自己的性命担保。女鬼相信了他们。 武灵让女鬼回到了属于她的极乐世界。在鬼脱离香儿身体的那一刻,香儿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希望她能好好的活下去。武灵离开了大江村。香儿追随表示会一直记得她的恩赐。本集完。 第四集:鬼书 神秘的皇宫内。众人守在门外。皇帝仁宗突然吐血身亡。一侍女在屋外看到仁宗惨死的模样感到惊愕。 宫女玉神情呆滞着望着众人,发现大家的脖子里冒出很多蚂蚁,渐渐从她的眼睛里渗出鲜红色的血,她发现自己的脖子里也渐生出蚂蚁,感到惊愕。拔出刀刺向众人。大家感到惊吓。德培告诉思贤,最近宫中似有鬼魂触摸,思贤觉得不可信。此时有人来报一名宫女发疯跑进竹林。思贤追至。宫女玉突然惨叫:不要杀我!然后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思贤听到声音确没有发现宫女踪迹。溪湖里。一女子正在沐浴。此时她竟发现湖水里躺着宫女的尸体,大叫。思贤调查最近死人事件,德培告之是鬼魂所使。因为最近的死人事件和一本名为薛公攒传的内容一致。 另一方面,戴妃前尚宫告之戴妃玉已被人找到。且怀疑是鬼魂所使。戴妃眼神深奥的望着她。尚宫不敢多言。 德培检查宫女玉的尸体发现并非自杀且也非他杀。可脖子的伤痕确实是玉自己弄的。死因仍然无法得知。思贤询问是否还留有其他线索。德培交给他一个从尸体里找到的男人用的关子。尚善来找思贤,问他最近的案件查的怎么样了。思贤说暂时没有。尚善预告似的说下一个死的是被火烧死的人。然后就离开了。思贤觉得很奇怪但也没有多在意。戴妃问到尚善的身体状况,并告之他你要陪同新皇帝很久啊。深夜,尚善独自艺人在房内,此时大风吹进来,他感到外面有声音就点灯笼去看看,可灯笼确熄灭了。此时一侍内官找到他。第二天思贤去宫女处查问玉的事情。宫女好奇的说到最近怎么那么多人来问玉的事情呢,还说刚才有人搬走了玉的物品。思贤和德培慌忙追去。但是没有追到。思贤他们回到玉的住处。发现一本妖怪小说。下雨天,一侍卫上厕所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思贤的侍卫表示虽然不愿相信鬼魂之说但事情确十分蹊跷而思贤也感到伤脑筋。此时德培从玉尸体里发现了一副刺着鸳鸯的画布。思贤要求查询宫中最近来路不明的人。而思贤想到尚善大人之前的预言,于是他肯定尚善知道一些内幕。而此时尚善确被戴妃前尚宫杀害了。而思贤从侍卫官手里拿到了尚善的日记本。而侍卫官祈求思贤带他出宫,因为之前找过尚善大人的人也失踪了。他怀疑是一个姓朴的人杀害了他。而当他要说出六月十五的事情时确当场被人射箭而亡。 而通过尚善的日记里得知死去的仁宗是位极其孝顺的皇帝,德培感受这样的人竟然死都没有留下遗书。而通过尚善的记事。思贤和众人都感觉是场谋杀。此时有人向屋内射箭。有人想谋杀他们。此刻杀向屋内,思贤被意外刺伤。戴妃前尚宫在自己屋内,意外发现了仁宗的鬼魂,于是她惊吓之余就透露说是戴妃的阴谋与自己无关。而戴妃前尚宫则因为惊吓而跌落在地,被地上的尖的物品弄到死去了。而仁宗鬼魂则来到戴妃的屋内,仁宗告诉她自己并非想害她。而戴妃确无法去相信。最后在仁宗的诚恳下。戴妃终于释怀了哭着和仁宗说抱歉。仁宗离开了。戴妃放过了思贤没有追究他。因为她答应了某个人。最终戴妃服毒自杀(这是史记的后话) 本集完 第5集 乌口公子(导演:李正涉 编剧:刘美京) 驱鬼法师奇柱有能看到鬼神和超度鬼神的能力,他来到一处生死之光混合的村庄,为了超度死者,净化村庄,逐一揭开了笼罩着村子的死亡之光的秘密。 主要人物 奇柱(在熙饰):失去了至爱的恋人,到处寻找她的灵魂。由于庶子的身份,经历了悲惨的痛失恋人的遭遇。 如莲(李英恩饰):奇柱的恋人,在奇柱面前含冤而死。 采玉(李英恩饰):村长之女。由于村里无人懂得医术,采玉出门学医,之后返回。与如莲长得很像。 益山(金学哲饰):村长。知道出现在江中和村中的鬼魂的秘密,但紧守秘密。村子越来越危险,他成了人们的公敌。 第6集 妓房怪谈(导演:金正民 剧本:刘恩河) 妓院花魂屋里鼓乐喧嚣,归隐乡里但仍权极一时的金大监和李大监正在大摆酒宴,然而当晚李大监被发现横尸花魂屋中。妓女爱香嚷着李大监之死是另一位失踪的妓女素月所为,于是花魂屋闹鬼的传言传开。 一位男子出现在闹鬼的妓院里,他叫孝郞,是一个靠画画谋生的人。孝郞吃喝行乐却付不出酒钱,提出以画代钱,然而孝郞拿出的画中人跟失踪的素月十分相像,妓女花兰见了大吃一惊。 当夜,被素月的冤魂附身的爱香死去,地方官员着手揭开花魂屋一连串死亡事件之迷……在花魂院消失的妓女素月、莫名其妙横死的妓女爱香、心中藏着很多秘密的聋子婢女玉蟾、对各种奇怪传闻毫不在意的妓女花兰、掌握着事件线索的行首妓女梅花……花魂屋果真隐藏着某种秘密?流浪四方的画匠孝郞为什么找到花魂屋?地方官遭到事变后,掌握地方权力的金大监真实想法是什么?至死也无法离开妓院的妓女故事一一揭开。 金大监(李德华饰):村子里的实权贵族,曾经出于可怕的野心使朋友们因逆谋罪而死,现在归隐乡里后生活平静。但随着试图揭开一连串死亡事件真相的孝郞出现,他的过去一点点浮出水面。 孝郞(李民宇饰):身份不详的年青男子,为寻找画中的情人贞媛来到花魂屋。追查花魂屋事件过程中,令人心痛地邂逅失踪的贞媛。 素月(尹珠熙饰):和贞媛是同一人,妓女。曾是贵族家女人,受逆谋罪连累成为妓女,拼死要保住贞节,某一天突然不见了。 第7集 死神故事(导演:金容洙 剧本:金贞爱) 阴差金死神接到阎罗大王命令:找回丢失的命薄。命薄可是决定人类生死的重要物品,死神必须在下次阴阳门打开前找到,终于死神获悉,命薄几经辗转落入李大监手中。找回命薄唯一的办法是趁李大监出远门的路上袭击轿子。死神联合了席卷盗贼团伙的巨款欲逃跑的盗贼子英,准备一起袭击轿子。而同时,李捕校等人想借机把盗贼团伙一网打尽。经营大型赌场的女人楚仙一伙、筹措头目保释金的智异山盗贼,也计划在同一天袭击轿子…… 死神(李宗原饰):引导死去的人去冥府的阴差。由于天生心慈面软,看到人们可怜的遭遇就心软,无法带人去冥府,他这一弱点被阎罗大王抓到,命令他找回命薄,他因此被卷入阳间事件中。 子英(金雷河饰):自称为朝鲜第一神偷,梦想着通过这次袭击观察使轿子,大发一笔,然后回故里过平凡的生活。 楚仙(秋素荣饰):市场一带最著名的赌场花莲阁的年轻女老板,她的目标是搞到李大监的账簿,再开一家花莲阁。她经过周密计划,并花掉大把银子,准备袭击李大监的骄子。 金捕校(吴龙饰):表面上他是正义的捕校,实际上是个经常收受贿赂的家伙。他是前观察使李大监的心腹,得到几股势力要袭击李大监轿子的情报,打算抓住他们为自己邀功。 第8集 还乡女(导演:李民宏 剧本:朴英淑) 韩大监的独生女儿秀莲与郑判书的儿子郑律举行婚礼当天,秀莲被袭击村子的清军抓到沈阳。千辛万苦逃回故乡的秀莲面对的是人们对她是还乡女的责难及婆家人的冷淡。终于不堪忍受还乡女儿媳的婆婆沈氏设下奸计,秀莲蒙冤被赶回娘家。父亲韩大监病重,庶出哥哥龙水怂恿秀莲自尽,秀莲走投无路,最终吃了可怕的随亡草,产生幻觉自尽。 新郞郑律科举及弟,作为地方官衣锦还乡,他负责的第一个案件是调查在吉马斋发生的疑案。吉马斋是一个险峻的山岭的名字,含冤被杀的还乡女们的冤魂在那里出没,诱惑旅人并杀害。在那里郑律见到了婚礼当天就分别的新娘秀莲…… 秀莲(李真饰):名门望族韩大监的独生女,在婚礼当天被掳去沈阳,后和嫂子尹氏历经千辛万苦逃回故乡,然而却被称作还乡女受尽虐待,在婆婆和贪图财产的庶出哥哥的合谋下自尽,变成冤鬼出没在吉马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冤鬼,终日等着丈夫归来。最终见到做了地方官的郑律后,才猛然醒悟,如果她不杀死郑律,她就得做去不了冥府的冤鬼。 郑律(姜成民饰):郑判书之子,秀莲的未婚夫,婚礼当天新娘被来犯的清军抢走,自己也失去了左手。之后他埋头演武和读书,后做地方官衣锦还乡,但失去的左手和被抢走的新娘是他永远的痛。在办案中意外重逢新娘,不过等待他的是难以接受的真相。

谁能告诉我在熙和朴信惠的电影传说中的故乡详细剧情

2113先给你个百科的地址  http://baike.baidu.com/view/1002714.html?wtp=tt#1  5261———-  其实,这部戏,4102很唯美的。  —————————-  中文名: 传说1653的故乡/恶魔双胞胎  英文名: The Evil Twin  导演 |金知焕  主演 |在熙 Hyun-kyoon Lee  朴信惠 Sin-hye Park  杨镇宇 Jin-Woo Yang  梁金锡 Geum-Seok Yang  韩汝云 Yeo-woon Han  类型 |恐怖  年份 |2007  地区 |韩国  语言 |韩语  片长 |95分钟  色彩 |彩色  [编辑本段]电影介绍  死去的妹妹找来了,为了报仇……  “妈妈!救命……”  安静的湖面传来两姊妹凄厉的呼救声。  掉进水里的是两个人,但幸存下来的只有姐姐。结伴来到世上的这一对孪生姐妹命运如此迥异。10年后,在一个幽暗的雾气腾腾的村庄,一天晚上传来了凄惨的少女哭声,一位书生神秘地死亡了。这是偶然的吗……就在那天,10年来一直处于昏睡状态的姐姐素燕(朴信惠饰)睁开了眼睛。也在同一天,所有一切都被夺走了的妹妹孝珍(朴信惠饰)的冤魂也一同苏醒……  从那天起,村里开始了梦魇般的悲剧。人们的所作所为终于使朝鲜时代一个静谧的小村子遭遇到了难以想像的死亡恐怖。白色的丧服,直拖到地面的湿漉漉的头发,苍白的眼神……她的踪迹令活着的人们毛骨悚然。缘于死者的嫉妒和怨恨的秘密徐徐地显露出来。  [编辑本段]幕后故事  优秀的主创团队,一部接近完美的恐怖电影!  本片由在电影杂志《FILM2.0》上连载过人气恐怖故事《古语狂》的金志焕编剧并执导。金导对恐怖电影涉猎过千,还是恐怖故事的专门写手,对恐怖体裁有独特的感觉和造诣。在这部影片中,他把封存在韩国人内心深处的原有恐怖感加以创新地挖掘出来。  此外,韩国电影服装的大家权汝镇、《蔷花红莲》和《淫乱书生》的策划赵根贤、《刑事》、《杀人的记忆》的化妆师黄贤奎、及凭借影片《马拉松》获青龙电影奖音乐奖的金俊盛音乐导演的加盟,使片中恐怖感通过服装、化装及音效等得到充分强化。  这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影片。导演和主创人员充分发挥了想像力,在影片重构历史空间,把白色的丧服作为鬼魂的服装,注意利用视觉营造恐怖感。精细的制作辅以有张力的故事,一部全新感觉的恐怖影片宣告诞生。  “新一代的代表影星”加“正宗韩国恐怖”,催生全新感觉的古装恐怖片!  《宫S》、《魔女柔熙》中的朴信惠和在熙变身“少女厉鬼”、“贵族书生”!  2007年春季活跃在荧屏上的两位新一代明星朴信惠和在熙在这部2007首部古装恐怖片中分别饰演女鬼和贵族书生,两人的古装造型将给观众带来全新的感觉。影片中朴信惠一人分饰两角,饰演满怀嫉妒和复仇心的冤魂妹妹和独自活在负罪感和恐惧中的姐姐。在熙扮演了集孪生姐妹两人的爱于一身的书生。作为影视双栖的年轻明星,在熙极具个性魅力,在凭借电影《空房子》获得青龙电影节男子新人奖后,演技也日臻成熟。  另外,《蓝色自行车》的梁镇宇和《广播明星》的韩余韵以精湛的表演和极大的热情为影片增添了活力。经常成为人们谈资的新一代明星们在这部以韩国式恐怖为特征的影片中合作,本身就吸引了很多的眼球。  [编辑本段]精彩花絮  能让韩国人共鸣的正宗的韩国式恐怖!  《月下的恐怖墓地》、《女哭声》之后消失20年的韩国式恐怖的复活!  上世纪60年代,韩国电影进入全盛期,恐怖电影处于当时辉煌的中心。但是以《月下的恐怖墓地》为代表的韩古装恐怖影片自80年代《女哭声》(1986年)问世之后就销声匿迹了。这类恐怖片描绘了生活的悲喜、生者与死者的和解、及在畏惧与惊恐之余对人自身的反省。  其后残忍和非人性的好莱坞恐怖影片在韩国电影市场上大行其道。进入90年代以来,《女高怪谈》、《蔷花红莲》等恐怖片再次成为韩国电影的夏季主流类型,这些影片的特点是视角独特,通过捕捉现代社会日常生活中的恐怖对象,营造恐怖氛围。  而今,《传说的故乡》接过了1980年代后一蹶不振的韩国式恐怖电影的接力棒,且以一种比过去更为成熟的主题意识,在影片中融入更为先进的电脑特技、拍摄技巧、及音效技术,使传统恐怖形象得以创新。  韩国人畏惧的“少女鬼”片中重现!  白色丧服、披散的头发、渗着血的冷笑……韩国的传统恐怖形象“少女鬼”!  近年来韩国人在被贞子等泊来恐怖形象弄得毛骨悚然、彻夜不眠的同时,渐渐地忘记了韩国的“托梦鬼”“少女鬼”“九尾狐”“无常鬼”等传统恐怖形象。在众多韩国传统恐怖形象中,故事最多的就是“少女鬼”。那个年代,婚姻对女性来说最为重要,于是以处女之身死去的灵魂变成的“少女鬼”就成了满心怨恨的冤魂的代表。  影片《传说的故乡》中,在韩国人脑海里恐怖印象根深蒂固的“少女鬼”以崭新的形象再生了!影片在传说中的原型基础上进行了果断的尝试:仿佛要从水池中冒出来似的缠在一起的黑色的头发、数十块布组成的飘飘的白色丧服裙子……极度的恐怖中“少女鬼”必将伴随着影片更久地植根于韩国人的灵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