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电影箭头讲的是什么

  1. 韩国电影最终兵器弓里的那款铲形箭头有什么功能
  2. 韩国电影最终兵器弓里的那款铲形箭头有什么功能
  3. 韩国电影最终兵器弓里的那款铲形箭头有什么功能?
  4. 电影《寄生虫》中,那块石头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吗?
  5. 电影《寄生虫》中,那块石头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吗?
  6. 有很多箭射向一个人那部电影是什么电影,箭头是蜥蜴形状的。貌似那个人还说了,我的王后,我的国家…

韩国电影最终兵器弓里的那款铲形箭头有什么功能

你好!

箭射出去的时候是在旋转着的,铲形箭头就起到造成类似于空腔的作用

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谢谢。

韩国电影最终兵器弓里的那款铲形箭头有什么功能

弓电影里双杀吊爆

韩国电影最终兵器弓里的那款铲形箭头有什么功能?

铲子箭属于重箭的一种,一般搭配清弓使用,用于近距离战斗,能起到很好的阻滞作用。清朝的弓是反曲复合弓,因为反曲弓的特点,磅数较高,可以射重箭。清军的弓箭兵战术和蒙古的不太一样,蒙古骑兵大多数以抛射为主,直射为辅,因此注重集团射击与射速,而清朝的弓骑兵正好相反,喜欢用硬弓重箭中近距离战斗(这可能与不同时代的装甲水平有关),因此清弓射速普遍偏慢(清弓的取箭射箭的手法就能看出)但是威力极大。清军弓箭手的箭囊里一般会配两类箭(不同颜色),一类是中等重量的尖头箭,抛射直射都可,一类是重箭(包括铲子箭)用于直射,平头箭对于向前冲锋的敌人能起到很好的阻滞作用,给自己的机动腾出空间,轻步兵中箭向后倒,轻骑兵中箭下马,往往重箭一轮后就要抽出马刀上去利用速度砍头了。蒙古刀锋利,擅长抹脖子,清刀厚重擅长砍头。

电影《寄生虫》中,那块石头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吗?

影片很明显的分成了两截,时间也很对称,从前一个小时的喜剧,经过一场夜雨后,变成一场人间惨事——死亡,与躲藏。一刷的观影过程,总是惊讶于故事的反转与意料之外,结尾又回到那些永远晾不干的袜子时——这两个小时的电影,也不过是场梦吧。电影结尾几天后的二刷,我终于明白了那奇怪的感受是什么。大概就是所谓的“钝痛”吧。用钝刀子砍在心口,不见伤口,也没有流血,但就是痛,看不到的痛,向别人也无法言说的痛。基宇的好友敏赫送来的那块能带来财运的石头,终究变成了压在基宇胸口却无法承担的欲望。这块总是在电影中有意无意的出现的石头,又何尝不是基宇全家的欲望。基宇去面试之前,妈妈忠淑在刷洗这块石头。在第一次全家讨论所谓“穷人气味”的时候,石头在父亲基泽的身后。紧接着醉汉又来闹事,基宇要拿这块石头去教训醉汉。还记得吗,敏赫来的时候醉汉也在闹事,当时他就抱着这块石头。再到雨夜在运动场避灾,基宇抱着那块石头说:最后石头成了凶器,砸在了基宇的头上。从财运到凶器,石头,成了基宇一家的不可承受的生命之重。就像是把没开刃的刀,砍在了基宇一家的心口,也砍在了观众的心口,那个无法言说的钝痛感,大概也是从这里来的。但好在,导演并没有仅仅把钝感给基宇一家,另外两个家庭,朴社长家与前保姆文光家,也是一样。有人说,《寄生虫》着力最多的就是阶层的刻画,我倒觉得,在电影里,“寄生虫”是谁,也是很值得讨论的。阶层的跨度带来的并不是贫贱的差别,而是,一种微妙的依附关系。富人朴社长一家四口,几乎对应着基宇一家四口,男主人的能力决定着全家的生活水平。朴社长家也不是人们印象中的富人,他们年轻有颜,有教养,有时还与下属开开玩笑,甚至他们的财富,可能也不是通过继承而是通过努力获得的。只要不“越线”,是谁在家里,其实,他们都无所谓。但是,家里是不能没有人的。没了保姆,不出一周,家里就会乱作一团;没了司机,夫妇两人就寸步难行;没了家庭教师,女儿的英语与儿子的心理就都没了引导。“更下面”的文光夫妻,用丈夫的话说:就靠一个“情”字活着呗。这句话对比起那声反复出现的“Respect!”就显得更加讽刺。地下的人依附于地上的财富,地上的人依附于地下的服务。只要,没有人“越线”。“寄生虫”是谁?你觉得呢?终于,当气味越了线,石头也要回到原来的位置。基宇有意无意的模仿着敏赫,追求多慧,赶走醉汉,甚至想象敏赫遇到同样的状况会怎样,但就像基婷说的,敏赫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要去的是更下面。”发现了吗,当石头回到水里,它立刻融入了周边的环境,没有一丝破绽。

电影《寄生虫》中,那块石头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吗?

相比奉俊昊以往的作品,这一部《寄生虫》无论是在戛纳还是观众群体中获得如此高的评价,一方面我们认为是戛纳近几年评委口味的转变,另一方面也是国内评分体系的一种“通货膨胀”。不过虽然我们不认为这是奉俊昊最优秀的作品,却也是今年不可错过的一部影片。故事讲的是韩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但没讲阶级斗争,富人因为有钱,所以善良从容,根本看不见眼皮子底下的寄生虫,因为富人不需要争抢,他们身居上流生来就是是赢家。在下层的穷人群体里,有盲目崇拜富人,安于现状,不去想改变阶级属性的群体。只是主角一家这种想去改变现状的人,他们才是真正的痛苦,抢到的却是更下层人群的利益,再怎么折腾,也处于富人的平行世界,努力到最后却只能沦为更下流的群体。想要改变阶级属性寄生上流,就只能靠发梦了,所以这个故事才冷酷可怕。本质上是一部类型片,但奉俊昊的视听语言极其的精准,一直在利用空间内的高低调度两个阶级的状态。从剧本的角度,前一个小时有很多功能性的叙事节奏处理,但前后在隐喻性的细节上又处理的非常工整,一直在拿两个群体的生活细节做对比。在半夜和父亲对话的时候,基宇说现在不是他抱着石头不放而是说石头一直黏着他,就像是欲望已经让人产生了幻觉。他想用这个石头杀掉地下的女管家夫妻,让自己的计划能够持续进行,满足自己的欲望。但是承受不了欲望的重量(石头脱手),最后被欲望反噬(反被用石头砸伤)。石者,天地之骨也,骨贵坚深而不浅露。影片中,山水石是外露的向上欲望。人都是有欲望的,生命消耗在哪,欲望跟到哪。从豪宅逃回家回家救灾的时候,宋康昊抢救了妻子的奖牌(又是一个尊严的象征),而基宇是从水里捧出了石头,一直抱到了避难场所。而在电影结尾处把石头放回水中,仿佛成功晋升到了上流,还愿一样的行为。但在观众得知其实这一切都是基宇信中的幻想时,画面的意境则更像是当所有希望破灭以后,认命了一样,知道自己不过跟其它的普通石头没什么两样。前半段有多好笑,中间就有多悲伤,结尾就有多惊悚。娴熟的导演技法和精准有力的剧本令观影效果成为很多年以来我看到的最惊喜的了。奉俊昊摆出的问题是,穷人们很善良,富人们也很好。不同阶级的人们都在做着非常合乎自己身份的事,于是这种表面的善良根本无法成为矛盾的弥合剂,只会让矛盾越来越深。当双方都没有错的时候,那么错的究竟是谁呢。不是我带着这块石头,是这块石头死死地跟着我。钱像熨斗,能把人熨平,没有一丝褶皱。如果有钱,我会比他们还善良。这些精辟,俨然金句的老辣台词,也许很快会流行起来。

有很多箭射向一个人那部电影是什么电影,箭头是蜥蜴形状的。貌似那个人还说了,我的王后,我的国家…

历史上的匈奴单于冒顿,与这个有点相似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9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