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电影斑马讲的是什么

  1.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冒险》中为什么理查德。派克没有回头
  2. 斑马,斑马的背后是个怎样的故事
  3. 日本电影《斑马》的百度云,龙星凉演的那个
  4. 求一部电影,一个外国女孩从小跟森林里的动物长大,骑着一匹斑马是什么电影

    5

  5. 求一部电影,一个外国女孩从小跟森林里的动物长大,骑着一匹斑马是什么电影

    5

  6. 斑马,斑马的背后是个怎样的故事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冒险》中为什么理查德。派克没有回头

电影中讲了,斑马是佛教徒,猩猩是妈妈,鬣狗是厨子,老虎是派自己。

个人认为,老虎代表了派心中邪恶的一面,既然离开了,就不用回头了。

获救以后,一切重新开始。

纯属个人见解,昨晚才在影院看了。

斑马,斑马的背后是个怎样的故事

这个故事说起来很长,不过很真实。

老宋满眼深情地讲出这个故事的时候,酒桌那头的一个据说来自成都的胖子眼睛里亮了一下,老宋那被酒精刺激的大脑皮层颤抖了一下觉得不对劲,但是浑身酥麻的感觉像飞完叶子一样让人提不起精力去思考,他摇了摇头,那个胖子只是个装逼玩摄影的屌丝而已,他对自己说,然后提起老山城的瓶子对着满桌的新朋友咧着被点八中南海熏哑的嗓子喊,干了,今天演出多亏大家了!

老宋是个民谣歌手,高中那会儿他看上一个蒲公英一样温暖柔软每天带着耳机的姑娘,在姑娘那黑色的长发飘飘里他第一次摸到吉他——他想让姑娘的耳机里放着自己的歌,终于在那年的秋分被姑娘正式拒绝。因为他是个胖子,他默默地想,也许胖子是没有拥有爱情的权力的。

他上了大学,开始了自己的民谣创作,很正式,甚至在豆瓣申请了自己的独立音乐人小站,那一年李志很火,每一个文艺青年或者小清新都会哼上一两句谁的父亲死了请你告诉我如何悲伤或者我看见你靠在窗口沉默路过了青春我们还拥有什么。老宋渐渐觉得自己选择这条路或许也是正确的,起码比窝在学校背什么毛概好吧,于是他想离开学校,像每一个北漂一样混迹在北影厂周围或者浪荡在鼓楼边儿上,弹琴唱歌安享青春。可是,妈的可是,每一个好的故事都有一个你想不到的转折,它会像一根鱼骨头卡在你的喉咙口让你的喉结上下滚动却又无可奈何。

他遇到一个姑娘。

马儿来到北京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刚刚两个月,她不知道她该怎么生活下去,应该说是怎么生存下去。北京很大,大得看不到边,满眼的都是插进云里的大楼和像家乡那条小河一样湍急的人群,每个人都在忙碌,忙不完一样,她却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每天早晨醒来都会盯着北京东方火红的颜色,除了这个时间之外北京的天都是灰色的,像爸爸嘴里吐出的烟,那么轻,那么安静。

马儿哭了,因为她又想起了爸爸。她才初二,像每一个含烟的少女一样,她会看明星杂志,梦想着会有一个帅到死的王子穿着白色的礼服在水晶教堂里给她戴上精致的钻戒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我爱你,可是这一切都被那个男人打碎了,像一面剔透的镜子碎在家乡那块儿不大的土地上,溅起来的玻璃碴子狠狠地扎进她那颗稚嫩的心,连带马儿心里的所有美好和幻想,都已经千疮百孔。

她现在在一个大学边儿上卖水果,每天早晨的时候她把每一个水果用棉布擦干净然后摆在学生必经的街旁,马儿会安静地看着大地东方的红色,大楼太高了,她不知道自己多久没看到正在升起的太阳了,晚上的时候她把没卖出去的水果小心翼翼地放进铺着报纸的竹篓里然后在她租住的摊位里面搭盖的木棚里轻轻地躺下,沾着水果香味的手覆在肚子上的时候泪就像沸腾的水涌出眼眶。

老宋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甚至连哪个院系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每个周末的下午他在操场边儿上的树下弹琴的时候她总会在炉渣铺的跑道上蹦蹦跳跳地像只小马一样跑过,晶莹莹的汗滴在她俏皮的鼻尖闪着耀眼的光芒,有时候她会停下来听老宋唱歌,那时候老宋还在抽大前门,银灰色的烟从老宋的嘴里随着沙哑的歌声吐出来,姑娘总会可爱地揉着鼻子转身接着在跑道上一圈一圈蹦蹦跳跳。

老宋那颗忐忑的心在姑娘转身离开后慢慢放下来,被姑娘盯住的时候老宋感觉这几年的琴都白练了,手指僵硬地连弦都按不实了。他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像看到高中拒绝他的那个蒲公英姑娘一样,这个像匹小马一样的姑娘盈盈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也柔软地像要化了一样,蜜糖蜜糖,或者是棉花糖。

大学的老宋还是个胖子,甚至还留起胡子,每一个胖子心里的最深处都是自卑的,特别是面对自己心爱的姑娘,他不知道那个多年后在重庆酒桌上见到的那个眼神傲慢的屌丝胖子的内心深处是不是这样,但老宋还是怂了。他给姑娘弹《恋曲80》和《模范情书》,那些在宿舍里弹的流氓歌曲早就被他抛在遥远的被一个老人画圈诅咒的南海边,姑娘听歌的时候他再也不会抽烟了,那棵梧桐树的叶子也忽啦啦地动着,哪怕上面爬满了绿油油的芝麻虫。老宋想对姑娘说我喜欢你的长头发和笑的时候眯起来的眼睛,但是老宋下意识摸了摸烟盒又不好意思收回手来,对姑娘说了第一句话,我给你唱首《来自我心》吧。

最后老宋唱了一首《恋恋风尘》。

马儿在周末的下午会去这所大学的操场走走,她羡慕这些哥哥姐姐,可以欢笑着走在自己喜欢的路上,坐在玻璃罩着的教室里看书写字,那么明亮。操场边上的梧桐树下总会有个胖子坐在那里拿着一把贴满画纸的破吉他低声唱着好听的歌,他的嗓子有点哑,像十年没有喝过水一样,胡子拉碴地也像十年没有刮过一样,这时候马儿又想起了爸爸,他的胡子也会扎人。

胖子的歌真的很好听,后来她离开北京去丽江之前是舍不得的,可能就是因为害怕再也不会听到这么好听的歌了吧。胖子也会抽烟,那些抽进去的烟在他唱了好久的歌以后才会慢慢吐出来,过了好久马马儿依旧会惊讶地看着这个神奇的现象出神,最后她用胖子的肚子大里面肯定能存好多东西来给自己解释。但大多数的时候她会在胖子沙哑的歌声里看着袅袅的烟想起爸爸,然后泪水就不自禁地流出来掉在炉渣铺成的跑道上,然后转身跑走,像要逃离那一个黑暗的夜晚,那夜的风那么凉。

马儿跑回水果摊的木棚里极力忍住哭出的声音,北京太大了,真的太大了,却连一个自己放肆大哭的地方都没有,她终于有了离开这里的想法,依旧找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但是要有宽阔的天和地,足够容下自己心里积蓄很久很久的哭声。

老宋在心里叫那个姑娘马儿,因为她跑步的样子实在像一匹小马,想到这儿老宋笑了笑,因为他还没有见过小马跑步的样子,但是这又如何,在他心里马儿跑步的样子就是小马跑步的样子,俏皮又可爱,阳光满溢。

老宋毕业的时候比往常还要悲伤,他对自己说这次再见就真的只是他妈的再见了,他必须跟马儿说我喜欢你很久了,直截了当不再拖泥带水装文艺,他穿着邪教道袍一样的博士服拎着那把破吉他坐在那棵梧桐树下弹了一下午《爱的箴言》,可是马儿再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老宋低着头看着眼泪滴在琴箱上把那些画质氤氲成灰色,像北京的天一样。老宋在他眼前出现幻觉的深夜离开那个他坐了四年的地方,因为他已经饿得不行了。

再见大学,再见梧桐树,再见操场,再见青春,再见马儿。

再见,那落了一地的芝麻虫。

马儿在那个男人来到北京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巨大的荒原,她选定丽江,因为她喜欢《一米阳光》里的川夏,她觉得在玉龙雪山和自己或许早就死去的青春一起尘封起来或许会让她更加坦然地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生活。

她看到那个男人给自己发的信息,“马儿,都是爸爸不对,爸爸再也不喝酒了,求你跟爸爸回去好吗?”马儿再也止不住地哭出声来,老天爷在这个时候或许该下一场雷阵雨,来遮挡住这个可怜姑娘最委屈的生命。马儿的力气耗尽的时候哭声终于停下来,她挣扎着从床上滚到地上,慢慢收拾好能带走的东西,在北京的太阳升起之前坐上了那趟开往南方的火车。

一直往南方开,一直往南放开,马儿在火车开过的旷野里终于看到了久违的朝阳,一点也不刺眼,马儿的泪水却再也不想睁开地闭上,泪水顺着她长长的睫毛滚下来,阳光打在脸上的时候她睁开眼,过去的过往,没来到的未来,仿佛都已经被这清澈的阳光蒸腾干净。

老宋终于出门了,他的歌终于在一一年这个民谣复苏的时代得到众人的认可,他也可以像李志那样无比得瑟地对歌迷说六扇门里太龌龊不如六根弦取磊落,没人知道他苦逼的过往,也没人再去关注他苦逼的过往,他跟老马或者老二聊聊谁拍的果儿很鲜嫩而不是哪儿的羊肉串又便宜又好下酒。但是只有老宋自己知道他还一直想着马儿,他把自己伪装在一个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脱俗样子好骗一个又一个的高级果儿,可是每场演出里他都会在台下的人群里寻找那双笑起来会眯着的眼睛和风里飘扬的长发,每个深夜都会在中南海混合烟气的笼罩里轻轻地叫着马儿。

马儿,马儿。

老宋去丽江演出之前去了一趟太原,他和老二说起这场柏拉图式的爱情,老二在酒后跟他说你这不算柏拉图,柏拉图式的爱情是精神上的恋爱,你这算毛。老宋喷着烟哈哈大笑着说别扯了,柏拉图式的爱情是还没有开始就结束的爱情。最后俩人醉倒在并州路上,一个少年低着头走过他俩身边,不知去向哪里。

马儿来到丽江的时候她的孩子出生了,车站的工作人员把她送到医院的时候她看着窗外无比蓝的天和无比白的云,心一下轻松下来,她忽然想起来那个唱歌的胖子,她听了他唱了八个月的歌,终于在这个夏天来临后离开她这辈子或许再也回不去的回忆,她想其实找个胖子做孩子的父亲或许会很好。

马儿给孩子起的名字叫马路,因为一个初中还没毕业的孩子只是觉得自己的孩子应该一生走平路而不像自己一样坎坷。她在丽江的束河租了一个小房子,她不知道该把这个房子规划成一个什么样的店铺好让自己和自己的孩子生存下去,但是她还是把“一棵树”写在一块木板上然后挂在房子外面,因为马儿在《一米阳光》里看到川夏对金正武说丽江是爱情的象征,也许爱情会像一棵树一样可以依靠可以长大可以永恒。

老宋来到丽江演出的时候是在一个叫做“一棵树”的小酒吧,也可能不能称之为酒吧,因为太小了,那天来了三十多个人,可是有一半是在“一棵树”外面听的。老宋在一张铺在地上的竹席上坐下,然后弹琴,点烟,唱歌。他看到“一棵树”的老板娘,有点眼熟,明亮的眼睛像马儿一样,也有着像马儿一样的黑色长发,却年轻得让人吃惊。演出结束后老宋才知道老板娘也叫马儿,也来自北方。

马儿看着这个自己听了八个月唱歌的胖子,他不认识自己,也是,那时候他一直给常常盯着站在他对面的姐姐,马儿牵着马路挤到“一棵树”的外面,仰头看着南方最安详的月亮,耳朵里是胖子那熟悉的歌声。

“斑马斑马,你不要睡着啦

再给我看看你受伤的尾巴

我不想去触碰你伤口的疤

我只想掀起你的头发

斑马斑马 你会记得我吗

我是强说着愁的孩子啊

斑马斑马 你睡吧睡吧

我把你的青草带回故乡”

日本电影《斑马》的百度云,龙星凉演的那个

百度云盘似乎发不了,应该是屏蔽的,那个电影很血腥。如果给你磁力链接,自己能下载本地吗?另外,哥哥太爱我怎么办,你还要吗?免费。

求一部电影,一个外国女孩从小跟森林里的动物长大,骑着一匹斑马是什么电影

5

联邦德国 1982 热带丛林历险记

求一部电影,一个外国女孩从小跟森林里的动物长大,骑着一匹斑马是什么电影

5

是这一部:Sheena(1984)

斑马,斑马的背后是个怎样的故事

这个故事说起来很长,不过很真实。

老宋满眼深情地讲出这个故事的时候,酒桌那头的一个据说来自成都的胖子眼睛里亮了一下,老宋那被酒精刺激的大脑皮层颤抖了一下觉得不对劲,但是浑身酥麻的感觉像飞完叶子一样让人提不起精力去思考,他摇了摇头,那个胖子只是个装逼玩摄影的屌丝而已,他对自己说,然后提起老山城的瓶子对着满桌的新朋友咧着被点八中南海熏哑的嗓子喊,干了,今天演出多亏大家了!

老宋是个民谣歌手,高中那会儿他看上一个蒲公英一样温暖柔软每天带着耳机的姑娘,在姑娘那黑色的长发飘飘里他第一次摸到吉他——他想让姑娘的耳机里放着自己的歌,终于在那年的秋分被姑娘正式拒绝。因为他是个胖子,他默默地想,也许胖子是没有拥有爱情的权力的。

他上了大学,开始了自己的民谣创作,很正式,甚至在豆瓣申请了自己的独立音乐人小站,那一年李志很火,每一个文艺青年或者小清新都会哼上一两句谁的父亲死了请你告诉我如何悲伤或者我看见你靠在窗口沉默路过了青春我们还拥有什么。老宋渐渐觉得自己选择这条路或许也是正确的,起码比窝在学校背什么毛概好吧,于是他想离开学校,像每一个北漂一样混迹在北影厂周围或者浪荡在鼓楼边儿上,弹琴唱歌安享青春。可是,妈的可是,每一个好的故事都有一个你想不到的转折,它会像一根鱼骨头卡在你的喉咙口让你的喉结上下滚动却又无可奈何。

他遇到一个姑娘。

马儿来到北京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刚刚两个月,她不知道她该怎么生活下去,应该说是怎么生存下去。北京很大,大得看不到边,满眼的都是插进云里的大楼和像家乡那条小河一样湍急的人群,每个人都在忙碌,忙不完一样,她却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每天早晨醒来都会盯着北京东方火红的颜色,除了这个时间之外北京的天都是灰色的,像爸爸嘴里吐出的烟,那么轻,那么安静。

马儿哭了,因为她又想起了爸爸。她才初二,像每一个含烟的少女一样,她会看明星杂志,梦想着会有一个帅到死的王子穿着白色的礼服在水晶教堂里给她戴上精致的钻戒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我爱你,可是这一切都被那个男人打碎了,像一面剔透的镜子碎在家乡那块儿不大的土地上,溅起来的玻璃碴子狠狠地扎进她那颗稚嫩的心,连带马儿心里的所有美好和幻想,都已经千疮百孔。

她现在在一个大学边儿上卖水果,每天早晨的时候她把每一个水果用棉布擦干净然后摆在学生必经的街旁,马儿会安静地看着大地东方的红色,大楼太高了,她不知道自己多久没看到正在升起的太阳了,晚上的时候她把没卖出去的水果小心翼翼地放进铺着报纸的竹篓里然后在她租住的摊位里面搭盖的木棚里轻轻地躺下,沾着水果香味的手覆在肚子上的时候泪就像沸腾的水涌出眼眶。

老宋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甚至连哪个院系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每个周末的下午他在操场边儿上的树下弹琴的时候她总会在炉渣铺的跑道上蹦蹦跳跳地像只小马一样跑过,晶莹莹的汗滴在她俏皮的鼻尖闪着耀眼的光芒,有时候她会停下来听老宋唱歌,那时候老宋还在抽大前门,银灰色的烟从老宋的嘴里随着沙哑的歌声吐出来,姑娘总会可爱地揉着鼻子转身接着在跑道上一圈一圈蹦蹦跳跳。

老宋那颗忐忑的心在姑娘转身离开后慢慢放下来,被姑娘盯住的时候老宋感觉这几年的琴都白练了,手指僵硬地连弦都按不实了。他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像看到高中拒绝他的那个蒲公英姑娘一样,这个像匹小马一样的姑娘盈盈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也柔软地像要化了一样,蜜糖蜜糖,或者是棉花糖。

大学的老宋还是个胖子,甚至还留起胡子,每一个胖子心里的最深处都是自卑的,特别是面对自己心爱的姑娘,他不知道那个多年后在重庆酒桌上见到的那个眼神傲慢的屌丝胖子的内心深处是不是这样,但老宋还是怂了。他给姑娘弹《恋曲80》和《模范情书》,那些在宿舍里弹的流氓歌曲早就被他抛在遥远的被一个老人画圈诅咒的南海边,姑娘听歌的时候他再也不会抽烟了,那棵梧桐树的叶子也忽啦啦地动着,哪怕上面爬满了绿油油的芝麻虫。老宋想对姑娘说我喜欢你的长头发和笑的时候眯起来的眼睛,但是老宋下意识摸了摸烟盒又不好意思收回手来,对姑娘说了第一句话,我给你唱首《来自我心》吧。

最后老宋唱了一首《恋恋风尘》。

马儿在周末的下午会去这所大学的操场走走,她羡慕这些哥哥姐姐,可以欢笑着走在自己喜欢的路上,坐在玻璃罩着的教室里看书写字,那么明亮。操场边上的梧桐树下总会有个胖子坐在那里拿着一把贴满画纸的破吉他低声唱着好听的歌,他的嗓子有点哑,像十年没有喝过水一样,胡子拉碴地也像十年没有刮过一样,这时候马儿又想起了爸爸,他的胡子也会扎人。

胖子的歌真的很好听,后来她离开北京去丽江之前是舍不得的,可能就是因为害怕再也不会听到这么好听的歌了吧。胖子也会抽烟,那些抽进去的烟在他唱了好久的歌以后才会慢慢吐出来,过了好久马马儿依旧会惊讶地看着这个神奇的现象出神,最后她用胖子的肚子大里面肯定能存好多东西来给自己解释。但大多数的时候她会在胖子沙哑的歌声里看着袅袅的烟想起爸爸,然后泪水就不自禁地流出来掉在炉渣铺成的跑道上,然后转身跑走,像要逃离那一个黑暗的夜晚,那夜的风那么凉。

马儿跑回水果摊的木棚里极力忍住哭出的声音,北京太大了,真的太大了,却连一个自己放肆大哭的地方都没有,她终于有了离开这里的想法,依旧找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但是要有宽阔的天和地,足够容下自己心里积蓄很久很久的哭声。

老宋在心里叫那个姑娘马儿,因为她跑步的样子实在像一匹小马,想到这儿老宋笑了笑,因为他还没有见过小马跑步的样子,但是这又如何,在他心里马儿跑步的样子就是小马跑步的样子,俏皮又可爱,阳光满溢。

老宋毕业的时候比往常还要悲伤,他对自己说这次再见就真的只是他妈的再见了,他必须跟马儿说我喜欢你很久了,直截了当不再拖泥带水装文艺,他穿着邪教道袍一样的博士服拎着那把破吉他坐在那棵梧桐树下弹了一下午《爱的箴言》,可是马儿再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老宋低着头看着眼泪滴在琴箱上把那些画质氤氲成灰色,像北京的天一样。老宋在他眼前出现幻觉的深夜离开那个他坐了四年的地方,因为他已经饿得不行了。

再见大学,再见梧桐树,再见操场,再见青春,再见马儿。

再见,那落了一地的芝麻虫。

马儿在那个男人来到北京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巨大的荒原,她选定丽江,因为她喜欢《一米阳光》里的川夏,她觉得在玉龙雪山和自己或许早就死去的青春一起尘封起来或许会让她更加坦然地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生活。

她看到那个男人给自己发的信息,“马儿,都是爸爸不对,爸爸再也不喝酒了,求你跟爸爸回去好吗?”马儿再也止不住地哭出声来,老天爷在这个时候或许该下一场雷阵雨,来遮挡住这个可怜姑娘最委屈的生命。马儿的力气耗尽的时候哭声终于停下来,她挣扎着从床上滚到地上,慢慢收拾好能带走的东西,在北京的太阳升起之前坐上了那趟开往南方的火车。

一直往南方开,一直往南放开,马儿在火车开过的旷野里终于看到了久违的朝阳,一点也不刺眼,马儿的泪水却再也不想睁开地闭上,泪水顺着她长长的睫毛滚下来,阳光打在脸上的时候她睁开眼,过去的过往,没来到的未来,仿佛都已经被这清澈的阳光蒸腾干净。

老宋终于出门了,他的歌终于在一一年这个民谣复苏的时代得到众人的认可,他也可以像李志那样无比得瑟地对歌迷说六扇门里太龌龊不如六根弦取磊落,没人知道他苦逼的过往,也没人再去关注他苦逼的过往,他跟老马或者老二聊聊谁拍的果儿很鲜嫩而不是哪儿的羊肉串又便宜又好下酒。但是只有老宋自己知道他还一直想着马儿,他把自己伪装在一个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脱俗样子好骗一个又一个的高级果儿,可是每场演出里他都会在台下的人群里寻找那双笑起来会眯着的眼睛和风里飘扬的长发,每个深夜都会在中南海混合烟气的笼罩里轻轻地叫着马儿。

马儿,马儿。

老宋去丽江演出之前去了一趟太原,他和老二说起这场柏拉图式的爱情,老二在酒后跟他说你这不算柏拉图,柏拉图式的爱情是精神上的恋爱,你这算毛。老宋喷着烟哈哈大笑着说别扯了,柏拉图式的爱情是还没有开始就结束的爱情。最后俩人醉倒在并州路上,一个少年低着头走过他俩身边,不知去向哪里。

马儿来到丽江的时候她的孩子出生了,车站的工作人员把她送到医院的时候她看着窗外无比蓝的天和无比白的云,心一下轻松下来,她忽然想起来那个唱歌的胖子,她听了他唱了八个月的歌,终于在这个夏天来临后离开她这辈子或许再也回不去的回忆,她想其实找个胖子做孩子的父亲或许会很好。

马儿给孩子起的名字叫马路,因为一个初中还没毕业的孩子只是觉得自己的孩子应该一生走平路而不像自己一样坎坷。她在丽江的束河租了一个小房子,她不知道该把这个房子规划成一个什么样的店铺好让自己和自己的孩子生存下去,但是她还是把“一棵树”写在一块木板上然后挂在房子外面,因为马儿在《一米阳光》里看到川夏对金正武说丽江是爱情的象征,也许爱情会像一棵树一样可以依靠可以长大可以永恒。

老宋来到丽江演出的时候是在一个叫做“一棵树”的小酒吧,也可能不能称之为酒吧,因为太小了,那天来了三十多个人,可是有一半是在“一棵树”外面听的。老宋在一张铺在地上的竹席上坐下,然后弹琴,点烟,唱歌。他看到“一棵树”的老板娘,有点眼熟,明亮的眼睛像马儿一样,也有着像马儿一样的黑色长发,却年轻得让人吃惊。演出结束后老宋才知道老板娘也叫马儿,也来自北方。

马儿看着这个自己听了八个月唱歌的胖子,他不认识自己,也是,那时候他一直给常常盯着站在他对面的姐姐,马儿牵着马路挤到“一棵树”的外面,仰头看着南方最安详的月亮,耳朵里是胖子那熟悉的歌声。

“斑马斑马,你不要睡着啦

再给我看看你受伤的尾巴

我不想去触碰你伤口的疤

我只想掀起你的头发

斑马斑马 你会记得我吗

我是强说着愁的孩子啊

斑马斑马 你睡吧睡吧

我把你的青草带回故乡”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9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