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影评

《面纱》影评:拨开虚伪的面纱,窥探人性中的“善”与“暖”

威廉·萨默塞特·毛姆被公认为是20世纪在世界范围内流行最广,最受欢迎的英国作家之一。很多人提到毛姆都会想到他的经典作品《月亮和六便士》、《人生的枷锁》、《寻欢作乐》等,而《面纱》作为毛姆最为争议的小说,虽未广泛流传,但却深受广大女性读者的喜爱。有人称《面纱》是低配版的《包法利夫人》,因为小说中的女主人公们都梦想着拥有传奇式的完美爱情,但最终却被爱的人辜负和伤害。

深度解读《面纱》:拨开虚伪的面纱,窥探人性中的“善”与“暖”

作为今天我们所探讨的《面纱》,它主要讲述的是英国女子凯蒂因为不堪父母的逼婚,在无奈之下嫁给了细菌学家瓦尔特,一路跟随瓦尔特来到陌生的国度香港,她以为会享受到婚后的甜蜜和呵护,但却伴随着是无尽的空虚和寂寞。直到一位英俊、潇洒的唐生闯入她的世界,才让她的世界有了一丝光亮和色彩。她深爱着唐生,像飞蛾扑火般那样追逐着自己的爱情,即使知道这段感情违背社会道德和伦理规则,但她全然不顾。直到东窗事发,寻求唐生庇护,但自私的唐生却露出了虚伪的面纱,这时,她才看到她所捍卫的爱情只是昙花一现般惹人啼笑。无奈之下,她跟随她的丈夫来到瘟疫肆虐的中国南方小镇湄潭府,在这里她看到了生命的无常,同时也感受到了人性中除了虚伪、阴暗和冷漠,还有“善良”和“温暖”,她一点点靠近,一点点挖掘。

深度解读《面纱》:拨开虚伪的面纱,窥探人性中的“善”与“暖”

《面纱》作为毛姆少有以中国为背景创作的短篇小说,文中对中国人物的刻画、心理和环境的描写,都带有一种西方式的“中国想象”。法国形象学家巴柔曾经指出:“一切形象都源于对“自我”与“他者”、“本土”与“异域”关系的自觉意识之中。”中国在毛姆笔下成为了一种被虚化了的审美对象,通过对这个审美对象的描写,来实现西方文化“自我”的投射,最终来达到反射西方文学与社会的愿望。凯蒂作为毛姆笔下悲剧的女主人公,虽然冷漠的原生家庭、淡然的夫妻关系,曾一度消解着这个女人活着的希望和勇气,但湄潭府一行,不仅让凯蒂感受到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更让她看到了笼罩在虚伪面纱之下人性中的“善”与“暖”。今天我们就从她的原生家庭和夫妻关系,一点点剖析毛姆所写这部小说的主要目的和他所要弘扬的真实主题。

1. 冷漠、无爱、不知自省的原生家庭,必将酿造“自杀式”的自我毁灭

作为本小说的女主人公凯蒂,她不幸的婚姻生活与她原生家庭有着很大的关系。她的母亲贾斯汀太太是一个尖酸刻薄,野心勃勃,却又吝啬而愚蠢的女人。她做事没有主见,当她的爸爸说,伯纳德·贾斯汀前途无量和他结婚一定会很幸福,贾斯汀太太没有想就直接答应了这桩婚事。婚后丈夫不思进取,没有志向和目标,她失望之极,于是把希望寄托到女儿身上,她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凯蒂,一个是多丽丝。凯蒂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眼睛又大又黑,水汪汪的,很有精神,棕色的鬓发中略微透出点红,牙齿精致,皮肤娇美。而反观多丽丝鼻子长、身材差、舞跳得还烂。作为母亲只能把光耀门楣的心理期望寄托到凯蒂身上,她不是为女儿寻求一桩好的婚姻,而是一桩闪耀的婚姻。

丈夫忍受妻子的责骂,一点点爬到了王室的法律顾问,但收入却比以前少了一半,而这一切又成为贾斯汀太太新的批判焦点,而她的女儿也从心底里鄙视着自己的父亲,父亲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一个赚钱和满足他们心理愿望的工作机器。

深度解读《面纱》:拨开虚伪的面纱,窥探人性中的“善”与“暖”

通过凯蒂这个冷漠、无爱的原生家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病态式”的夫妻关系和不恰当的婚姻理念。我国知名心理学家武志红老师在《中国式的情与爱》说:“为什么现在离婚率居高不下,因为对很多人来说,结婚的原因只是由于自己心里有太多原生家庭的“不满足”和对现实利益的不安全,自己在心理上还是个需索无度的“孩子”。于是婚姻便成了“父母”,结婚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来要”,而不是“来给”。婚姻里种种的不可爱,是因为初心不是由于“我爱你”,而是来自“你给我”。在这样病态式的婚姻理念下,贾斯汀太太不仅埋葬了自己的婚姻,也影响了下一代正确婚姻理念的建立。

凯蒂作为他们的女儿,在不自觉中成了他们病态式婚姻理念下的牺牲品,二十五岁那年,凯蒂仍未嫁出去。贾斯汀太太怒不可竭,她问她还想让她的父亲养她多久?而这时,恰好传来多丽丝订婚的消息,在惊慌之下,凯蒂嫁给了认识不到两周的沃尔特。其实凯蒂的选择无疑是“自杀式”的自我毁灭,她婚后的的“悲与苦”和她的原生家庭有着很大的关系。她的妈妈过于看重物质,如身份、地位、金钱,而把感情中最重要的精神交流却省略消除,所以在这段感情生活中,凯蒂是重新延续了母亲贾斯汀太太在婚姻里的疲惫、失望和无聊。

斯科特·派克在《少有人走的路》中说:“父母的爱是珍贵的礼物,若子女无法从父母处获得,则终其一生都将苦苦追求,然则哪怕鏖战一生,也常常以失败告终。”就像《欢乐颂》里的樊胜美,《都挺好》里的苏明玉以及《安家》里的房似锦,他们终其一生,都在自我疗愈,如果贾斯汀太太在婚姻里多一点理解和自省,多给丈夫和孩子一点关心,多培养孩子们在处事方面的判断力、选择力和理解力,那么凯蒂一定不会以一个悲剧女主角的命运被爱情辜负和伤害。

2. “相敬如宾”式的礼貌婚姻,必将让感情中的你我渐行渐远

尤瓦尔赫拉利说:“我们的一生之中,有时候我们伤害别人,或者被伤害;有时候我们同情别人,或者被同情。如果你去注意体会这些伤害、同情的感觉,你就会越来越敏感,那么这种体验对你来说就是一种很好的道德知识,逐渐你就会分辨对错,成为更有智慧的人,这就是人生的旅程。”

其实凯蒂和沃尔特的结合从一开始,就已注定是以悲剧性的故事收尾。那句“死的是一只狗”的经典发问,让我们看到沃尔特在爱情里的卑微和无措,他深深爱着凯蒂,而凯蒂却辜负了他的深情。凯蒂其实悲剧婚姻下的受害者,她选择和沃尔特结婚不是因为爱情,只是因为逃离,她要逃离母亲的逼婚和冷嘲热讽,她要逃离沦为妹妹多丽丝伴娘时的窘境和尴尬,她要逃离因为年纪而成为周围人谈笑风生背后的戏谑和讥讽。她选择和沃尔特结婚,她相信沃尔特可以带给她一种新的生活,一个未知的远方,于是,她伸出了她的手,走向了瓦尔特。

瓦尔特虽然聪明,但缺少趣味,他性格上的过分矜持和自制其实一点点在伤害着他们的婚姻。他们结婚两年,但对彼此的了解却知之甚少。凯蒂生性活泼,喜欢一天到晚说个不停,而他总是不予唿应,每次都以沉默应对。他像对待客人那般礼貌来对待自己的妻子,每次凯蒂进屋时,他总要站起来,她下车时,他总要上去搀扶她一把,碰巧在路上遇到她时,他也会脱帽致敬,出屋时,他总是急不可耐为他开门,不敲门他是不会踏进她的卧室或周围一步的,他对待凯蒂不像男人对待他们的妻子那样。瓦尔特这种过度矜持和“相敬如宾”式的礼貌方式,对待外人尚可,但对待自己的妻子,就稍显冷漠和淡然。如果说凯蒂出轨,违背了婚姻关系中最重要的忠诚,而瓦尔特对待妻子相敬如宾式的方式、方法,才是真正杀害他们婚姻的一把利剑。

深度解读《面纱》:拨开虚伪的面纱,窥探人性中的“善”与“暖”

这种无爱婚姻的结合本就粗糙和不堪一击,再加上缺少维护和经营,必定走向灭亡。也许在外人看来,这种在世俗框架中无爱的婚姻模式虽非两情相悦,真心相爱,但却“每当户对”,理应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可是在毛姆笔下,这样的婚姻基本上只剩下虚伪和矫饰,常常留给自己和后人是一颗难以下咽的苦果,又或者是比钱钟书笔下的“围城”更可怕的堡垒,身处堡垒中的男女,他们所呈现的却是与光鲜表面截然相反的触目惊心状态,他们在尝尽无爱婚姻的苦涩滋味后,极力地要冲出婚姻这个令人窒息的牢笼。凯蒂逃离了,但也被深深的伤害了。

毛姆的作品,很多都是以“出轨”和“赎罪”为道德主题,而且大部分故事也都是以悲剧结尾。凯蒂爱上了唐生,而唐生却把她推向了一个未知的远方。凯蒂、瓦尔特、唐生三人之间的爱情纠葛,让我们知道了选择伴侣,一定要慎重和理智,毕竟婚姻不是考试,不是到点交卷,草草了事,而是认真、有主见,有判断力的去选择自己的另一半。

3. “湄潭府”相遇人性中的“善”与“暖”

凯蒂遵守她和丈夫沃尔特的约定,和他一起前往“湄潭府”。他们乘着汽船在西河上逆流而上,刚开始,她以为他只是玩玩,开个玩笑什么的,可是当他们真的上了路,从西河上上了岸,乘着轿子穿行在乡下,她才知道他是认真的。她想不明白,也猜不透,不过现在她知道爱是什么了,套用一句法国谚语:她是他的主宰,他不爱他吗?这不可能。以前你爱一个人爱的很深,就因为她曾残忍地对待过你,你就不爱她了吗?她叫他受的苦还没有唐生让她受的苦多,如果他爱她,即使再多的水也不能将爱的火焰浇灭,如果他爱她爱到会心软。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可能了,瓦尔特在湄潭府每天都在“生”与“死”的战线上奔波,一大早出去,很晚才回来。

在湄潭府,无论从上校还是修道院的院长、修女,平民百姓,都对瓦尔特称赞有加,他诊治病人,整顿城市,净化水源,他凭借着一己之力,尽自己所能把这里的瘟疫扑灭。他犹如一个圣人般的存在,湄潭府的瘟疫得到了控制,而他自己却因为感染病毒,不幸去世。沃尔特的意外去世,其实并没有给凯蒂带来多少伤心和难过,因为从始至终,凯蒂都没有爱过眼前这个小个子男人。料理完丈夫的后世,她去了修道院,认识了威严的修道院院长,和一群富有爱心的修女们。修道院其实是一所孤儿收容所,在这里有患有脑积水的小女孩、有失去双亲的婴儿,有各种残疾和疾病困扰的无助小孩。修女们在这里从早忙到晚,平日里凯蒂几乎见不到他们,只有在那座空荡而简陋的教堂里做礼拜时才能看到。她看着眼前的孩子忙的不可开交的修女们,那一刻,她特别想投入到这个大家庭里,就像她所说:“身处修道院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被送往了另外一个世界,奇怪的是,这个世界即不存在于空间中,也不存在于时间中。那些空荡荡的屋子,白色的走廊,是那么平静,那么简朴,却似乎蕴含着某种遥远而神秘的气息。在这里,信念会将你点燃,仁爱会将你哺育,你会获得灵魂上的秀美,获得精神上的升华。”

深度解读《面纱》:拨开虚伪的面纱,窥探人性中的“善”与“暖”

每天早上,太阳刚出来不久,凯蒂就去修道院,直到西边的太阳将光洒满狭窄的小河和拥挤的平底船以后她才回到小平房。凯蒂觉得自己的心里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生长,那应该就是她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人性中的“善”与“暖”吧!因为曾经在凯蒂的意识观念里,她看到的只是父母冷漠、无爱、功利主义的婚姻观以及她和丈夫瓦尔特无趣、疲惫的婚姻生活,而现在她每天看到的都是无数天真、可爱的美丽笑脸和无数奔忙的美丽倩影,那一刻,她觉得,人活着,是要有她存在的意义的。最重要,她要成为自己的祈祷者、自己命运的掌陀人。不仅如此,她还要培养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独立、自由、勇敢、直率,不依赖别人而勇敢生活的人。太阳升起来了,驱散了晨雾,那条通向安宁的路,她好像牵着她的女儿一点点靠近,靠近。虽然毛姆笔下的女性总是以虚幻、美化或歪曲的人物形象出现在大众视野,看似不被亲近和接受,但其实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和意义。在这部小说中,毛姆运用了一个反差性的表现手法,通过前后差异化对比,让我们看到这些弱女子身上所蕴藏着可歌可泣的美好品质。

结语:

毛姆以其悲天悯人的情感关照,对道德冲突的敏感解析,对人性的尖锐反讽,对人类欲望、恐惧和悔恨等内在世界的准确建构,让这部小说超越了谈情说爱、花前月下的“初级阶段”,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被“边缘化”的女性她者,在经过亲情冷漠,爱情失意的人生困境之下,努力用人性中的“善”与“暖”来对抗人类面纱之下的“冷漠”与“虚伪”,最终她救赎了自己,也教导了女儿,完成了人生升华。

作者:天鹅湖上的小沐童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7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