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影评

王的男人影评: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姻缘《王的男人》主题曲.mp34:24

来自锦衣夜行君

一见孔吉误终身!当水仙花般的美少年揽镜自顾时,那双斜睨的细长眉眼掠过,满屏万种风情让多少人心中咯噔一下,心跳漏半拍。比阳刚多一份柔软,比阴柔少一点甜腻,如三春第一寸新绿,九秋第一绽素菊……美得叫人心慌,令人不忍亵玩。

2005年的电影《王的男人》中,孔吉颠倒众生。而演员李准基那超越性别羁绊,有别于阳刚与阴柔的中性美,更烙印进时代的审美记忆,至今无人能及!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一、平权︱从皮囊到灵魂重新定义男性气质,吻合了女性对男性的新审美偏好

影迷对孔吉的喜爱是现象级的。《王男》以朝鲜李氏王朝“燕山君”时期为背景,是一卷凄艳哀绝的乱世“宫廷浮世绘”。首映当天即创记录,最终全国总票房1230万2831人次,创造了韩国电影观影历史。而这,与“孔吉”的魅力息息相关。

《王男》是韩国电影史的丰碑。从艺术到时尚,影坛到政界,韩国到亚洲,再没有哪部电影能有如此空前绝后的社会影响。而《王男》的灵魂主演李准基,不仅在韩娱一举成名,甚至成为在文化输出层面,能代表国家形象高度的韩流顶级偶像!

开创韩式花美男时代的魅力男人,被命运镶嵌进时代的卷轴。甚至他站在那里就自成时代。没错,那伴随韩流侵袭,女性新男性审美意识崛起的时代……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李准基不仅是韩娱异数,也是亚洲流行时尚的意外。东方文化语境中,男性虽历来以白、雅为美,推崇文质彬彬、温柔敦厚的形象。然李准基之前,固然有“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种审美偏好的诠释,但过分精致的男性脸庞并不被看好。

因为审美观到底跟社会生活息息相关。东方男性审美价值观,事实上蕴含了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政治理想,与郎才女貌才子配佳人的审美理想。因此,男性审美固然偏阴柔但非以貌取人,主要还看气质。即君子要兼美:重德行、有才华、讲风骨。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而电影《王的男人》诞生地韩国,更是个父权色彩浓重,传统韩式儒家男性强势主导的国度。根深蒂固的父权观念影响下,男尊女卑早已是定论。“韩流”之初,时值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失业潮与权威感丧失导致“父权危机”成为韩国社会问题。

社会文化强调“鼓励丈夫”,召回强硬男性特质。对过去好时光的怀旧,父性情结与男性中心题材活跃起来,“霸道总裁爱上我”蔚然成风。很难想象,如此背景下,明显弱化父权气质的审美形象“孔吉”,靠“一美惊人”横空出世,有多难!

当时代的不安被理解成男性的不安,韩国影视热衷于安慰这种不安。因而,《王男》从男性中心电影中突围,李准基从阳刚型男中脱颖,是如此另类!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王的男人》票房成功近乎奇迹。不是当时最受欢迎的题材,也不展示强悍的男性气质,不提供怀旧空间与父性情节,甚至还不是符合全球标准的精良大片!然而,偏偏,这小成本制作的影片剑走偏锋,像场史无前例的飓风,席卷亚洲——

今天来回顾,90年代是韩国影视女性文化的黄金时代。展现女性风采的角色与有影响力女演员,启迪了一代女性的自我意识。然而伴随金融危机,批评女性自我实现欲望的话语重新得势。新保守主义导致影视中有魅力的女性形象几乎消亡。

《王的男人》的票房背后,是韩国女性的文化阉割之苦。被社会从正式生产领域驱除的女性,必须设计自己的生存战略,那就是作为消费主体存在。消费空间才是韩国女性重铸欲望,并从父权文化解放出来,享受“平等幻想”的唯一安全空间。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通过影视造梦,她们得以从逼仄的日常规范和父权影响中暂时摆脱,以自己的方式对决。于是,在逐利的资本助力下,女性日渐成为强有力的影视购买力。所以这个存在严重性别不公的国家,才会擅长“为女观众塑造理想的男性形象”着称。

“孔吉”的成功,反映了韩国女性与保守压抑的父权社会对抗的颠覆式文化反弹。但视野扩大到韩国以外,2005年也是中国时代审美极重要的分水岭。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2000年后,中国社会并没有韩国那么尖锐的性别矛盾。参与社会竞争的女性越来越思想独立,经济自主。与男性同场竞技的她们,因社会角色变化而大胆自信、雄心勃勃。男性特质增加,中性化审美流行,让女性体会到“无需男性赞同”的快感。

2005年,“帅美女”李宇春与“花美男”李准基遥相唿应,共同突破主流审美重重包围,打破社会长期的两性刻板定型,见证时代对于性别审美的包容。而女性为中性美打call的背后是男女平权的诉求,性别审美不过是应运而生的靶子。

无论是高压下的文化颠覆与反弹,还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王的男人》都生逢其时。所以才说,演员李准基是被命运镶嵌进时代卷轴的天选之子!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孔吉自然不是阳刚男子。他的倾世笑容曾惊艳时光,温柔岁月。诗一般的目光,花一样的笑靥,是如此干净、通透、温暖,有拈花一笑的能量,有纯真无邪的性感,简直足以令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唤醒着暴君心里残存的对温情的渴望……

但孔吉又绝不是媚俗女子。他对感情没有过度索求,没有哌噪与指摘。那赤子般心无旁骛的笑容里,既保留着男性的不羁,又有着女性的娇憨,让人感觉放松和释然。与其说他是当代女性的理想爱人,莫若说他更像是女人们的知己与理想自我。

女性敢动性别审美的固有价值观“奶酪”,这本身其实是件“挺美”的事。要知道,传统文化语境中男性的粗犷豪放,对应的是女性的柔弱依附。而挣脱性别歧视的藩篱,急速社会化适应的当代女性,早已是车我会开、钱我会赚、怪我会打!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而事实上,中性气质并非洪水勐兽。它兼具男性和女性气质特点,刚与柔、帅与美的风格杂糅交织,恰恰好诠释了发生根本性变化的,性别审美的文化内涵,那就是——美从”为悦己者容”的附和与讨好,过渡到更舒适更自由的“做我自己”!

瞧,“她时代”的她,无论是被资本套路,还是真实欲望表达,都是女性“比以往更忠诚于自己”的时代。不要怪女性从看重男性的“才”转向“颜”肤浅,事实上作为有经济底气的女性,她们的潜台词是:他只需给我爱情,面包我自己赚!

没错,无论是女性变得洒脱利落,或男性展现粗犷下的阴柔,都是作为女性意识觉醒的我们享受到的,时代所赋予的审美福利。而孔吉,恰恰好在这里。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二、耽美︱超越了繁衍的限制与世俗的羁绊,满足女性对完美爱情幻想的寄托

《王男》走了少有人走的路。乱世美男的角色并不讨好。男演员要从形象气质上挑战阴柔美已够为难,还要面对韩国父权文化底色的苛求。当初李俊益导演选新人出演亦是无奈。机缘巧合,遇见被主流男性审美排斥的李准基,真是时也,命也!

颜值已是天选,况且还有演技!演技尚有青涩的斧凿痕,但人物理解立体深刻。最终展现的“孔吉”形象堪称丰满动人。生就精致五官,却无一丝“娘”气!能在妩媚与清俊间任性切换,而这种无边界的灵性,撑起了李准基独特的角色塑造力。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多年来,韩剧题材风格不断变迁,目标收视群却始终不变。擅长浪漫的韩剧在全球范围俘获芳心无数。在韩剧造梦空间里,女性意志和审美偏好对男性气质塑造起着决定性作用。通过对类型化作品的反复创作,韩剧完成了理想男性的量化生产。

大热韩剧中的男主频频成为女影迷心中的“国民老公”。然而无论欧巴画风如何,男友力始终在线。但妩媚柔弱的“孔吉”,为何同样割春心如割春韭?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伴随女性购买力提升,耽美文化在亚洲大众文化场逐渐流行。“耽美”原意指耽于美、唯美主义。主要受众是女性,所以首要是满足女性审美需求。因此,故事中的男性不但要美,还要从皮囊到灵魂符合女性对男性的审美。

女性地位提高正在改变两性社会角色。时代颠覆了男性气概的传统定义。物质匮乏时强壮有力才能捕猎存活,而衣食无忧时赏心悦目更重要。So,以女性为中心的审美表现为对男性外表更挑剔:健壮魁梧的肉体重要,温柔好看的面庞也重要。

当女性不再屈从于以男性为中心塑造的审美观,她们就能根据自己喜好欣赏男性。以李准基为始,“韩式花美男”横空出世就集中反映了这种女性意志。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赏美男”是女性最好的驻颜术。心率增加、血流加速的多巴胺分泌,媲美有氧运动。年轻貌美的白衣少年,分分钟带人回裙裾飘飘的初恋年代。说白了,美少年既能满足女性审美体验,又能撩拨母性光辉,令她们享受充分的掌控欲与安全感。

孔吉是反串的优伶。他反串的梅香、绿水,都是女性反感的妖艳贱货。然而正因是反串,让女人无法计较,佩服之余倒心生敬慕。总之,他若是货真价实美女,自然叫人羡慕嫉妒恨。但恰恰是美男,反倒化解了性别竞争危机,让人我见犹怜……

满足了颜控,耽美还深谙“发糖”之道。与男性带有侵犯性的激情爱不同,女性更期待可持续的稳定的理想亲密关系。她们爱温存细腻、甜而不腻的糖。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王的男人》虽耽美却不是典型BL,更不是一锅同性情爱香艳的“炖肉”。游走边缘的情感不可说,一说皆是错。长生与孔吉之间尽管洇染情愫,却像写意水墨适当留白,无从定义。过于执着于卿卿我我的情爱,反拉低了这段关系深沉的质感。

缘分像高悬在半空的绳索。戏里,承载着醉生梦死的爱情。戏外,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可以做情比金坚的换命兄弟,但不能成为相顾惜的有情人。故事从绳上开始,也在绳上结束。那是好与坏,对与错,高与下之外,一枕岁月静好的黄粱梦。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而燕山君,纵欲的肉体早已疲沓了器官的荒淫。孔吉宛如他的贤者时间,只需清澈眼神,便胜过激情后柔软舒适的倦。高高在上的他怀着复杂心情凝视孔吉,眼神充满野性,却又暗藏温柔。他自知,之于自己的僵滞空洞,孔吉是一剂回春的药。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So,孔吉对暴戾荒淫的燕山君的悲悯与理解,是云泥之别的人生因苦难而纠缠碰撞出的共情。透过王的泪,他看到那叫李隆的孩子心底千疮百孔的世界。以及在这世界苟延残喘的,叫做“燕山君”的王的虚无与悲情!

喏,三个男人之间错综复杂的情,虽缠绵悱恻、哀婉动情,但干干净净,没有肉欲,一点儿都没有。就是这样清素的故事,却偏偏勾走了多少人的魂!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众所周知,现实中的爱情,在男女双方家庭、婚姻、经济等因素阻碍干扰下,往往掺着种种世俗杂质,极难纯粹。而耽美则必定爱情至上,那超越繁衍限制和世俗顾虑的爱情,干干脆脆。爱情,就只是爱情。没有利益勾兑,也没有婚姻裹挟。

而相对于因为性别影响,男女性在教育程度、资源掌控与经济基础上的现实落差,BL的爱情更有棋逢对手的登对感。漂亮而强大的灵魂相互爱慕,基于心灵沟通的理性爱情,谁能扛得住?不仅令女性倾羡,更成全了她们自我世界的投射啊。

再回到孔吉。尽管乱世中的美是伤人伤己的凶器,尽管乱世花免不了凄艳绽放与惨烈凋零,然而孔吉并不软弱!看似柔情缱绻,但男人终归还是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在孔武有力的长生面前,孔吉看似柔弱。但正是显得逆来顺受的他,在长生被虐打的要命时刻,勇于反抗手刃班主,两人才得以逃出生天!也是他,在“不能博王一笑,就要人头不保”的关键节点,镇定自若的插科打诨抖包袱,才保全了戏班!

在燕山君面前,孔吉虽怯却落落大方,不扭捏更不作态,皮影屏后的嫣然一笑才会杀人于无影。戏子与王本不能在人格层面平等沟通。然而他沉浸在表演中的无邪美,征服了暴君。也打破了身份鸿沟,在理解接纳中与王有了精神层面的互动。

被扣以“秽乱宫闱”的污名,承受“红颜祸水”的诽谤,他也不曾想过轻生。但连累长生失明乃至危及生命,才让他有了死的动机。王的心他没想过要,他想要的心又爱而不得。在血色中凋零,他尽力了……然而即使死,也要死得像个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割腕且不动声色,令王无法觉察也没机会施救,可见死意多坚!死是悲戚更是解脱,美丽的孔吉终究伤逝,化作影迷记忆里一抹哀艳的流云。而我们对孔吉的怜多过爱,并非“将他视为爱人,想和他在一起”,而是想“成为他,然后被爱……”

孔吉虽逝,但那惊鸿一面,从此成了烙在我们心上的朱砂痣。而演员李准基,从孔吉起步,凭籍美人骨英雄胆,成就了演技独步天下的“God准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世间情郎李准基」美丽有罪,韩国电影《王的男人》

作者:锦衣夜行君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6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