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影评

《雨果》:一场关于历史与大师梅里爱的记忆

电影有没有历史?电影界人士一定会说有,虽然电影的发明严格来说不足两百年,从无到有,从幼稚到现在的3D虚拟现实,世界电影的历史随着技术的进步跌跌撞撞的走过了相对人来说算是漫长的时间。

大卫波德维尔在他的那本着作《世界电影史》里把电影历史划分为五大时期:即早期电影(大约至1919年)、后期无声电影(1919-1929)、有声电影的发展(1926-1945)、二战之后的时期(1956-1960年代)以及当代电影(1960年代至今)。

《雨果》:一场关于历史与大师梅里爱的记忆

电影的发明很难归功于哪一个人身上,爱迪生在电影的发明中占据着重要地位,不过论及成熟性,有一对兄弟不得不提及:卢米埃兄弟,他们发明了一种放映系统,使得电影成为一种国际可行的商业事务。

但那时的电影只是一种现实的拷贝,如卢米埃兄弟的第一部影片《工厂大门》就是拍的真实人物运动,只是把摄像机架设在一个工厂的大门旁,拍摄工厂下班的场景。

卢米埃兄弟不但发明了放映系统,让电影正式推向市场,同时本身也开始经营电影拍摄和放映任务,当年的放映员基本上也是拍摄员,卢米埃兄弟的放映员去世界各地拍摄风景、人文及新闻,同时也在各地进行展示。他们被人记住也是因为景观片和时事片,电影更多的是把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展现在观众面前而不是讲述一个美妙的故事,真正美妙的故事那是后来慢慢才开始的。

《雨果》:一场关于历史与大师梅里爱的记忆

梅斯吉希曾谈到:“卢米埃尔兄弟已经很恰当地规定了影片的真正领域。小说、戏剧主要是表达人类的心灵。至于电影,它所表现的乃是生活的动态、自然界和它的现象、人群和人们的变动。凡是运动的东西都在电影机的拍摄范围之内。电影机的镜头是向世界开放的”。

在当下自媒体时代,若是穿越回去现在所有人都可以当电影导演了,当然这是站在今人的立场来看,以当时的境况来说,这是一大创举,终于可以在银幕上看到动态的图像,但这些还不能算是真正的电影,直到一位天才的人物出现,那就是梅里爱。

《雨果》:一场关于历史与大师梅里爱的记忆

梅里爱才开始只是自己剧场的魔术表演师。在1895年他看到了卢米埃的电影摄放机,敏锐的感觉到机会的来临,终于他在他人设备基础上制作了自己的摄影机,并开始在剧场里放起了电影。

梅里爱通过摄影机技巧和绘制场景的振奋人心的幻想电影而被人后来记起(因为曾经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中)。

《雨果》:一场关于历史与大师梅里爱的记忆

他最着名的电影《月球旅行记》,通过讲述一群科学家乘坐太空舱旅行到月球上的奇幻经历,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想象的月球登陆。梅里爱的电影曾经很成功,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大公司资本的加入,梅里爱的影片在追求小资情调的人们看来已经太老套了,他的一生共拍了510部电影,但遗憾的是,如今保存下来的只有总数量的40%。1922年梅里爱停止了拍摄,之后的数年时,梅里爱在妻子的糖果和玩具店工作,直到1938年逝世。

在梅里爱的那个年代,拍摄电影的手法相对来说比较单一,对于这个新玩意如何拍出精彩来,倒是个难题,不过这个难题到了魔术表演师的手中却开创了一个新的技法,虽然电影是文艺,但是电影却是在技术进步的基础上不断的成长的,不然卡梅隆不会等了数十年之久才去拍《阿凡达》,就是等技术成熟才去拍摄,可以不夸张的说,电影是建立在技术大厦基础上的第七艺术。

梅里爱如今被誉为戏剧电影之父,一方面是他采用“魔术照相”的手法,创造了慢动作、快动作、倒拍、多次曝光、叠化等一系列特技手法,为后来者提供了借鉴,另一方面是他把许多优秀戏剧搬迁上了银幕,通过电影的语言来表达。

据说在1928年一些影迷发现了梅里爱的作品,并做了相关影展,梅里爱才再一次被发现并奠定他的历史性地位。

历史如何被记住,常规的是以文物或文字的方式来记住的,但是电影的历史却是特殊的一类,若仅仅通过文字只能描绘冰山一角,更重要的则是对于影像的保存问题。

这方面不得不提到另一个着名的导演:马丁·斯科塞斯。他的“世界电影基金会”(World Cinema Foundation)2007年在嘎纳成立,最主要的目的是帮助世界上电影欠发达地区保存优秀电影遗产。

对老电影的热爱及对电影历史的珍视,2011年马丁·斯科塞斯的奇幻片《雨果》闪亮登场,富有蒸汽朋克意味的电影以30年代法国巴黎12岁的孤儿雨果开始,通过父亲的机械手册的遗物他结识了一个奇怪的老人,一场奇幻冒险就此展开。

本片共获奥斯卡等重要奖项9次,提名26次,获得奥斯卡2012年如最佳摄像、最佳视觉效果等大奖。

《雨果》:一场关于历史与大师梅里爱的记忆

就《雨果》这部电影来说,与其说是一部儿童奇幻冒险片,倒不如说是一场对于历史及大师梅里爱的寻找片,虽然梅里爱曾经被尘土在过去,但是历史的碎片却不会遗忘他,当这些碎片被慢慢重拾起之后,我们看到一位大师的风采和落寞。

《雨果》:一场关于历史与大师梅里爱的记忆

在影片中通过魔术、玻璃摄影棚等开始慢慢揭开了梅里爱曾经的光辉岁月,如在摄影棚中通过鱼缸、制作好的背景、人物的化妆和各种奇妙道具的使用,这是一个造梦的城堡,而最终体现是银幕上的则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梅里爱不再走卢米埃的老路拍摄风景和时事片,而是通过场景的变幻、道具的使用来讲述一个个故事。

在这部电影中,也表达了马丁·斯科塞斯导演为什么这么热爱老电影的原因,时代并没有善待老电影,那么总得要有人代替时代这样做,去保护一些老电影,因为这些是时代的记忆,是历史的回忆,应该值得珍惜。

《雨果》:一场关于历史与大师梅里爱的记忆

这就是早期电影的历史,虽然看上去并没有高大尚,制作的水平若以当下电影技术来看,不能同日而语,却如同一个成人已经能够独立生存一下,在一开始其实很弱小的,从蹒跚走路开始,需要不断的学习了解,世界在这个孩子面前就是一个魔幻的世界,那应该如何认识这个世界呢?

《雨果》:一场关于历史与大师梅里爱的记忆

电影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梦境,现实里梅里爱并没有机会重温自己的老电影,在《雨果》这部电影里,马丁·斯科塞斯让梅里爱再次回味,这既是梅里爱曾经的梦境,也是热爱这种大师的人们一种赋予梦境。

大师可以老去,但是不老的却是电影情怀。

作者: 丁明念响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6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