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东京教父》是日本着名动画导演今敏2003年的动画电影,今敏的电影总是游走于梦境与现实之间,借用绚丽多彩的镜头语言挑战观众对传统观念的认知,他始终坚持电影化的创作理念,把动画作为承载精神世界和文化哲思的工具。然而,《东京教父》却是他五部动画中唯一一部聚焦现实主义题材的动画,里面既没有呈现出像《千年女优》丰富的日本民族文化特征,也没有像《未麻的部屋》聚焦在单一人物内心,更没有像《红辣椒》让主角穿梭在梦境与现实之间,而是采用了现实主义表现手法探讨边缘人的底层生活,折射出浓郁的人道主义关怀色彩。

影片讲述了三位流浪汉的故事,少女美由纪、异装癖阿花和中年大叔金在圣诞节的夜晚捡到了一个被遗弃的婴儿,为其取名“清子”,在这个寒冷的夜晚,他们踏上了为婴儿寻找母亲的旅程,而伴随着各种奇葩故事的发生,逐渐揭开了三位流浪汉不为人知的辛酸往事,婴儿在一次次历险途中成功回到医院找到了亲生父母,流浪汉也与自己内心达成了和解,影片在温暖的氛围中落下了帷幕。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教父”原意是婴儿洗礼时为其赐予教名,保证其承担宗教教育的人,本片以“东京教父”为片名,让三位流浪汉充当清子的教父,流露出浓厚的宗教观念和精神指向,让三位社会底层人士温暖的行为来暗示纷繁复杂社会中矛盾的人性冲突,正是现实主义艺术风格的一种体现。除了温馨的故事情节外,影片从现实角度出发的人物困境背后成因和“死亡”母题的根源更值得我们深思。

01、从俄狄浦斯情结和厄勒克特拉情结解读边缘化人物困境背后的心理学成因

今敏动画中的主角往往受困于个体与自我的矛盾困境之中,《未麻的部屋》中歌手未麻面临演员转型之路,偶像的光环越来越淡,陷入到自我与本我的冲突之中,《红辣椒》中粉川警长受困于自己的梦境,陷入到“我杀死了我自己”的内心挣扎之中。《东京教父》中,三个流浪者每个人都有不幸福的原因。美由纪与父亲发生冲突,逃离了象征伤害的家庭;阿花在夜总会与客人发生口角,跟随恋人离开酒吧,恋人却不幸去世;老金在事业失败后借酒消愁,赌博堕落,抛弃妻子地离开了家庭。总体来说,他们每个人都有心结,这个心结可以概括为俄狄浦斯情结(恋母情结)和厄勒克特拉情结(恋父情结)的缺失与向往。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阿花是典型的异装癖同性恋,今敏在外形上不仅不美丽还有些丑化,他高高的个子,大大的嘴巴,稀松的门牙,夸张的妆容,奇怪的发型,这种带有强烈视觉性符号的设计本身就暗示着阿花心理层面是女性,其根本原因在于童年时他母亲的缺席导致俄狄浦斯情结的夭亡。阿花是被父母遗弃的孤儿,后来被好心的酒吧妈妈桑收养长大,尽管妈妈桑女性装扮,但归根结底还是男性身份,从小缺乏母性关怀的阿花在妈妈桑的影响下对性别产生混淆,甚至成人后追随妈妈桑的步伐,成为了一名异装癖者,无疑与母爱关怀的缺失有巨大关系。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美由纪处于青春叛逆期,从她的一言一行中能够感受到其倔强的性格,她之所以会刺伤父亲是由于厄勒克特拉情结的诉求不满所导致。在她心中,父亲应该磊落端正,如同“超人”一般的存在,具有强大的人格魅力,但从美由纪父亲暴躁的性格来看,在女儿成长时期,他没有能够让美由纪内心对父亲的幻想得到满足。在美由纪内心,她渴望着父爱,所以当歹徒被劫持时,她会被房屋内关爱的氛围所感动,会给家里打匿名电话,只为听到父亲的声音,并在最终遇到父亲时投入父亲的怀抱。由此可知厄勒克特拉情结的重要性,父亲应该在子女成长的关键时期加强与他们的沟通,而不是以暴制暴式地逼迫他们,让他们走上心灵的流浪之旅。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老金原本拥有美满的家庭,却因为沉迷赌博欠下巨额赌债,为了躲债被迫成为流浪汉,影片并没有交代他的原生家庭,但从他与女儿的对话可知,他背负着沉重的心理压力,此处暗示出他有强烈的狄浦斯情结。在童年时,这种情感并没有满足他的需求,成年之后的老金不断寻找对母性的依恋,并完成了自己的心愿。现实的压力却让他精神世界发生了异化,由此让他缺失了最宝贵的亲情。他拒绝收留清子,因为自己不敢面对如此可爱的婴儿,本质上是怕面对亲情的侵袭,折射出他对狄浦斯情结的渴望与排斥。

三位边缘人物描绘出一副日本底层社会的浮世绘,三人性格迥异却氛围和谐,源于他们内心具有共通的价值观和缺失的亲情,他们对清子的关怀更像是对亲情的补偿,而清子就是他们心灵的弥合剂,满足他们内心对俄狄浦斯情结和厄勒克特拉情结的渴望。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02、从“信仰力”探讨日本宗教意识,借用喜剧外壳调侃根深蒂固的宗教观念

今敏本身不是基督教信徒,也没有宗教信仰。但在日本,有超过85%的人信奉神道,80%的人信奉佛教,持有一种以上信仰的日本人并不在少数,因此在日本出现了“神佛习合”的情况,也即神道和佛教的合二为一。本片中通过背景设置、人物对话、精神状态揭露出当地人的宗教意识,为我们了解日本人宗教观念打开了一扇窗户。

在《日本论》一书中曾提到“信仰力”的概念,信仰力就是面对挫折和困难百折不挠的精神,战胜一切的勇气和毅力。对于本片中的三名流浪汉,他们千辛万苦为清子寻找母亲的事迹就是信仰力作用的直接结果,今敏用奇迹式的喜剧剧情走向展现出了清子具有的圣母般光辉,实质上隐含着日本国民的宗教观念。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首先,影片的发生时间设定为圣诞节之一传统的宗教性节日庆典,成为阿花极力主张抚养清子一天的借口。圣诞节名字是“基督弥撒”的缩写,目的是为了庆祝耶稣降生,充满着浓郁的喜庆元素。当流浪者穿过公园时听到了“圣之夜”合唱开始,神圣的教坛展现出流浪者布道的场景,写着“牧师布道派送食物”的字样,强调出流浪者因为饥饿而聚集教堂的实情,具有强烈的喜剧讽刺寓意。

阿花经常提到“上帝”,他内心是一个典型的基督教教徒,当美由纪不小心把面包屑掉到地上,阿花说“不能单纯吃面包,要带着对上帝和所有人的感恩来吃才行”,在捡到婴儿清子时,他又说“这是上帝送来的圣诞节礼物啊,清子是上帝派来的天使,我们都是她的仆人”,由此看出在喜剧元素包裹之下,基督徒身上具有令人伤感的虔诚态度,即使身无分文,仍要感恩上帝的恩泽,追寻上帝的步伐,彰显宗教对民众的巨大影响。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今敏在本片中采用了避重就轻的方式侧面探讨宗教的影响因素,与一本正经的说教相比,宗教以带有强烈喜剧效果的方式呈现在观众面前,美由纪指责阿花“讨厌你被宗教洗了脑的说教”,由此可知宗教通过思想的控制达到影响行为的目的,心理状态的改变也指向了多种宗教的并存。

当老金偷喝别人祭司用的酒并向佛教墓碑作揖时,阿花也遵从内心的指示出现违反基督教的行为,这恰恰说明阿花在信奉基督教的同时也尊崇道教,因此美由纪在神社面前说道“只有这个时候神才是最忙的”,这句话与流浪汉在供应食物的聚集形成前后对照,在点明宗教影响的同时讽刺民众中存在假意信奉的“伪教徒”。

影片中偷走清子的幸子和丈夫曾经不约而同喊出“真想获得新生”,这恰恰是佛祖轮回转世时的说辞,在推进故事发展的同时,也预示着万事皆有因果,让观众思考偷孩子背后蕴含的佛教观,再次指向佛教和基督教的并存。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03、温暖的人性浇灌冷漠的死亡,现实主义表现方式折射人道主义关怀

本片不同于今敏其他几部影片,不再使用大量的虚幻场景,而是用现实主义的表现方式诠释了一部充满人间真情的都市历险记,在荒诞外衣表象下蕴含着真情实感。今敏没有借用这段悲惨的经历来博得观众的怜悯,而是让三位流浪汉成为普罗大众的代表,充满着强烈的人道主义关怀。

今敏曾说“与其把他们等同于现实存在的无家可归者,不如将他们看作是每个人都无法摆脱的软弱与悔恨的象征更合适”。一个被抛弃的婴儿唤醒了三位无家可归者过往的记忆,这段记忆并不是静态的内省或回溯行为,而是由零散痛苦记忆形成的旧日伤痕,正是由于想要逃离家庭的羁绊才会造成心灵的无家可归,在现实而荒诞的世界上演了一出出啼笑皆非的故事。

影片以温暖的人性和冷漠的死亡作为映衬,突出强调了死亡和人性之间的关系。阿花孤儿的经历隐喻着父母的死亡,在充满冷漠的死亡面前,阿花用异装癖来伪装自己脆弱的内心。老金谎称自己妻女已死,更是无法直面内心恐惧的逃避行为。正是因为死亡带来的孤寂感,所以他们倍加珍惜现有的温暖人性,愿意用微弱的一己之力为世界的美好增添一份力量。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幸子的出现是本片的关键,之所以偷孩子源于自己孩子的不幸死亡,由死亡引发了对新生的渴望,由此将希望寄托在别人的孩子之上。在万念俱灰之下,她想到的不是寻求外界的帮助,而是抱着清子跳楼自杀的方式获得新生,这种方式正是日本“菊花与刀”的精神象征。但今敏对于这种观念其实并不认同,以别人的生命作为自己价值的体现,这种行为应该受到谴责,但今敏的过人之处在于,他没有直接表达这种态度,而是让阿花和美由纪充当了生命的拯救者体现出底层人民的善良人性。

在寒冷的冬日,三位流浪者真诚而热心地守望相助,用柔情似水的温情和日本文化中淡淡的忧伤来谱写一曲生命的赞歌,传递出温暖与感动,强烈的反差感会启迪观众思考生与死、善与恶、宗教与人生之间的关系。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影片通过每一个细节的呈现表现出具有颗粒般的现实感,镜头从高楼大厦转移到贫民窟,交代出故事发生的环境差异,城市中灯红酒绿的生活与三位内心焦虑、不被社会接纳和认可的流浪汉毫无关系,但在孤寂的环境中,他们没有放弃人性的善良,坚持内心的底线。一位医生说“我只是一名医生,我能努力治愈疾病,而生活方式是你自己的事情”。面对求助,似乎除了自己,没有人有义务帮助你。但为什么三位流浪汉却愿意帮助一位被遗弃的婴儿?温暖的人道主义关怀与城市人麻木无情的人性形成鲜明对比,表达出爱不分年龄、性别、职业与阶层,而只是与每个人的秉性相关联。

影片中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画面也在不断发生改变,当老金与女儿相认时,画面从原先灰暗风格转变为明亮的淡粉色,强调出主人公由冷漠转为温暖。当孩子被抢走三人追赶时,画面从深沉转为亢奋的红色背景,而影片结尾又变为了白色的明亮背景,每一个单独的局部都是整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通篇看来,清子的出现带来的正是人生的无限希望和自由独立生活的向往,象征着人道主义关怀的温馨与甜蜜。

《东京教父》:人生困境折射宗教意识,彰显温馨的人道主义关怀

《东京教父》无论从社会的现实意义还是宗教观念都深刻隽永,一针见血,这是今敏长期思考和艺术表现力的结合,他将思考的触角延伸到了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用细致入微的心理刻画让每一个人物形象栩栩如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今敏的动画世界是一个自我表达的真实世界,充满着生存可贵和善良人性的终极关怀。

来源:初见鱼子酱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6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