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反思战争的电影,只能从被入侵者的角度去诉说吗?

《铁皮鼓》这部电影,就不是从被入侵者的角度诉说的,而是从一个德国人的角度去诉说的。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影片是根据君特·格拉斯的但泽三部曲的小说第一部改编的,从主人公奥斯卡的视角讲述了那个充满矛盾的时期的故事,而奥斯卡也用不长大的方式对抗着当时复杂的社会。

其中,奥斯卡、奥斯卡的母亲、父亲、舅舅都在这个故事当中有所指代,他们个人的命运变化隐喻着战争格局的变化。

比如,奥斯卡的舅舅,实际上的生父,杨,象征的是波兰,有点胆小,有些懦弱,深爱母亲,却没有和母亲结婚,甚至有些不堪一击。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奥斯卡的名义上的父亲,粗暴又愚蠢,其形象和希特勒又相近,代指的就是纳粹。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奥斯卡的母亲,代指着但泽,在到底归属父亲还是杨的问题上纠结痛苦。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而奥斯卡,则是德国那一段历史的人格化身,他从反抗到迷失再到最后决定恢复成长,都象征着德国的变化。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奥斯卡出生之前和出生之后,整部影片的色彩都是低饱和度的,让影片时刻处在低调画面当中,酝酿着战争之下的压抑,奥斯卡出生到三岁时,奥斯卡钻到桌子下面之前想要钻到外祖母的大裙子底下,其实是想要钻回母腹,寻求一种安全感。

但外祖母却拒绝了他,于是奥斯卡钻到了桌子下面,发现舅舅和母亲正在调情,由此产生了不想长大的心,而在奥斯卡付诸实践后,他敲着母亲给他的铁皮鼓上街,也遇见纳粹的人正在敲着鼓游街。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这是奥斯卡和德国历史的第一个重合点,在复杂的世界历史进程之下,他们都选择了拒绝成长,由此,小奥斯卡的故事正式开始,纳粹也逐步登上历史的舞台

但在纳粹真的开始进行侵略和谋杀之前,导演一直在用奥斯卡的鼓声和尖叫声营造一种让我们烦闷不安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不仅是奥斯卡的个人感受,也是当时德国人的感受。

奥斯卡用鼓声和尖叫声反对了父亲,因为父亲要从他手中拿走铁皮鼓;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奥斯卡用鼓声和尖叫声反对了老师,破坏了上课时应有的宁静和秩序;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奥斯卡又用尖叫声反对了要给他看病的大夫,将医院搞得一团乱。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而在战争一触即发,马上开始之前,奥斯卡和他的铁皮鼓,也或间接或直接的害死了他的母亲和舅舅。

在母亲死亡之前,导演有意给了一幕但泽的天空,虽然有大片的黑色,天空上的亮光和温暖也被挤压着、剩下不多,但好在还不算太糟糕,总归还是有些光亮的。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而地上的母亲,在一片主要是黑白的场景中穿上了红色衣服。母亲的红衣服除了象征着母亲和舅舅杨之间的激情,也是在暗喻但泽的希望和光明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同时,导演还安排了一场让人深思的场景,母亲同父亲吵架,父亲让舅舅去安慰一下母亲,母亲和舅舅举止亲密,而镜子当中就映照着父亲,虽然父亲不在同一个空间当中,但画面利用镜子让本不应该在的父亲存在了,给了我们一种父亲会随时发现并立马冲进来的不安全感,也是在隐喻但泽、波兰和德国当时一触即发的关系。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而在舅舅杨死亡之前,导演又让我们看了一眼但泽的天空,此时的天空下的但泽几乎全是黑暗,天空上的光明也被挤成了一条缝隙,意味着战争全面的爆发,此时的德国已几乎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母亲的死,是但泽的沦陷,舅舅的死,正好是波兰的抵抗失败,而奥斯卡,则从冷眼旁观者,变成了主动参与到事件当中的人,就像德国也参与到了战争当中。

但令人悲哀的是,在战争的最后,在阴暗的地下室中,奥斯卡的父亲举手投降,但奥斯卡却将父亲之前的纳粹党徽交到了父亲的手上,父亲紧张之下吞了进去,而后死亡。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这样一幕,与波兰人的舅舅死之前颇为相似,都是举手投降,左手中握着一个东西。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这种相似感造成了一种命运轮回的宿命感,也侧面说明了一个中心思想——战争所带来的的残酷,并不是只有被入侵者深受其害,某天某月入侵的一方也会自食恶果。

而在父亲死后,拒绝长大的奥斯卡将自己珍爱的、从不离身的铁皮鼓扔到了坟墓当中,自己再次跳下,选择了长大,选择了面对这个残酷的现状。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一方面,铁皮鼓和他的尖叫声一直在营造影片的紧张感,他和他的铁皮鼓也间接害死了一些人,将铁皮鼓扔掉有一种德国将过去的错误扔掉的寓意。另一方面,奥斯卡选择长大,也寓意着在战乱时期拒绝成长的德国在战后选择了成长。

影片用人物作为历史元素去讲述故事,除了能反应大历史进程下的残酷性,还能将当时特定环境下普通人物的心理展现出来,传递更深的体悟,比如奥斯卡虽然是德国人,但他也曾在纳粹的集会上用鼓声打乱过他们的聚会,让一场聚会变成了露天舞会。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还有奥斯卡的父亲虽然支持纳粹,但在纳粹让奥斯卡去特殊福利院住着的时候,却心痛的表示他是个父亲,他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去那样的地方。

《铁皮鼓》用人物对应历史,是为了让观者对战争有更深的反思

看着人物身上的偶尔迸发出的人性光辉,会在我们的心里打上一个问号:是不是兴战国的国民都是邪恶的?

这样一个问题被引发出来后,也将对战争的反思更加深入了一些。

与好莱坞影片不同,故事不是闭合的,不是以事件的开始和结束为电影的始末,它始终没有让我们的情绪完全进入到电影当中,在奥斯卡的主观叙述中,我们在看《铁皮鼓》时,也颇有一种冷眼旁观的感觉情绪上一直没有完全爆发,但也正因为冷静,才让我们对战争的反思更深了一步。

这种反思性,是当时德国新电影中惯有的一种思想,而导演施隆多夫创作的电影,也大多以这个为主题,所以在完整叙述故事的前提下,他也在努力的通过各种技巧让这种反思性提高,以达到他想达到的目的,传递他想传递的内容。

来源:追狐娱乐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6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