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大佛普拉斯》:现实世界愈荒诞,才愈显得人心世界的精彩与璀璨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对他们而言,无论是晴天还是下雨,都会有困难,但他们其实也没有办法去思考有关生命的困难,因为光是生活里面,就有着解决不完的困难。”

“这种人,就是底层人。”

这是电影《大佛普拉斯》中一句触及人心的台词。

2017年,台湾导演黄信尧以一种异常客观且冷静的视角,拍出了这部为底层人民发声的电影。

电影在第54届台湾金马奖中获得了十项提名,并拿到了其中五项大奖。豆瓣评分也高达8.7,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都大受好评。

之所以名为“普拉斯”,是因为导演在之前拍过一部名为《大佛》的短片,当资金充足后,就将过去自己没能完全表达的东西再次融入到这部“plus”之中。

电影主要讲述的是两个底层小人物因偷看老板的行车记录仪而发现了其中暗藏的惊天勐料,进而引发了后续一系列的悲剧,官商勾结、阶级差距以及人性的丑陋共同演绎出一起荒诞悲凉的故事。

从导演戏谑性的旁白,到电影名字的随意调侃,以至于在一开始观众就会先入为主地将其当成一个喜剧片,它也不负众望,幽默搞笑信手拈来。

然而随着故事的发展,它似乎又成了一个悬疑剧情片,杀人、藏尸、偷窥无所不及。

直到看到最后,才发现这原来是一部带有哲学气息的文艺片,其中的批判与思考意味深长,让人消纳许久才能平复复杂的心。

《大佛普拉斯》:现实世界愈荒诞,才愈显得人心世界的精彩与璀璨

一、“窥探与被窥探”的反转,把阶级差异表现的淋漓尽致

菜埔是一家工厂的保安,上面有着80多岁的老母亲要照顾,一辈子没有娶妻没有孩子,生活了无希望也就得过且过。

菜埔唯一的朋友叫肚财,以捡破烂为生的他,生活比起菜埔来说也并没有好到哪儿去。

肚财有事没事就会去菜埔工作的地方和他一起看电视,这并不是说肚财有多珍惜这个朋友,只是因为平日任人欺凌的他,只有在菜埔面前,才显得信心十足,也只有在这时,肚财才能拾得起一点点尊严聊以慰藉。

《大佛普拉斯》:现实世界愈荒诞,才愈显得人心世界的精彩与璀璨

而与这两个人的贫苦生活相对的,则是菜埔的老板黄启文那属于富人的生活。

黄启文是艺术中心的董事长,年轻时出国留学,事业有成,还娶到了一个漂亮的老婆,住大房子,开豪车,并且全家人都搬去了美国居住。

两个本不该有什么交集的阶级,也因为菜埔和肚财偷看到黄启文行车记录仪中的杀人藏尸而有了交点。

这也是电影最残酷的地方,道貌岸人,无恶不作的黄启文杀人后仍旧一帆风顺,事业蒸蒸日上。

而老实本分,每天只为自己一顿饭奔波的菜埔和肚财则由于知道了真相,失去了拥有正常生活,甚至是生命。

电影并没有使用常规的叙事手段,反而是利用菜埔和肚财两个底层人的双眼,通过行车记录仪一点一点闪回过去的画面,填补残缺的故事最终使其完整。

菜埔与肚财也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原来是如此的不公平,人与人之间的差异竟如此之大,有钱人声色犬马,而自己却有时连饭都吃不上。

更为讽刺的一点是,他们看到的所谓“精彩”的世界,也只不过是富人生活中小小的一隅,更为享受且奢靡的“房子里的事”,他们甚至连想象的资格都没有。

《大佛普拉斯》:现实世界愈荒诞,才愈显得人心世界的精彩与璀璨

行车记录仪的使用会使电影带有一种窥探与被窥探的感觉,而屏幕两侧的双方也天然产生着对立的关系。

正常来说,似乎该是窥探的人掌握着游戏的主动权,然而阶级的差距却将“窥探者”那所谓的优势完全碾碎,无论这些底层人拥有着什么,在富人眼里,他们仍然是待宰的羔羊。

所谓的阶级差异在电影中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二、黑色幽默与间离效果运用,引发对现实的批判性思考

在《大佛普拉斯》中,导演为了表现阶级使用了很多叙述故事的手法,其中运用的最为出色的无疑是黑色幽默以及喜剧的间离效果。

①黑色幽默讽刺,虚构故事背后的现实写照

20世纪60年代,在文学领域出现了一种极为重要的表现方式,即黑色幽默。它是一种荒诞的、病态的文学流派,把痛苦与欢笑、荒谬的事实与平静得不相称的反应、残忍与柔情并列在一起的喜剧。

“黑色”代表死亡,是可怕滑稽的现实,“幽默”是有意志的个体对这种现实的嘲讽态度。

幽默加上黑色,就成了绝望的幽默,他包含了小人物无奈的自嘲,也包括对于上层人士道貌岸人的讽刺。

《大佛普拉斯》:现实世界愈荒诞,才愈显得人心世界的精彩与璀璨

而在《大佛普拉斯》中,导演黄信尧最经常呈现的,就是黑色幽默。

比如菜埔没有修补房顶所用的砖瓦,就使用议长的参选海报作为材料勉强遮风挡雨。

比如上层阶级无数自我矛盾的行为:他们经常嘴里念着阿弥陀佛,背地里却又脏话不断;经常合十双手表示尊重,却又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这双手伸向秘书的身体;表面上对佛像的建造精益求精,背地里却毫无忌惮地在里面藏下了尸体,隐藏证据。

黑色幽默更多地不是为了幽默,而是为了讽刺,这些道貌岸然的体面人,如同黄启文头上戴的假发套一般,呈现在人们面前的,不过是伪装的一个工具罢了。

无论这种想法和依据是否为现实的常态,但虚构总逃脱不了以现实为基准,潜藏在普通人心中的一个准则就算再荒谬,也是来自事实的写照。

②间离效果以超脱,充满对现实批判性的思考

“在影片的放映过程中,我会时不时的出来讲几句话,宣传一下个人理念,顺便解释剧情。”

这种来自导演那充满喜剧感的旁白,不但没有将故事的叙述节奏破坏,反而成为一种增添色彩的调味剂。

德国着名戏剧学家贝尔托·布莱希特在《娱乐剧还是教育剧》中曾对于戏剧提出过一个重要理论,即“间离效果理论”,它指的是“尽可能的让观众处于看戏状态,但并不会入戏太深”的一个表现方法。

《大佛普拉斯》:现实世界愈荒诞,才愈显得人心世界的精彩与璀璨

导演使用旁白的目的似乎也在于此,他希望观众如同电影普遍出现的象征物件“佛”一般,与电影的整个故事都带有着疏离感,冷眼旁观着一切。

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指出:“一般来说,熟知的东西所以不是真正知道了的东西,正因为它是熟知的。有一种最习以为常的自欺欺人的事情,就是在认识的时候先假定某种东西是熟知了的,因而就这样地不管它了。”

当我们游离于电影之外就不至于过多的代入其中某些人物的感性想法,让观众可以真正进行批判性的思考。

在导演看来,这不应该是一个感性的悲情故事,而是一个充满荒诞意味的现实。

我们不需要去共情,不需要同情,只需要尽可能的冷静且客观地看待故事的发展,认清这个社会,认清所谓的公平。

三、现实世界愈荒诞不堪,才愈显得人心世界的精彩与璀璨

无论是黑色幽默亦或者是间离效果的使用,其实都是导演希望尽可能地为观众讲述一个精彩的故事,而不至于让我们过多的将其当成现实。

然而现实也许比电影还残酷,毕竟电影还需讲究个逻辑自洽,而真实世界则更为荒诞的多。

①现实的残酷最终只能化成一声叹息

肚财的死没有惨烈的画面,甚至连一滴血都不曾展现,但伴随着林生祥创作的一曲悠扬的《面会菜》,却让人感受到格外的寒意。

警察轻松地将事故判定为他自己的醉酒失事,可是如导演在旁边中所说,“肚财平时不爱喝酒,他也没钱买到那么多酒让自己喝醉。”

《大佛普拉斯》:现实世界愈荒诞,才愈显得人心世界的精彩与璀璨

然而这个“小误差”却没人关心,如同生前沦为蝼蚁,死后也没什么人在意,甚至连留下的照片都没有,遗照也只好从当初被抓的新闻中截取。

在《大佛普拉斯》中,底层人认命自己的状态,没有所谓的个人英雄主义,没有揭发,没有勇敢,也没有翻身的机会,剩下的只有屈服。

导演探讨的是阶层问题,阶层差异形成的金字塔愈发牢固,人的差异也愈演愈大,所谓的人人平等,可是羚羊却永远不会成为狮子。

贫穷和富有,黑白与彩色,穷酸与奢靡,既是讽刺的对比,也是毫无改变可能的无奈。

导演并没有偏袒任何一个阶级,没有说正义一定就会战胜邪恶,也没有说好人一定有好报,坏人一定会被正法,他只是尽可能客观的讲述一个故事,甚至连结尾都是开放式的,留给观众自行评判。

电影处处透露着一直无力感,上下严重的不平均,可是最后也只能化成一句叹息而已。

②人存在的意义不在于他拥有了什么,而在于他心中装的是什么

如果电影镜头就此止步于肚财的死,那么后续的故事无非就是两条路,一是让黄启文所代表的的大人物覆灭,以宣扬正义的存在,二是他们仍旧逍遥法外,以对现实进行讽刺。

然而导演却罕见的选择了第三条路,他将镜头照向人的内心。

肚财离开这个世界后,菜埔第一次来到了他那个破旧的小房间,这时,他才发现原来那个与他朝夕相处的人,自己似乎从不了解。

他住的地方是一个简陋的“太空舱”,而里面装满了自己曾经抓到的娃娃玩偶。

搭配起旁白温暖的声音:“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们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的内心宇宙。”

这一幕成为了整部电影最为动人的时刻,也是电影最大的升华。

当我们评价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们会有意地将它归类为“这是一部讲述小人物的电影”。

无论是平凡也好,亦或者是“小人物”也罢,我们似乎早已默许其评判标准就是物质条件。

也许在我们看来,所谓的不平凡大概就是赚得足够的钱,拥有足够的地位名望,而对于精神世界的宽度却丝毫不曾提及。

而这个情节的出现,让电影不再是一种对于现实的无奈和控诉,反而成为导演对人存在意义的表达。

现实的残酷,更映照了人心中的不朽,人可以平凡,可以在大人物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但永远都拥有着一颗专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这或许才是人世间最为美好的东西。

《大佛普拉斯》:现实世界愈荒诞,才愈显得人心世界的精彩与璀璨

结语:

电影安排了警察,却没有安排正义,安排了佛门,却没有安排救赎。

这既是虚构的电影,也是真实的生活,如同我们不知电影中的佛陀里装了什么一样,我们同样也不知道法律和道德里,又装的是什么。

看过电影后,感慨一番,其实我们的生活仍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

在路上或许经常会看到如同肚财一般的吃不到饭的拾荒者, 除了保有一颗同情的心,我们还能为他们做什么呢,我们会下定决心改变他的一生吗?

毕竟大家的生活本来过得就没那么好,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又如何能做到去救赎别人呢。

是的,连自己的生活都没有过好,又如何去关照别人的生活呢?

然而也许,别人的生活并没有我们看起来那么糟,表面上的物质匮乏不该是评判一个人活着精彩与否的标准,其精神世界的丰富才该是人存在的标志。

这部电影不是小人物的哀歌,而是众多平凡之人美好人生的礼赞。

来源:余古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4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