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五次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获奖,两次戛纳国际电影节获奖,两次柏林国际电影节获奖,超过十次国际电影节提名·····。

这些代表世界电影最高荣誉的国际A类电影节奖项都因为一个人而串联起来,这个人就是中国第六代导演代表人物贾樟柯。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贾樟柯

很难想象一个中国导演的作品能够如此深受欧洲各类电影节的青睐,小影想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贾樟柯导演对于电影的理解是极为现实化的。

从97年的《小武》到13年的《天注定》再到18年的《江湖儿女》,贾樟柯导演在为观众带来充满现实主义色彩电影作品的同时,也在默默营造展现中国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人文风光的“贾樟柯电影宇宙”。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小武》和《天注定》

如果非要为贾导演的电影分个类,小影认为他的作品风格属于西方“现实主义”,紧紧跟随着法国电影新浪潮,与着名导演特吕弗所提倡的“作者电影”极为匹配。

而在2018年上映的《江湖儿女》更是整个电影宇宙的集大成者,电影通过长达17年时光流逝让观众看到了独属于那个时代的江湖儿女情长。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江湖儿女》

结合贾樟柯之前的所有作品,小影认为其电影都应该打上一个统一的标签——真实。但相较于现实生活中我们所理解的真实,他在电影中所展现的“真实”又存在一定的偏差。

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对电影真实的理解为摄像机越接近真实,那就有可能越容易接近虚假。贾樟柯认为无论是充满地方性的语言,还是实地取景,甚至不专业的演员,这些都不能代表真实,凭借现在的电影制作能力,完全可以通过这些充满真实性元素组合出一场“无中生有”的“骗局”。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

所以对于电影的真实与否,关键并不在于电影某个真实的局部,而在于整体的结构完整性。电影真实的最大依据是整个故事的贯穿承接无懈可击、是每个细节都能经得起打磨推敲、是脱离电影剧本后仍然能让观众认可。

《江湖儿女》作为贾樟柯最新作品,正是对这“真实”的完美诠释。下面本文将以《江湖儿女》为例,从人物选择、符号叙事以及电影的启示意义三个方面浅析贾樟柯导演的真实电影美学。

人物选择:时代变迁下的小人物众生相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站台》剧照

对于电影来说,人物选择极为关键,任何一部电影的人物选择角度不仅关系到观众的认知视角,而且也是电影故事的推进者。电影故事从人开始,也从人结束,起到贯穿始终的作用。

《江湖儿女》作为贾樟柯20年来的电影宇宙的总结性故事,延续了贾导作品的传统风格。电影中的每个角色都选是小人物。无论是以和为贵的黑社会老大斌哥,还是独立自强的斌哥女友巧巧,他们的存在让电影故事背景世界浓缩于一座小城。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巧巧(赵涛 饰)和斌哥(廖凡 饰)

一座小城中的一群小人物发生的一些小事,这便是电影的总体概括,相比大人物大事件类电影,这样的“小”更容易贴合观众的内心,让观众实现故事和人物的带入。

而且相比较贾樟柯之前的一部作品《站台》,《江湖儿女》的小人物有了不一样的创新,在《站台》中的小人物完全符合传统电影对于小人物元素的特征描述,即“去符号化”和“去个人化”。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站台》剧照

而在《江湖儿女》中,虽然依旧是从小人物的故事出发,但对于角色的“去个人化”处理进行了完全否定,在电影中每一个角色都拥有个人的性格特征。这算是一种“创新”。

其实这一点与由王家卫执导的电影《重庆森林》极为相似,电影中大量使用中景、近景以及特写,让观众对每个角色都能形成极为深刻的印象,因此也减弱了“去个人化”的小人物构建影响。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江湖儿女》中景和《重庆森林》特写

此外,贾樟柯对于电影中人物和时代的联系也极为看重,透过小人物的视角去观察时代的种种变化,并用小人物在时代变迁下的各种行为转变分析时代变化对人的影响。

小影就以两位主角斌哥和巧巧入狱前后17年变化为例,简单的分析一下电影中时代变迁下的人物变化和对比。

入狱前:

斌哥是城镇的老大,他心中也始终将兄弟情义放在首位,而这也是电影中每一个每一个帮派成员所尊崇的道义,对女友巧巧也是疼爱有加。斌哥讲究江湖道义。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江湖儿女》:郭斌

巧巧是帮派成员口中的嫂子,喜欢斌哥的硬汉形象,独立自强的同时也不失领导者的果断。巧巧是被爱情困住的女强人。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江湖儿女》:赵巧巧

两声枪响,让斌哥和巧巧同时入狱,巧巧承担下了持枪罪比斌哥多坐了几年牢。

出狱后的斌哥变了,面对已经翻天覆地的外界,他失去了所有,只能依靠曾经的小弟,面对金钱和名利,他抛弃为他担罪的巧巧另谋新欢。斌哥在时代的变迁下放弃了曾经尊崇的江湖道义,沉迷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江湖儿女》剧照

巧巧在经历多年的牢狱之刑后没有放弃对斌哥的爱,直到与斌哥当面分手后,她选择果断离去毫不脱离带水,但她对于江湖道义依旧保持尊崇,对于旧时代的保持着情义。巧巧在时代变迁下失去了曾经的爱,但也由此获得了人生的自由。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江湖儿女》剧照

但在电影最后,斌哥回到了巧巧身边,虽然已经身患重病,但依旧算是一种团圆,电影中帮派的最后一次聚会,与电影开始的帮派娱乐聚会似曾相识,用一种前后唿应的手段预示着过去时光的回归,同时也唿应了电影的标题《江湖儿女》,江湖的儿女来自江湖,也终将回归江湖。整部电影没有一次强调过江湖二字,但总是在潜移默化中告诉观众这就是江湖。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江湖

符号叙事:关二爷、经典音乐以及太空幻想

组成电影的元素有许多,符号便是其中最常用的一种。贾樟柯电影中对于符号的运用已入化境,从电影的拍摄角度、光影色彩到画面人物等等,各种寓意的符号无处不在。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电影符号学的新语录》

甚至电影中主角的一个微表情和动作都带有许多内在含义,这些细节也是符号元素的一种类别,正是通过这些符号,贾樟柯的电影才能更加层次丰富,对于片中的角色也能刻画得更加立体。

在《江湖儿女》中,也使用了大量文化符号,其中最有特色的便是“关二爷”、经典老歌的穿插、极为突兀的外星UFO,这三个符号贯穿电影的始终。不仅是对故事背景时代的具象化表达,也是故事人物的感情宣泄。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江湖儿女》:关二爷铜像

下面小影就对这三个符号做一个简单的分析。

关二爷的铜像:无论是在电影,还是在现实,关二爷都代表了一种江湖道义。

电影中关二爷出现了三次,第一次出现让老贾意识到欠债的行为违背了江湖道义,第二次为郭斌的二哥遭到杀害,巧巧被兄弟们祭拜亡灵时的江湖道义所感动,由此进行了一次对关二爷的单独祭拜,希望得到保佑,这里的关二爷代表了一种图腾般的信仰,也预示着巧巧对江湖道义的认同。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第三次,也是巧巧祭拜关二爷,但在镜头中并没有出现铜像,这里其实也在暗示时代变迁下曾经的江湖道义早已经覆灭。同时用巧巧的祭拜行为预示着时代变迁下的一些小人物的坚持和对抗。

经典老歌的穿插:用歌曲展现人物内心起伏。

电影中开场便来了一段《男儿当自强》,歌词“胆似铁打,骨似精钢”正好对应巧巧心目中对斌哥的英雄形象,同时也是斌哥自身追求的个人目标形象。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男儿当自强》

接下来一首《永远是朋友》,不仅点出了以斌哥为首的帮派对江湖情义的重视,也是一种对兄弟之间的友谊的歌颂,同时也预示着巧巧和斌哥不可能走到一起,只能做朋友。

巧巧出狱后知道斌哥另寻新欢,走在文化广场上听到一首《有多少爱可以从来》,预示着巧巧心中对于斌哥的情义和失望,就如歌词中“为什么明明相爱,到最后还是要分开”一般,这不正是对她与斌哥爱情故事的真实写照吗!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有多少爱可以从来》

电影到结局时一段《浅醉一生》的音乐配音虽然没有歌词,但也足以将巧巧和斌哥的感情烘托出来,也预示着他们两人的故事何尝不是“浅醉一生”。

UFO的奇异闪现:感情的突破和人生的重启

整部电影中唯一的特异片段,黑夜中巧巧独自在陌生的大路上行走,突然一只闪着白光的UFO飞船闪过,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却真实的发生在她的眼前,其实也是对巧巧心中认定无法离开斌哥的牢固想法的否定和打破,代表巧巧突破自我,开启了自己的独立人生。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江湖儿女》:UFO

符号的存在让《江湖儿女》在内涵上更加丰富,对电影起承转合也起到极大作用,就如前文中提到对电影真实的理解一样,这些符号的存在对于电影真实性起到关键作用。

电影的启示意义:时代发展不应该以个人感情的摧毁为代价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情,无论是消极的情,还是积极的情,都是社会温暖的重要构成部分,在如今这个极度物质化的世界,每个人都有可能迷失其中。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江湖儿女》:离别

而电影《江湖儿女》正是贾樟柯导演对此的反抗,他想要通过这部电影表达出他心中的对旧江湖的认可,想让每一个观众都明白江湖虽然已经成为过去式,但江湖道义却永存于世。

就如贾樟柯曾经说过:“为人要讲义气,待人要厚道,对父母要孝顺,遇事要勇敢”,这也正是《江湖儿女》侧面展现出来的真实寓意。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贾樟柯

时代在快速发展进步,人情却在不断变得淡薄,在这场日新月异的时代变迁中,我们得到了许多“新”,但也失去了许多“旧”,“新”与“旧”之间并不是绝对的对立关系,而是可以兼容并存。

当我们在享受“新”的同时,或许也可以思考一下对“旧”的传承和礼赞。

时代发展下的小人物转变,透过《江湖儿女》看贾樟柯的电影美学

新与旧

写在最后

贾樟柯的电影是孤独的,正如这二十年来,不顾社会的各种目光独自在“现实主义”沙漠中浇水,不断为观众揭示曾经的历史回忆,让我们找回因为时代变迁而遗失的宝贵。

最后借用贾樟柯导演的一句话:“我愿意直面真实,尽管真实中包含着我们人性深处的弱点,甚至龌龊。”

来源: 天地同影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4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