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第14届奥斯卡颁奖礼上,约翰·福特执导的《青山翠谷》击败了奥逊·威尔斯导演的《公民凯恩》,获得了最佳电影大奖,也成了近百年来观众津津乐道、争论不断的话题。事实上,熟悉奥斯卡表彰价值取向的观众都会明白,最高奖通常会被授予故事完整、具有社会关怀的严谨剧情片,技术层面的突破与否并非是第一指标,因此《为奴十二年》、《聚焦》夺得最佳影片时分别击败了技术突出的电影《地心引力》、《荒野猎人》。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如果说,《公民凯恩》在评论界、电影发展史中的地位,来自于叙事结构、电影语言、主题意蕴方面的革新与突破,具备“现代性”与“作者性”;那么,《青山翠谷》则是古典好莱坞的集大成之作,4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约翰·福特,展现出了在家庭伦理片领域的掌控力。

电影《青山翠谷》上映于1941年,因为主题的相似性,常常被看作是导演前一年作品《愤怒的葡萄》的姊妹篇。如果想深刻理解两部作品的内在主题,需要了解当时好莱坞创作的外部环境。二战期间,战争给人带来的恐慌,使得好莱坞需要一类鼓舞人心的作品;与此同时,经历过全球性经济危机与大萧条时代之后工业文明进程下对“金钱主义”的忧虑一直是思考的重点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因此,两部电影的故事背景与战争无关,却都是平民视角的劳工苦难史。《愤怒的葡萄》中经济大萧条背景下、失去耕地流离失所的农民,与《青山翠谷》中山谷地区的矿工,从某种程度而言,面临着同样的处境。两部电影展现出不一样的风格特点,前者强调的是苦难中未曾磨灭的生存意志,诠释着挣扎奋进中的坚强与隐忍;而《青山翠谷》中,那份质朴与韧劲仍在,但更多了一份诗性与惬意,是一种静观岁月变换而执守自我的安怡与自得

01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电影《青山翠谷》没有去试图论述一个确定的观点,加以阐释;亦没有去刻意刻画几个鲜明的主角,加以润色。影片的叙事结构类似于散文诗去戏剧化、去故事性,以一种不疾不徐、波澜不惊的方式,去全景式地缓缓讲述一个家庭有关的一切。情节是散点式的,但那种缅怀、眷恋、哀愁、思念却是贯穿全片的情感内力

约翰·福特的表现力,不仅是宏观调性方面的把控,更能将影片的内在情感张力外化成一种极富辨识度的作者式镜头语言。影片中随处可见的是大全景、深焦镜头,将个人的活动场所与空间置于一个更广阔的环境中人世间的生老病死、命运起伏、悲欢离合,放在文明发展的时代大环境之下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工业文明(烟囱、矿山、机械)与自然田园(翠谷、青山、溪流)的符号元素,同样于影片的整体视觉风格中凸显。因此,影片呈现的个体命运,既含有一种无法摆脱时代裹挟的无何奈何,是略显悲情的;同时,青山依旧,静观山月,怡然自得,又是安怡与豁达的。因此,客观视角、悲悯情怀、不强加感情色彩,确立了影片感性却又克制的基调。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儿童视角的叙事淡化了更严肃的社会矛盾与生活中的挣扎之苦,但儿童的纯真与敏感,赋予了影片一种难以复制的诗性、浪漫与惬意

因此,影片既是个性化的情感抒发,也是一种特定时代矿工生活形态的纪录抒情性与纪录性,得到了很好的融合

矿工家庭的生活,简单却快乐,粗犷却率性。没有体面的社会地位,没有丰厚的财富作为生活基础,却坦荡诚挚、豁达爽朗、自得其乐。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父若首脑,母如心脏。

父权家庭中,父亲权威的绝对性、不容质疑性,是尚未接受现代观念的传统劳工家庭的保守性别秩序形态的体现;而母亲宛若“大地之母”的包容力与孕育力,正是劳工女性内在蕴含的力量,她们不去对抗父亲的权威,却用一种坚韧与豁达,撑起了家庭内部的凝聚力,与父亲成为同样重要的家庭力量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子辈坚持自我内心的自由与忠于真理的精神,通过反叛父亲的绝对意志,实现成长,成长为不需要作为他人意志附属品的人

命运无常,父兄遭遇不幸,死于矿难。

世事沉浮,兄长沦落他乡,漂泊辗转。

姐姐不愿摧眉折腰事权贵,却遭受世俗恶语中伤,郁郁寡欢;人性之爱,理性之光,于保守与闭塞的环境中被磨灭殆尽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儿童的成长,始于一份单纯的快乐——向父母求得一个硬币,去小卖部换取心仪的小玩意。

成长的过程,更是接受成人世界的过程:

需要接受校园里他人世俗、功利的目光;

需要接受爱情启蒙时那份懵懂悸动的心希冀的爱恋终究成为幻影的失落;

需要接受自我的现实——对于亲人离世生老病死的无奈、对于改善家庭的无力、对于寻找自我的迷惘。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这些看似松散的情节串联在一起,以小见大,一个家庭的起伏不定,正是一个时代的风雨飘摇。看似漫不经心,却是对更多严肃主题的感性再现。儿童成长中的爱情与生死启蒙、代际间的“扬弃”传承、工业文明史中的劳工苦难、世俗观念桎梏下的爱情与理性之光,如此这些,影片没有采用仪式性的画面与情节去渲染,而是将关于一个时代、家庭、个体的一切,用微小的细节、感性的瞬间去记载。

影片的情感共情力,是建立在时代变迁中的家庭聚散、资本垄断后的劳工生存状态这些世界范围内的普遍母题之上的。正如,国产电影中的“平民史诗”总是容易引起共情,例如张艺谋的《活着》、王小帅的《青红》,普通人的命运总能获取观众的认同感。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02

大道至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电影《青山翠谷》的杰出之处正在于,它以一种最简洁、精炼的方式触及到了电影等一切艺术的本质——对“人”的关怀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在人类的文化习惯里,人们习惯于谈论英雄豪杰的丰功伟绩,却吝惜将温情与关怀施于那些默默无闻而又苦苦奉献的普通人。而《青山翠谷》恰恰是反其道行之:

作为普通的个体,悲与欢,愁与喜,失与得,死与生,似乎对于人类文明的发展无关紧要;

但,为了生存付出的血与汗,成长过程中的泪水与欢笑,那对抗命运的不屈不挠与自强不息,终归书写的是属于个人的奇迹。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人类文明之于自然世界的角度而言,影片所传达的价值观,也远远超越了同期电影中传统与现代、农业田园与工业文明、继承与开拓这些常规主题不再囿于个人的得失、也不再执着于自我的执念

它以一种极端感性、极富诗意与浪漫的方式,去表现有限生命于无尽自然中的意义,阐述瞬间与永恒的关系

这也正是电影《青山翠谷》片名“How Green Was My Valley”(多么翠绿的家乡山谷)的真正含义: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文明的巨轮终归消释旧梦,时间的河流终将溶解稀释一切喜怒哀乐

一代新人换却一代旧人,无论是英雄豪杰,抑或是普罗大众,都将成为过去。

《青山翠谷》: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青山犹在,岁月长流

是故,《青山翠谷》中,淡淡的哀愁、静静的依恋,正诠释着一种“哀而不伤,悲而不戚”。

没有对苦难的控诉,没有对命运的嗔怨,没有抱着愤世嫉俗的心去对抗世间的一切痼疾与俗念;所透露出的,只是对那些经历过、体验过的人生阶段的一丝缅怀与眷恋,那些终将消逝在时间长河中的回忆,却是每一个人生的不朽印记

个体生命的意义,无关乎于财富的多寡、地位的高低,既不需要世俗的方法去定义,也不需要固定的标尺去评判个体独一无二的生命经历与诗性感触,无需与他人言说,只需由自我感悟并体味

这一切,与青山同在,与岁月长流

来源:宿夜花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4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