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阿飞正传》是王家卫早期的作品,一些个人风格在这部电影里只是初露端倪,这些强烈的个人色彩到后来的《春光乍泄》和《花样年华》中才更为澎湃。虽然如此,这几部电影不管在想法还是题材上,一直都维持着绝对的王家卫式电影风格,在爱情的题材里反复打转,却总是令人耳目一新。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阿飞正传》海报

《阿飞正传》展示了不同的男男女女之间的个性和他们对爱情的态度,及各有自我认知与执着的一面;电影里对旭仔这个角色的琢磨更是淋漓尽致,他极度自我中心、固执,让他对一切显得俐落且敢爱敢恨,但是强烈的个性,却也让他永远不愿正视生命挣扎过程里脆弱与无依的一面;旭仔从来不认真看待每一段感情、对任何事情都满不在乎,要成就这样一个轰轰烈烈的个性,其实是需要牺牲生命里很多其他的部分,至于这样算不算是对自己的欺骗,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够知晓了。他想把自己的纵欲和刚烈比喻为一生不停飞行的鸟儿,但直到死的时候他才能承认这样的生命其实是绝望的,还没出生便已死亡,他永远也无法飞翔。电影中爱上旭仔的两个女人,一个是痛苦地分手,之后却夜夜在旭仔的楼下徘徊;另一个却是一次又一次地迁就着旭仔,只为能在他生命中多停留一些时候。不同的方式,却爱得一样深刻强烈,道出了爱情多样复杂的面貌。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阿飞正传》开头

电影《阿飞正传》是王家卫第二部作品,电影没有特意的形式,开头旭仔(张国荣 饰)死缠烂打商店销售员苏丽珍(张曼玉 饰)没想到真的追到了,当苏丽珍问两人会不会结婚时,旭仔给了一个苏丽珍不想听的答案且伤透了她的心。此时遇到另外一个与苏丽珍截然不同的女人舞女露露(刘嘉玲 饰),露露的任性、刁蛮性格认为对爱情的直接才能够交往下去;旭仔无法安定都是在于他的养母(潘迪华 饰)经常遇上各种坏男人,旭仔经常替她收拾烂摊子却又刀子口豆腐心,问着生母的下落养母始终不愿意回答,也许是怕旭仔离开了她,所以当养母有了新对象想到国外去的时候,她也想带着旭仔,这也呈现出旭仔其实是“爱着”养母甚至有着恋母的情结。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主演:张国荣、张曼玉、张学友、刘嘉玲、梁朝伟、刘德华

另外支线则是伤心欲绝的苏丽珍在街头遇上警察超仔(刘德华 饰),两人随意的攀谈解开苏丽珍的忧伤,两人分开时超仔告诉苏丽珍如果想找人聊天,可以打这个公共电话给我,没想到成了超仔心中一个结,每当巡逻经过电话亭时都会想苏丽珍是否真的会打电话来;剧中每个人物都彷彿期待着爱情,只是期待爱情的形式不同,每个人要的多寡也不同。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刘德华在剧中饰演警察超仔、张曼玉在剧中饰演苏丽珍

首先是“不均等”的爱情

《阿飞正传》里的每一段爱情总是不均等(爱情、亲情皆是如此),一方爱的多一些一方爱的少一些,不平衡的爱,久而久之便会歪斜、会崩塌;养母失去了旭仔,旭仔失去了生母,露露和苏丽珍失去了旭仔,超仔失去了苏丽珍,歪仔(张学友 饰)失去了露露……,找到对的人来爱,原来好难。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张国荣在电影中饰演旭仔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张曼玉在电影中饰演苏丽珍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刘嘉玲在电影中饰演露露

看电影时总觉得苏丽珍和露露刚好是白玫瑰与红玫瑰,一个受到伤害会逃、会躲、会想要顾及尊严,一个受到伤害会耍赖、会霸占、会紧抓着不放;不管是白玫瑰或红玫瑰,她们都没能留住心爱的人,光有爱其实是不够的,至少对旭仔是不够的;《阿飞正传》里的气候很两极,要不燥热的让人身躯直冒汗,要不下着倾盆大雨,热天与暴雨,书写的都是人的心情,火热的爱,哀痛的泪水,书写的也是爱情的起始与结束,炙烈的凝视,冷漠的背影。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中刘嘉玲和张曼玉争吵画面

《阿飞正传》最让我感到遗憾的一幕莫过于深夜的电话亭,苏丽珍被旭仔抛弃后,她在一名警察超仔身上找到短暂慰藉,慢慢走出情伤;超仔有天跟苏丽珍说,如果想找人聊天就打电话给我吧,我通常这个时间会来这边巡逻,然而苏丽珍未曾打过电话给超仔,超仔则在母亲过世后跑船去了,两人就此断了联系;电影尾声,电话亭里的电话忽然响起,我心里想着:或许是苏丽珍打来的吧?可惜跑船的超仔错过了她的来电….,相信那些被爱情伤过的灵魂,依旧不会气馁,继续在茫茫人海中找寻爱与被爱的机会,以及属于自己的避风港。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中刘德华饰演的警察超仔

其次是“一分钟的朋友”的爱情

王家卫导演的爱情电影里很重视的一件事情便是时间。《东邪西毒》用一坛酒测试你是否还记得我,《重庆森林》用一张潮湿的登机证说明我未曾遗忘你,而在《阿飞正传》里,旭仔用“一分钟的朋友”让身边每一个女人都把他牢牢记在心里;那或许是种补偿心态,当年被生母抛弃,致使遭受遗弃的焦虑深深的流淌在旭仔的血液中;《阿飞正传》里出现大量的时钟画面,滴答滴答的声响,提醒着生命正在一点一滴地消逝,诉说着爱情的短暂与难以长久;时间的长短,亦是丈量爱恨浓稠度的工具,越爱越恨,记忆越深,纠缠彼此的时间越长。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经典的““一分钟的朋友””

1960年代的香港,苏丽珍是个美丽的商店销售员,某一天,无所事事的旭仔来到她的店里买了一瓶饮料,其实两人根本不认识,但旭仔却说出她的名字:苏丽珍。隔天下午两点五十九分,他们两个成为一分钟的朋友,然后展开交往;原来苏丽珍是澳门人,年轻时想学表姐离家到香港工作,后来表姐不仅工作顺利,而且好事将近,苏丽珍也想要结婚,但是旭仔不愿意,于是他们就分手了。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中的经典台词

而在旭仔和露露一夜缠绵后,背景的秒针流动声十分明显,其后镜头在走廊上的时钟逐渐拉远,墙壁半掩着露露离开旭仔家的画面。这反复出现的时钟代表时间的流逝,亦表示旭仔利用不同的女人在多段无结果的爱情中消磨时间。背景中重覆的滴答声像落在无底空洞中,喻意旭仔在多段重覆乏味的爱情中找不到踏实和满足感,更越渐空虚。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中多次出现的时钟

时间在多个场景中都表达了角色的内在情绪,当旭仔在商店对苏丽珍发表完那“一分钟的朋友”的言论后,苏丽珍走出商店目送旭仔的离开,镜头逐渐从她的表情移到走廊尽头的窗户,窗外大雨滂沱,就像是旭仔的话在苏丽珍的心里翻腾,为她本来的平静内心和生活掀起一场大雨。后来,苏丽珍分手后再找旭仔,那夜同样是下着大雨,当她发现旭仔已有新欢后离去时,压抑着的情感和泪水溢出就像那止不住的大雨。当苏丽珍心情平复后,和超仔对话的一幕中,大雨也随之消逝,回复平静。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张国荣和张曼玉的剧照

王家卫导演未曾拍过续集电影,但仔细想想,《东邪西毒》、《花样年华》、《一代宗师》、《春光乍泄》与《重庆森林》等电影,不就是《阿飞正传》的续集,《重庆森林》的金城武与王菲是《阿飞正传》的露露的延续,《阿飞正传》的梁朝伟后来出现在《花样年华》与《2046》、《春光乍泄》的何宝荣像不像是旭仔的另一种样貌?这些作品的时空虽不相同但精神一脉相承,不约而同地说着爱与记忆与遗憾,并为消逝了的时光与缘份而哀伤与哀悼,时间见证一切的开端与结束。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王家卫电影系列

再者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爱情

王家卫镜头下没有一个角色散发丁点单薄扁平之感,最令人叹为观止的莫属饰演养母的潘迪华,以酒醉样貌出场,隐隐透露着曾经拥有的风华与来不及把握的遗憾,她的复杂过去令人好奇,与旭仔的关系又让人摸不透其中真实的样貌,像爱情、像亲情也像一种自私,渴望一丝理解、坦诚以待,最后却总是针锋相对、不欢而散,她了解旭仔的个性,因此迟迟不肯透露生母身份,因为旭仔放纵自己的借口、生存意志的寄托、理想憧憬的泡影一旦破碎了,他也会真正离自己远去。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阿飞正传》剧照

这部电影中我对潘迪华饰演的养母一角印象特别深刻,旭仔在片中不断地向养母询问生母下落,养母始终不肯透露信息,她不说是要保护旭仔不被真相所伤,也是害怕旭仔会就此离她而去,爱与寂寞与占有,有时很难分的清楚,养母对旭仔的态度既是亲情的纠葛,也像是爱情的羁绊,生母与养母与旭仔的关系,不正是旭仔与苏丽珍与露露的关系吗?由此一想,旭仔不愿跟任何一名女性定下来,其实也是害怕被占有一辈子吧;我很喜欢王家卫镜头下的潘迪华女士,骄傲又脆弱同时并存,旭仔在得知生母下落后,离开养母住处,电影镜头对着站在阳台上的养母背影,当背后传来旭仔离去的脚步声响,潘迪华缓缓回眸,那个画面是不舍是爱恋是哀伤是千言万语诉不尽的感叹。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潘迪华在电影中饰演张国荣的养母

旭仔的生母住在菲律宾,在旭仔襁褓时就把他交给上海人养母,并且提供每月的生活费,而旭仔和养母的关系很纠结,他们的关系非常紧张,但每次只要有任何不肖男人,意图欺骗养母的感情,旭仔还是会想办法替养母讨回公道。养母的男朋友,一个换过一个,最后还要和男人搬到美国去,旭仔心里最不平衡的是:多年来不管他怎么问,养母就是不肯透露生母的任何消息,不过养母最后还是让步,让旭仔去菲律宾,只是对方还是不愿意见面,只是透过窗户看他离去的背影。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潘迪华剧照

透过养母的故事线,我们也才得以对旭仔并非如表面展现的率性洒脱窥知一二,爱恨两种复杂的强烈情绪纠结在两人所处的空间,爱可以让人明白理想状态与现实的关系,但恨却会蒙蔽双眼、局限视野,真实的生活其实往往不在两人所处的空间上,这也是旭仔在义无反顾动身寻根时,无法体会的道理。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别太快冰释前嫌,只要恨存在,牵挂也就存在,最后一眼阳台上的回眸彷彿浓缩了千言万语的诀别,爱恨夹杂、百感交集,深邃的令人哀伤、令人遗憾也令人魂牵梦萦。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潘迪华饰演旭仔的养母

最后是“被遗忘”的爱情

《阿飞正传》中的人物的形象体现在事件中他们所表现的态度行为,透过事情的作用,展现各个人物的心理状态。电影中有段旭仔央求养母告诉生母下落的情节,在这段对话中,不仅带出旭仔和养母的关系,也反映两人之间复杂多层的情绪。旭仔为了养母暴打情夫,明明是带着替养母打抱不平的心理行动,却说是为了报复养母;而养母本是因心疼旭仔而不愿说出他生母的下落,却宁愿被记恨也要表露狠心的一面。旭仔和养母其实都是看似外表潇洒随意,但内心却多情深刻。观众还记得旭仔虽然狠心抛弃苏丽珍,但他从未违背“一分钟朋友”的约定;他就是那只没有脚的鸟,有情却不得已往前飞,冲得头破血流、疲惫至极,只有在将死之际,才能亲口承认心中那一点真诚的脆弱。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刘德华和张国荣在剧尾的对话

我们看电影中与旭仔纠缠的两位女子─苏丽珍和露露,她们爱上同一个男人,同样经历相遇、恋爱、分手的过程,却有着不同的应对。电影刚开始有一段旭仔和苏丽珍在床上的对话,当苏丽珍提出要跟家里人说两人的事情时,旭仔一句:我们的什么事?反映他对这段关系并没有往结婚方面的想法。苏丽珍背对旭仔眼泛着泪,她意识到两人的价值观差异太大。苏丽珍在电影中多次谈到对表姐生活的憧憬,她渴望有个固定的家庭伴侣,这是漂泊无拘的旭仔永远无法给她的。露露看似强悍有个性,却总是在两人发生冲突时率先服软,露露喜欢抱着一种想像代入的心态,参观别人住家的格局,证明她对家庭也是有渴望的,但她仍然追随着旭仔远走他乡,选择一条未知不定的道路。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张国荣经典跳舞画面

王家卫安排旭仔这两段感情,却着重叙述不同地方。旭仔与苏丽珍的部分重点叙述在两人分开后的各自生活,苏丽珍是如何疯魔似地徘徊在旭仔家门口,而旭仔则是快速投入另一段感情中;透过苏丽珍每夜不知所措的迷茫,观众更能体会她明知不可却又抑制不住的心情。旭仔与露露的部分则着重在两人在一起时的互动;在这段关系中,加入一个痴情的歪仔,更凸显露露的个性需求,需要一个能制伏住她的人,而非温情守候的“良人”。电影中的事件叙述展现人物饱满的情感变化,成就人物不同层面的性情;观众可以看见旭仔与苏丽珍和露露的相处完全不同,旭仔对苏丽珍总是柔情似水,带着深情双眸凝视着他们的相处模式;然而他对风情万种的露露,却是展现潇洒风流的魅力。或许这两位女子爱上的都只是呈现在她们面前的旭仔,但旭仔注定无法只忠于任何一种性格。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张国荣和张曼玉剧照画面

因为旭仔既任性又不负责任,乍见之下实在很难给人留下好的印象,但不可否认,他确是个充满魅力的存在,所做所为总能充分引起我一探究竟的心。露露与他一夜情后留下电话号码,他看一眼后便随意摆在旁边,她生气地指控他一定会忘记,他不客气地回敬一句:要是电话都可以忘,人也可以哦!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阿飞正传》剧照

又比如苏丽珍想跟旭仔复合,他说:我不是个适合结婚的男人,妳和我在一起,将来一定会后悔,她问他有没有爱过她,他含煳其辞地带过,但这个好似“记性很差”的男人,其实点滴都在心头,只是,说他没有承诺的勇气也好,说他还有一丝为对方着想的体贴也好,他都选择了表面上的遗忘。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中的张曼玉

最后,超仔在菲律宾偶然遇见酒醉的旭仔,旭仔醉倒在地,身上的钱都被妓女拿走了,超仔住在华人聚集的旅馆也把旭仔搬进去。旭仔和超仔隔天一起到火车站,其实是到黑市要买护照;结果身无分文的旭仔护照被抢走,跳上火车准备逃跑,但最后在火车上,被仇家开枪打死。旭仔死前和超仔提起“无脚的小鸟”的故事,旭仔看起来毫不在乎,其实什么都记得,他爱苏丽珍,也爱露露,只是他没办法完全投入,最后带着这些“被遗忘”的爱情离开了世界。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末尾张国荣饰演的旭仔被枪击

写着最后

回想以前,似乎太年轻时无法理解王家卫的电影,现在再仔细、反复咀嚼其中意境,这段风华绝代的记忆依然美的未曾淡去,每一位角色梦想幻灭的震撼,竟然让真实生活中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印象最深刻的是旭仔苏丽珍与露露、露露与歪仔、苏丽珍与超仔的多角错爱,爱情处处充满着比较,谁爱谁多一点,谁就心痛的多一些,谈爱情的我们,有时受伤、有时伤人,在爱情这件事情上我们没有任何规则可遵循。

一窥电影《阿飞正传》里的爱情

电影《阿飞正传》经典台词

爱情在苍凉寂寞的雨夜里,打落了无数寻找栖息的“无脚鸟”,摧毁了理想主义者的生存意志,随着湿凉的街道一点一滴渲染着无可违逆的悲剧性;爱情的憧憬交叠在容易冰消的真情之上,成为一种挥之不去持续萦绕的情绪,投影在我们被现实残酷伤得体无完肤的欲望与想像之上,这便是人人都追寻的爱情!

来源:影视最前方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4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