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美国导演伍迪·艾伦擅长从生活中汲取素材运用到电影艺术之中,他于1985年拍摄的《开罗紫玫瑰》不仅可以作为他早期浪漫主义题材的缩影,更以生动的人物形象、幽默的台词对话、反差的剧情走向和丰富的哲理内涵赢得观众的喜爱。

这部影片以1929年-1933年的美国大萧条时代为背景,以餐厅服务员塞西莉亚的视角为切入点,讲述了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梦幻故事”,塞西莉亚因为喜爱看电影,迷上了电影中帅气的男主角汤姆,在一次观影过程中,汤姆神奇地从荧幕中走了出来并向她表达了爱意,但随着汤姆的离开,影片却由于主角的缺失陷入了罢演的尴尬境地,由此揭开好莱坞梦工厂残酷的现实窘境。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喜剧电影是伍迪的拿手绝活,他总是喜欢以独特的电影题材和表现手法表达他对于好莱坞的戏谑和质疑,《开罗紫玫瑰》与伍迪绝大多数聚焦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琐碎生活的影片构成鲜明反差,又不像《傻瓜大闹科学城》此类颠覆常规思维模式的喜剧电影,而是将现实与想象有机地结合起来,借用乌托邦式的浪漫爱情故事诉说现实世界的辛酸与悲苦。

今天,我想从故事的时代背景谈起,分析一下这部影片与众不同之处,结合剧情和引申含义来拆解下伍迪想要表达的深刻立意,希望能带给观众一些启发和思考。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01、浮华乌托邦世界映射千篇一律的电影工业体系和经济萧条时期人们精神的空虚状态

在经济危机的上世纪三十年代,股市崩盘、货币贬值、生活困苦、百废待兴,可唯独好莱坞却处于它最为辉煌的时刻。有数据显示,当时好莱坞每年能够生产五百部左右的影片,每周观影人数超过八千万,约占总人口的65%,几十美分的票价吸引了大批如塞西莉亚这样的青年男女步入影院,即使饥寒交迫,依然能通过艺术的享受陶冶情操,温暖心灵。

影片构建了一个完全理想化的乌托邦世界,以塞西莉亚荒诞离奇的经历对好莱坞千篇一律的电影模式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上世纪四十年代,以思想家霍克海默和阿多诺为代表的法兰克福学派曾经提出过文化工业的概念。他们认为艺术应该是人类自由创作的产物,可是却在工业化和市场化的浪潮之中日益沦为人们娱乐消遣的产品,失去了个性化和新颖性,使人们沉溺于没有思想共鸣的单纯享乐中,丧失了思考和上进的能力,造成全民创新力的匮乏。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尽管影片中的世界尽善尽美,但观众却能从中体会到浓郁的讽刺味道,这正是伍迪以喜剧的形式对工业化体系进行的嘲讽。当汤姆离开荧幕后,汤姆作为其中一个人物形象竟然成为“必不可少”的角色,所有人都告诉制片人,“缺少了汤姆就无法继续”,由此折射出千篇一律的剧情模式已经成为了惯性思维,奢华、浪漫、享乐成为当时的主流元素。程式化的电影情节和人物对话让每一个角色都“不可缺少”,更为重要的是,电影之中的其他演员只会以“罢工”来对抗汤姆的出走,他们既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又不懂得协调处理的方式。

风格的类型化还体现在制片人对于浪漫、皆大欢喜的结局上。当汤姆离开后,制片人讨论解决方案时,都会提到“关闭放映机”,避免让观众看到悲情、无奈的一面。不完美的故事往往意味着票房与收益的减少,就像塞西莉亚陪汤姆进入影片后,她享受美味的香槟时,品尝到的竟然是姜汁啤酒的味道,旁边人说“这是影片啊,孩子”。影片的浪漫属性与现实属性截然不同,虽然塞西莉亚仍然留恋完美的荧幕形象,但电影与生活的本质区别已经印刻在了观众的心中,同时也指向了人们空虚寂寞的精神状态。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塞西莉亚代表了大多数观众的真实状态。生活的不如意只能通过一遍遍地观看电影来得以排遣,她留恋于刺激的探险、奢华的舞会、浪漫的爱情和英俊的男主,每一句台词都倒背如流,每一个人物都如数家珍。在乌托邦的理想世界不用考虑经济压力、生活烦恼和残酷现实,人们情感上遭受的种种打击都烟消云散,而回到真实世界的塞西莉亚发现,电影世界和现实世界是两条平行的时空,人们的精神空虚无法在虚幻的假象里得以满足,在繁华落尽,回归现实之后,这种状态仍然难以消解,只能通过精神层面的进一步充实和提升才能加以解决。

在窘迫的社会压力下,每个人都祈求在精神层面有一个立足点,可以让经济萧条波及到的人们得以抒发精神的紧张和情绪的慌张,更通过充实的生活经历来抚慰空虚孤独的心灵。影片塑造的汤姆、吉尔和蒙克代表了三种不同类型的男性,拉近与观众距离的同时也表现出现实与理想的巨大反差。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02、荧幕形象迈入现实生活开创时代先河,三种不同类型的男性形象打破现实与想象的界限,强化了荧幕现实与物质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

戏剧理论中常常用“第四面墙”来形容舞台与现实、演员与观众的区隔,而打破第四面墙便是让观众意识到了自己在观看电影,从而摆脱电影带来的沉浸式体验,促进观众的思考。伍迪让完美的汤姆形象从荧幕中向塞西莉亚提问“你为什么要看五遍电影?”由此实现了打破第四面墙的效果,汤姆不仅与塞西莉亚聊天,甚至融入到塞西莉亚的生活之中,营造出了“剧中剧”的戏剧氛围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混合了魔幻主义色彩,形式创新带动了内容创新,开创了世界电影的一条先河。

影片中的三位男性形象代表着不同生活态度和状态,原本根本不存在交集的三人却因为汤姆走出荧幕发生了交集,打破了现实与想象的界限,混淆了理想与现实的边界,艺术化地虚化了生活的本质,启迪观众思考经济危机带来的信仰危机。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塞西莉亚的丈夫蒙克粗鲁邋遢,钟情于赌博和酗酒,属于经济危机影响最深的底层劳动人民。面对失业潮的来临,没有文化知识和技能专长的蒙克渴望得到一份工作都无实现,只能放逐自己的心灵,以此来抵御经济冲击带来的心理失落感。

汤姆是完全理想化的人物,他生活在与世无争的童话世界中,不习惯于现实世界的灯红酒绿。他只认同你情我愿的童话爱情,所以对塞西莉亚一见钟情,他携带的电影中的钱无法消费,自己也无一技之长,除了回归电影之外,他根本无法在现实世界立足。同一个演员呈现出的汤姆和吉尔形象构成鲜明的对比,汤姆的单纯映射出吉尔的油滑,现实与理想的世界由此分割。

在吉尔看来,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是可以用来交换的,所有行为的根基都是利益,而非感情。他生活在纸醉金迷的好莱坞,利益集团掌控着他未来的生活,为了获得巨额的利益,他可以放弃一切,甚至可以编造谎言欺骗塞西莉亚的感情,吉尔代表着上流社会的虚情假意和丑恶嘴脸。生活中这种人随处可见,他们左右逢源的技巧能够哄骗很多像塞西莉亚这样对理想生活抱有强烈幻想的女性,也享受身份和金钱带来的享受和光芒。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当汤姆被现实生活的条条框框所限定,吉尔的阶层身份便成为经济危机中最容易形成利益对比的助推因素,汤姆对未知世界充满的新鲜感并不是因为喜欢塞西莉亚,而是源于其电影中设定的探险家身份,他对塞西莉亚的感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同样是一种挑战,由此强化了人物的现实属性。

与汤姆相比,吉尔身份高贵;与蒙克相比,吉尔积极上进;但爆发的经济危机拉远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富人与穷人并不仅仅是金钱上的差距,还在于观念上的差距,影片借用了时空转换的方式增强了戏剧冲突,也暗示了阶层对立蕴含着的观念差异。

谈论感情时除了要考虑经济因素外,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这个男人是否可靠和值得信任,三个不同类型的男人中可以说没有一个人值得信任,体现出喜剧情节之外的悲剧元素,而这个悲剧元素才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由此让观众意识到虚幻的想象往往美好,却总如空中楼阁遥不可及,真实的生活虽然有时艰难,却总会带给人真实和温暖的感受,由此构成荧幕现实与物质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03、现实生活与喜剧元素的碰撞,映射感性女人与理性男人截然不同的爱情价值观,彰显出女性谋求心灵安慰的美好愿景

伍迪深受古老喜剧流派的影响,让虚构的荧幕形象汤姆爱上生活中鲜活的影迷体现出现实生活与喜剧元素的碰撞,其中就有莎士比亚16世纪创作的喜剧元素,包括大量梦幻世界的创作以及从现实世界到梦幻世界再回到现实世界的反复模式,比如《皆大欢喜》中的宫廷与《威尼斯商人》中的威尼斯城,都为梦幻世界的架构提供了现实基础,为引申出现实世界中残酷的价值观念做好了铺垫。

本片中从荧幕到现实再回到荧幕的过程便是现实与喜剧元素的充分融合,在经济大萧条期间,塞西莉亚老板苛刻至极,与莎士比亚喜剧中冷酷专横的人物形象如出一辙,影片中只有“宝石影院”能够为塞西莉亚提供精神的片刻欢愉,现实世界处处表现出轻浮与癫狂,塞西莉亚和丈夫成为了生活的奴隶,映射出现实生活的压抑与无奈。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在这样的氛围环境下探讨人们的精神世界显得既生动有趣,又有现实价值。塞西莉亚作为底层劳动者,善解人意,单纯善良,从心理预期上,观众很容易基于“上帝视角”把她与同样单纯的汤姆自动配对,但影片反讽的地方正在于绝不会出现毫无新意的“模板电影”,而要基于真实的生活经验启发观众们去思考现实生活。

由此,塞西莉亚的纯真反而开始掺杂进不得不考虑的现实因素,但同样可以感受到她身上蕴含的感性因素。从她初次见到汤姆,她便陷入到虚拟的爱情想象之中,此时的她表现出强烈的空虚心理状态,她渴望得到爱情的滋润,可现实情况却是丈夫无能,自己失业。当她得到了汤姆的爱情,却又遇到了“一往情深”的吉尔。此时最大的诱惑变为了一种“移情投射”现象,如果不是因为吉尔荧幕上的成功塑造,汤姆便没有生存的根基。在塞西莉亚脑中构建出了吉尔=汤姆的假设,可是尤为关键的一点是生活中真实的个人情感无法复刻,吉尔正是因为现实的压迫产生了欺骗行为,而在想象世界中理想化的汤姆则不会出现这种行为。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从根源上来说,女性更为感性,对待爱情用情极深,容易冲动,男性更为理性,对待爱情反而容易权衡利弊。塞西莉亚义无反顾对丈夫告别,奔向了梦寐以求的生活,却发现吉尔已经人去楼空,吉尔代表了现实生活中最为讨厌的“渣男”形象,口蜜腹剑,虚情假意,他考虑的只有自我的利益,而从没有真实的情感。

塞西莉亚并非孤例,反映出的是经济危机时,人们普遍存在的孤独、寂寞心理。汤姆的出现填补的正是塞西莉亚感情上的空虚状态,伍迪使用了“小人物”和“爱情”这两个典型元素来烘托精神世界的空虚,塞西莉亚在梦想中谋求心灵安慰,在汤姆出现之前,电影起到的正是这样的作用,不仅让她的生活丰富多彩,还满足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期待。就像塞西莉亚说的“人们会衰老,会生病,在失业和战争的世界中永远找不到真爱”,可是当汤姆出现时带来了“我来的那个地方是不会让人失望的,人们和睦相处,永远可靠”。在光影的梦幻作用下,人们忘记了生活的烦恼和痛苦、现实的残酷和无情,体会着电影和梦想带来的光影效果,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好的期许呢。

《开罗紫玫瑰》,两性价值观反差折射大萧条时期精神世界的空虚

影片的结尾与《天堂电影院》多多坐在电影院回忆往昔的镜头不谋而合,时间却提前了三年。塞西莉亚经历过现实的挫折之后体会到当下的幸福,欣赏着歌舞片的同时脸上露出了往日的微笑,尽管她不愿从梦中醒来,却不得不再次面对残酷的现实。影片道出了一个真理“现实的人希望他们的生活像小说那样, 而虚构的人却希望自己过上现实的生活”。伍迪将自己对电影、生活、梦想的理解融入到了影片之中,提醒人们尽管现实如此的残酷,我们仍然不能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放弃不切实际的虚幻梦想,脚踏实地过好值得珍惜的每一天。

来源:晚晚读书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4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