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动态

通过符号语言与全知视角等方法,分析电影《江湖儿女》讲述怎样的江湖

《江湖儿女》是一部带有贾樟柯式特点的犯罪爱情类电影,影片中故事的时间跨度很广,从2000年起,到2017年终。在这跨越17年的故事中,导演不仅展现了影片中斌哥与巧巧的爱情故事,还从侧面表现了这十几年中,社会的发展和变化。

斌哥,从矿上下岗后开了一间棋牌室,养了许多马仔,他常拿钱并替人摆平各种杂事。一天,斌哥和女朋友巧巧被混混围困,斌哥被人打得半死,巧巧掏出手枪解围,并替斌哥顶罪。巧巧出狱后就去重庆找南下做生意的斌哥,斌哥早已有新欢,巧巧只能独自回家。

数年后,斌哥的腿断了,只能回家,偌大的山西,除了巧巧外没有一个人来接他,曾经的朋友无不耻笑他,斌哥拖着断腿不知道走向何处。

通过符号语言与全知视角等方法,分析《江湖儿女》讲述怎样的江湖

不同于贾樟柯以往的电影,这部影片可以说从主演到客串演员,均大量使用了当红明星。女主赵涛是贾樟柯的妻子,也是他每部影片的御用女主。

男主选择了廖凡,他将一个社会大哥演绎地入木三分。此外,客串演员有徐峥、梁嘉艳、张译等大牌演员加持。

影片票房七千万,这是贾樟柯导演的电影中票房最高的一部。能够在浮躁的社会中细细体味江湖的真谛,也别有一番趣味。

通过符号语言与全知视角等方法,分析《江湖儿女》讲述怎样的江湖

一、影片中三次运用“关公像”这一符号,隐喻时代变迁中忠义含义已经发生变化

关公,是与忠义与勇武的象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极高的地位。对关羽的崇拜自古有之,关公像,关公庙等成为了人们渴求忠义的精神寄托,在这个斌哥营造的,以忠义为根的社会中,关公的意义更不一般。

1、在影片中第一次出现关公像,是斌哥的两个手下因为金钱产生了纷争的时候。

显然,其中一个人撒了谎。两人要斌哥主持公道,斌哥搬出关公像,让他们对着关公发誓,最后,撒谎的人承认自己说谎。

看到这里,斌哥营造的这个社会,确实有几分忠义之道,尤其是他们在喝“五湖四海时”,影片中导演用红色的灯光,将这里打造的如水泊梁山的忠义堂一般,既有情同手足的忠义之情,又充满血性。

第一次出现的关公像符号,向观众讲明了此时斌哥所营造的江湖,充满了情同手足,肝胆相照,忠义勇武的情感。

通过符号语言与全知视角等方法,分析《江湖儿女》讲述怎样的江湖

2、第二次出现关公像,是巧巧去重庆寻找斌哥时,在斌哥朋友的会客厅中摆放的关公像。

此时的斌哥早已不是呼风唤雨的山西大人物,巧巧来重庆,她先找到斌哥投靠的兄弟的办公室,和这里的秘书询问斌哥的住处。

导演巧妙地将关公像这个符号放置在两人聊天的背景中,仿佛代表忠义的关公在注视着两个女人的交谈。巧巧渐渐发现,斌哥的新欢正是眼前的这个女秘书,而这个女人还在想尽一切办法赶走巧巧。

关公曾经见证了斌哥和巧巧的爱情,也看到了斌哥所讲的忠义,而今天,关公像所面对的却是斌哥的背信弃义,是对爱情和诺言的背叛。

此时画面中的关公像的符号,所要表达就是在社会发展中,曾经的信义与承诺,只不过是件虚无缥缈事,所谓的信仰和诺言,不再能约束一个人,在现实面前,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

通过符号语言与全知视角等方法,分析《江湖儿女》讲述怎样的江湖

3、第三次出现的关公像符号,暗示了坚守忠义的不易。

影片的结尾,巧巧经营的棋牌室中,依然留着曾经的那尊关公像,每天祭拜关公的人,只剩下了巧巧。巧巧将残疾的斌哥接回棋牌室中安顿好。之所以对斌哥这样,只是认为大家都曾是在一起的兄弟,今天有人落难了,理应帮忙。

在这里,导演借用关公像的符号,重新阐释了忠义的内涵。影片中画面并没有直接出现关公像,而是通过巧巧的动作隐喻出她在祭拜关公。

之所以画面中没有直接出现,是导演要传达给观众,关公以及关公所代表的忠义,已经淡出了现代人的视野,变得可有可无。

经历过了十七年之后,当初的热血早已不在,曾经的大家的承诺也荡然无存,唯独剩下巧巧一人,还在信守当年的诺言。

纯粹的情感能够在社会的变迁中留存下来,实属不易,即便曾经斌哥背信弃义,巧巧仍然坚守曾经大家的承诺,照顾好斌哥。

通过符号语言与全知视角等方法,分析《江湖儿女》讲述怎样的江湖

二、 通过讲述斌哥和巧巧的爱情故事,来观照一个被时代所裹挟的群体

贾樟柯的影片,向来善于塑造社会边缘人物,《小武》中的小偷,《三峡好人》中的民工,以及《二十四城记》中的工厂女工,社会中的边缘人物,成为贾樟柯影片的观照中心。

《江湖儿女》的主线讲述了斌哥和巧巧的爱情故事,这段跨越十七年之久,走过大半个中国的爱情故事的背后,是一群被时代所裹挟的社会边缘人物的命运。

巧巧,是山西的国企职工,山西煤炭资源的枯竭,将会改变她的命运,巧巧所在的国企,为了生存,只能远走新疆去开采煤炭,土生土长的山西职工们,为了生活不得不踏上远去的道路。

更有甚者,像巧巧父亲一样的人,可能会因年龄大了而被辞退,辛苦了大半辈子最终落得个失业的命运,巧巧所代表的,是当时处在温饱线上的企业的职工们。

通过符号语言与全知视角等方法,分析《江湖儿女》讲述怎样的江湖

斌哥,早已从工厂离职,他想要在山西这片土地上干一番大事业,山西即将拆迁重建,房地产行业将会成为这个城市,乃至中国社会上最火爆的行业,无数人希望在此捞金,死去的二勇哥是,斌哥是,此后的老板们也是。

斌哥所代表的,是一群希望抓住时代潮流,借此捞金的人普通人。

此外,在影片的中间部分,也就是巧巧去重庆寻找斌哥这一段故事中,导演用巧巧这个人物,来指代在三峡移民中,即将远离家园的群体。

此时的巧巧与这些人有许多的相似之处,巧巧一人来到重庆,无依无靠,居无定所。而准备移民的三峡居民也是这样,他们将要走出家乡,去一个从未见过的地方生活一生,他们走后,这里将蓄水,所有的痕迹将会沉入水下永不再见。

三峡移民是那些年中国的大事之一,在发展了经济,造福社会的同时,居住于此的居民,免不得有些哀伤,他们无法选择自己是去是留,只有服从安排,才会有属于自己的容身之地。

通过符号语言与全知视角等方法,分析《江湖儿女》讲述怎样的江湖

被时代所裹挟的人,既是幸运的,他们可以随着历史潮流,从变迁中寻找机遇,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同时,他们又是不幸的,每个人的所作所为,都要被局限在历史潮流中,顺者昌,逆者亡,个人的命运甚至不能掌控在自己手中。

细细品味《江湖儿女》,就能发现,贾樟柯所讲述的不是两个人的的生活,而是几个群体,甚至是一代人的生活。

三、 第一人称与全知视点相结合的叙事视角,努力让观众在观影时思考人生

贾樟柯的电影,叙事上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他几乎不用我们所常见的:序幕-建立-对抗-解决-尾声,这样的叙事手法,而是将一个人,人生中几个重要的事件串联起来。这种近似纪录片式的叙事手法,能够让观众将影片中的人物与自身的实感经验相结合,得到更深刻的体会。

影片《江湖儿女》也采用了同样的方式,整个影片被分为三部分:巧巧依靠斌哥、巧巧寻找斌哥、斌哥回归山西。

在影片的叙事视角上,导演贾樟柯着重体现了全知视点在影片中的运用。全知视点能够让观众跳出故事情节,不被影片中的故事情节所干扰,客观的评价影片人物。从而达到一种“渐离效果”。

通过符号语言与全知视角等方法,分析《江湖儿女》讲述怎样的江湖

这样第一人称叙事视角与全知视点叙事视角相结合的方式,既能够让观众领会到导演想要表达的情感,同时又能客观地看待人物的命运与情感。影片的全知视点体现在这几处。

1、 影片所用画幅不同。

可以看出,影片在第一部分中,使用的是四比三画幅,以后的影片所使用的画幅为十六比九,两种画幅所带来的跳动的观影感受不言而喻,然而这样的设置并不是由于技术所限。

而是导演可以要将第一部分与第二三部分分隔开,因为在第一部分中,斌哥与巧巧感情很好,以后的故事与此相比,是一个巨大的反转,导演时刻在提醒着观众,影片人物的命运发生了巨大变化。

2、 监视器的介入

在影片的末尾,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镜头,这个镜头的含义,也是影片上映后,观众讨论最多的话题点。画面中是一个监控摄像头,这个摄像头记录下了斌哥离开的过程。

斌哥的再次离开,就意味着故事的结束,导演利用这个监视器的镜头,来表明,我们观众,就像是在监视器监控他们两人的生活一样,看着两个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

通过符号语言与全知视角等方法,分析《江湖儿女》讲述怎样的江湖

监视器暗示着,从影片的开始到结束,每个观众都在客观的审视着他们,避免了观众过于陷入故事的情景中而不能进行理性分析。

或多或少,影片中的人物会有我们的影子,在唏嘘人物坎坷的命运时,我们也会联想到我们的生活经历,与导演所表达的思想产生共鸣,这也是导演期望的效果。

总结:

总之,在《江湖儿女》中,导演贾樟柯,为我们呈现了一个别样的江湖,这个江湖不需要打打杀杀,不需要儿女情长。

许多口口声声讲江湖义气的人,其实早就背弃了信义,反而是那些曾经不相信江湖的人,维持着江湖中的忠义。

观众在观影时,客观冷静地审视着生活在江湖中人们,他们或许可笑,可悲,甚至可耻,不过,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江湖。

来源:阿竹读书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3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