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影评

《猜火车》影评:在迷幻中生存,混混终归要步入正轨,要的是暴富机会

《猜火车》:在迷幻中生存,混混终归要步入正轨,要的是暴富机会

导演: 丹尼·博伊尔

编剧: 约翰·霍奇 / 埃文·威尔什

主演: 伊万·麦克格雷格 / 艾文·布莱纳 / 约翰尼·李·米勒 / 凯文·麦克基德 / 罗伯特·卡莱尔 / 更多…

类型: 剧情 / 犯罪

制片国家/地区: 英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1996-02-23(英国)

片长: 94分钟

又名: 迷幻列车(港) / 定位的火车

IMDb链接: tt0117951

我们关心另类人群并不因为我们具有仁慈与博爱的善心,那救赎的大悲悯也只是戏说的幌子,但我们还是为所看到所听到的另类生活而感到兴奋,唯一可以解释的原因在于我们的生活并不另类,甚至是自以为是的正常。所有的另类都是相对而言的,他们只是少部分,但跳出了社会的习惯,过着最实在但也是最颓废的生活。也许这是自我毁灭的道路,在海洛因的迷幻中,在同性恋的亢奋中,他们失去的却仅仅是生命,至于来自正常的现实中那些不正常的眼光,他们泰然处之,甚至视其为敝帚,视其为另类。被另类人群视为另类社会中的人们将这种另类提升到一个文化层面,当然这里有些许的人文色彩,但更重要的是在正常的社会中潜流着一股好奇与向往的满足感,这满足感隐秘而强烈,是一种被压抑的罪恶,无论是否被觉悟者所意识,它的存在却是真实的,我们为这真实的罪恶而毁灭着。

《猜火车》被誉为一部经典的另类影片,不仅仅在于它所反映的是另类人群的生活,更在于那些超常规的拍摄手法。在这部片子中,导演将另类的人群界定为一群吸毒的年青人。在反映另类生活的作品中,瘾君子们的生活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领域。无疑的,毒品是可怕的,贩毒者是可耻的,但吸毒人却是可怜的。对于可怕与可耻,我无须多言,但那可怜的吸毒者中间是否还隐藏着什么,影片导演向我们所揭示的便是这隐藏在可怜背后的精神寄托。

片中的主人公青头是一个具有自觉精神的吸毒者,前后共有三次向往新生活的经历,第一次以失败告终,第二次终因一个婴儿的死亡而彻底戒掉毒瘾,而第三次则因出卖友情再次踏上新生活。然而,这种对新生活的奢望远不如他那吸食海洛因的日子来得有趣,虽然他走在阳光的大道上,但那一丝微笑在灿烂的背后是否还存有一份妥协与无法自拔。从大量的独白中,我们了解到青头实际上是一个感到生活枯燥无味的人,在吸毒以及为了吸毒而坑蒙拐骗的日子里,他仿佛还可以令心情有所激动,即便他意识到这种尴尬的境界,即便有女友戴安的安慰,但他还是无法摆脱对毒品的依恋,那是他唯一需要的,真心的,实实在在的迷幻与逃避。在逃避现实以后,青头却并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满足,暴戾的巴闭令他憎恶,自以为是的色仔令他厌烦,还有可怜的暑麦与汤美让他感到更无助与更加悲哀。本以为在迷幻中有一种迷幻的享受,但这迷幻的环境同样令他感到生活的可耻。在暑麦入狱与那婴儿死去之时,青头的心中背负着巨大的罪恶感,对生活的罪恶感,以及对自己的不可饶恕令他迈向真正的死亡之路,在这里,导演用了两个极为震撼的拍摄手法。一是躺在棺材中的青头的主观视点,那道窄门很宁静,不知它何时可以关闭,但现实的世界依旧在救赎中生存,而且这救赎常规而机械,面对一个即将死亡的人并没有过多的同情,只有冷静与程序,按步就班的执行着现实社会中的人道主义,一切显得那么冷漠与残酷,显然,青头的自我毁灭对这个世界是毫无意义的,他迷幻的只有自己,一个卑微的可耻的生命。第二个镜头组合便是青头在戒毒时的幻觉,这组镜头在剪辑与音乐以及整体的拍摄手法上都明显地带有MTV的痕迹,变幻快捷的切换,非常规的角度以及强烈的鼓点均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冲击力。这是影片的统一风格,只是这一段更为明显,更为集中,更为震撼。婴儿死去的灵魂,暑麦沉重的镣铐,汤美无助地呻吟以及巴闭残酷的嘲弄无不令青头胆颤心惊,这一切都是罪恶,这一切都反映出那迷幻中的堕落,然而,青头那扭曲变形的肢体则告诉我们,这罪恶与堕落是无法逃避的,它嚣张而理直气壮地折磨着这个正在走向新生活的年青的躯体。摆脱罪恶竟是这样的困难与无理,这便是影片主要要传达的思想。同样的,影片的前半部也有这么一个镜头反映了这个主题,并且其震撼冲击力绝不亚于那段戒毒的戏份,给人留下永久的记忆。肮脏的马桶象征着堕落的生活,污晦得令人作呕,但每一个吸毒的人必须依靠它,没有另一个地方可以接纳这些卑琐的灵魂。当为了摆脱这种生活的时候,他们必须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磨难,哪怕被这肮脏所排泄,哪怕在这肮脏中寻求更为肮脏的自渎,当这一切终将过去的时候,一潭清蓝色的生机勃勃的世界会等待着你,这组镜头是完全抛开现实的非常规思维,它给人的印象更深,更迷人。可爱的青头便在这种自我反省,自我救赎的日子中生活着,延续着。

影片并非在讲述吸毒者的苦难生活,而是揭示出更为深刻,更为严峻的问题,即吸毒者最可怜之处在于他无法摆脱的境况。青头的眼中,社会的人道主义已然丧失,变得没有丝毫同情心,而要挣脱这可耻的境况,除了死亡与灾难外,唯一可以救赎的方法便是将这罪恶典当,出卖了友情,出卖了过去,换回一个灿烂明媚的,却呆板无趣的生活。与此同时,无论如何改变,那典当的东西依然令人恶心,当票也无法洗去。

吸毒的人在救赎中堕落,在堕落中救赎,另类人群大多如此,但自视为正常的人们呢,没有的耻辱正是他们的耻辱。

作者:韩兮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3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