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紫羽观影圈首页
  2. 影评

最爱影评: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电影《最爱》是我国第五代导演“中国第一摄影师”顾长卫在2011年执导的一部文艺电影,该部影片改编自阎连科的小说《丁庄梦》

所谓文艺电影,是指为不纯粹以获得商业利润为目的,具有深刻精神内涵,且着眼于挖掘事物本质的影片。比较着名的文艺电影有我国着名的第五代导演张艺谋2010年拍摄的《山楂树之恋》和中国台湾作家型导演柯景腾2011年拍摄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最爱》的故事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初,想从贫困中解脱出来的农民萌动着发财致富的欲望,由此招来“热病”的袭扰,正常宁静的乡村生活被“热病”所吞噬。从此,在娘娘庙村的这些“热病”病人的尊严和体面荡然无存,家庭也面临着妻离子散的悲惨结局。这个特殊的群体只好被迫躲进村小学等待死亡的来临,其目的是为家庭解除传染的疑虑、为亲人减轻照顾的负担,也为只有这个群体才残存的一点儿平等、尊重和相互关怀。而身染艾滋病的商琴琴和赵得意从相怜、相依到相爱,在这段不被祝福的感情中两人用生命证明了爱情的尊严。

顾长卫一直重视影片的艺术性和人文关怀,而在电影《最爱》中,观众不难感受到其对普通人人生经历的细致展现和深情刻画,他通过细腻而冷静的艺术手法向人们传达出被岁月消磨的美好感情。

01

死亡的儿童视角

电影《最爱》采用了一种完全不同于其他电影的叙事方式,12岁的死人赵小鑫是整个故事的叙述者,儿童与亡魂的双重身份是故事的特殊叙述视角。

儿童视角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影片主要是由12岁少年赵小鑫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讲述,这种叙述方式显然是儿童视角。儿童只能按照儿童单纯的世界观、感性的思维展示并试着理解他看到的故事,成人从稚嫩童真的目光中看到的是悲剧而荒诞的成人世界,这种荒诞感与悲剧感比之成人自己觉察到的加倍冷酷,震撼心灵。《最爱》中,赵小鑫用一种看似明白却又迷惑不解的语调讲述了娘娘庙里人们生存的境遇:“我”父亲在贪恋的驱使下,不择手段地追求金钱而毁了娘娘庙;“我”爷爷怀着为儿赎罪的心理建立顾艾滋病人的世外桃源;“黄鼠狼”对权力的贪婪毁掉了这个世外桃源;“我”叔叔和商商琴琴违背世俗制约天崩地裂地相爱;善良的人们在艾滋病的阴影里受到歧视逐渐死去……

死亡视角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由于赵小鑫已经死去,所以在承担叙述人的角色时获得了一种超越时空的观察能力:为了报复“我”父亲鼓动村民去卖血,反复使用污染的针头致使村民染上热病,村民投毒造成了“我”的死亡,于是赵小鑫的亡魂就以一种关注的眼神超越限制地注视着娘娘庙这个村落,从而获得叙述者视野的最大自由。更耐人寻味的是,这是一个死人讲述死亡的故事。亡魂赵小鑫给观众构建了两个世界:有艾滋病人活着的娘娘庙与艾滋病人死去聚集的村庄。

02

炉火纯青的象征艺术手法

(1)季节隐喻剧情的发展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季节很好地隐喻了艾滋病人的健康状况、心理感受和命运走向:秋天,生命如秋叶般凋零,说落就落;冬天,艾滋病人聚居在废弃的小学,心如寒冬般冷;春天,赵得意和商琴琴的爱情春暖花开;夏天,赵得意和商琴琴的情欲如野草般疯长;秋天,树叶转黄,生命临近尾声。

(2)颜色:红色代表生活追求 蓝色代表生活无助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对红色的痴爱体现商商琴琴热爱生活,向往美好爱情的个性。红色是证书的颜色,是新郎官的领带、新娘的衣裳,是赵得意和商商琴琴大胆奔放的爱情。红色,是命的颜色,是死神无时无刻的警醒,商琴琴死后,赵得意自杀,醒目的殷红的血流出来,命就没了。鲜红的血液没有带给村民富裕,却带给他们无尽的痛苦与生存危机。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蓝色象征忧伤与梦想。赵得意和商商琴琴婚后搬进了老院,老院的房子是鲜艳的蓝色,这里的蓝色刚进银幕时占据镜头约三分之二,在这部除了红色之外都用偏于昏黄的色调里,房子的蓝色显得格外突兀。婚后的赵得意和商琴琴应该更加幸福,但是热病发作,幸福就成了明亮的幻想了,到片尾,蓝色更与流出门槛的鲜艳的血红形成鲜明的对比,暗示赵得意和商琴琴两人美好生活的结束。

(3)物品的象征

结婚证表达生活的尊严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我们结婚吧,趁活着……”促成了两个人的喜事。赵得意为了领到结婚证,卖掉了自家的老房子,让他哥哥搭上一口上等的棺木,说是为了爱情,是为了商琴琴,也是为了全村人的认同,赵得意这个自私的小男人开始勇敢,甚至顶天立地起来。他改变了商琴琴,把快乐和尊严带进她的生活。美好让他们有所追求,而首先追求的就是那张红色的证书。

镜子折射人物的内心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影片中的镜子出现过三次:第一次出现是赵得意要离开家,临走时嘱咐妻子郝燕;第二次出现时商琴琴与赵得意己经住在了一起,商琴琴无理取闹,镜子里出现两人一起要上吊的样子;第三次出现是在赵得意与商琴琴领完结婚证后商琴琴欣喜地在镜子里梳妆。电影中照镜子的场景,不是对事物或人物简单纯粹的还原,而是对人物内心的构建。

火车说明死亡的临近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商琴琴与赵得意相爱后,两人爬上小山,在火车轨道上与迎面而来的火车相遇,赵得意肆无忌惮地跑在火车前面。火车快速的驶向赵得意,此时的火车就像是死亡和时间。得了绝症的赵得意被死亡追赶,但他却不甘于等待,力图奋力一搏。

笔记本记录老人的荣耀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红色笔记本是老村长的宝贝,他在里面记录着村里过去的大事小情。在“热病”病人集体生活期间,红色本本突然丢失了,老村长到处发疯似的找,就是找不到。临终前,老村长的红本本,掉落在地上,里面保存多年的当兵照也掉了出来。红本本代表和记录着老村长那代人的荣耀与辉煌。

03

向往圆满的圆形循环模式

向往圆满是人类的心理定式,因为完满感就是对残缺的心理补偿。《最爱》采取了多种圆形循环模式,颇具讽刺意味。

季节循环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影片经历了“秋天-冬天-春天-夏天-秋天”的过程。场景从秋天开始,热病说来就来,得热病的人像秋天的落叶,说掉就掉,而秋天晚霞后的听唱现场人群聚集,热闹非凡。进入寒冷冬天,辞旧迎新之际,老柱柱一家,在刺耳的、沉闷的爆竹声中,完成了新年的庆典。冬去春来,热病朋友们集中在村头晒太阳,遭遇了莫名其妙的心理隔离。作品从秋风扫落叶开始,最后回到秋风扫落叶为结束,一切都归于尘埃,似乎一切都是定数。

昼夜循环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傍晚-夜晚-清晨-白天”的循环模式经常在影片中再现。赵小鑫的死发生在傍晚;二骚爷爷死在晚上;学校开学在白天;红袄袄丢失、红本本丢失、赵得意和商琴琴的最初偷情都发生在晚上;抓小偷、发现红袄袄、发现粮房嫂偷米等都在白天;四伦找红本本在傍晚;赵得意和商琴琴的偷情被抓在白天。偷情被抓,事情败露,使他们的爱情由地下而转向公开。接下来,除了爱情,其他事情都发生在白天或者傍晚。

天气循环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整部电影故事情节的发展,都是围绕商琴琴和赵得意的爱情故事发展而展开的。在故事情节起伏的变化过程中,天气变化起了烘托和陪衬作用。在赵得意和商琴琴的爱情出现低谷时,天气变坏,当爱情出现希望时,天气也格外明朗。伴随着他们的爱情发展变化,天气也发生着“晴-阴-雪”的变化

空间循环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围绕故事情节的发展,故事发生的地点以“娘娘村-娘娘小学”的反复循环的变化过程。热病人群也经历了“分散—聚集”的过程。同时,电影叙述者赵小鑫将传说中的“阴间—阳间”的事情和经历都表述出来。这个虚实的空间扩大了叙事空间的范围和容量,也深化了叙事主题,并确认了故事的可信度与真实性。

04

递进式的主题:围绕人性善恶、爱情和死亡来唿吁社会对艾滋病病人的关注

电影《最爱》以鲜明的色彩展现了人濒临绝望甚至死亡时的生命状态,此片沿袭了顾长卫一贯的表达主题:生命的荒诞、虚无和绝望;而这一切都与艾滋病有关。

(1)艾滋病中的人性善恶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赵得意的哥哥赵齐全,为了发家致富,让村中许多人感染了艾滋病。看到村中患病的人多之后,他又盗伐林木,做起了殡葬生意。商琴琴的前夫小海,把妻子赶出门后却并不离婚,还打起了赵得意仅有的房子的主意。然而艾滋病病人不下地狱,他们也一直生活在地狱的世界里,但善就像是一颗生命力极其顽强的种子,只要有人洒下,就会生根发芽。赵得意和商琴琴是一对患难后的夫妻。赵得意原来的婚姻形同虚设,而商琴琴患病后丈夫小海不但不给她医治,还把她赶出了家门。两个患难中的人,找到了生存最后的理由,那就是彼此相爱后结婚。他们把人性中最直接的情欲、最温暖的亲情以及相濡以沫的关怀充分显示了出来。

(2)艾滋病中的死亡和爱情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赵得意和商商琴琴的结合是为了各自在临死前活得不留遗憾,二人搭伙过完剩下的日子。他们的结合从开始就被世俗所不容,但他们还是希望能得到祝福,获得认可。赵得意的“多活一天是一天,多活一天赚一天”这种朴素的生命意愿使得剩余的生命刺激而狂烈。用“喜马拉雅式”的爱情来冲淡对死亡的恐惧与绝望。与其在平淡焦虑中等死,不如在张扬刺激中求生。他们的结合证明了爱有多艰难,就会有多灿烂。

(3)艾滋病中的冷漠和歧视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在《最爱》中,商琴琴和赵得意等艾滋病人都是一群面临死亡的人,他们被世俗所排斥、所漠视,他们对爱和生命的渴望是如此的强烈,但是周遭的环境却使他们感到更加痛苦。商琴琴和赵得意二人渴望亲人的关怀,但亲人却极力远离他们,唯恐避之不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结合在了一起,才更加突显了生命的脆弱和宝贵。导演通过这样的表现方式旨在唿吁更多的人关爱艾滋病群体,给予他们更多的宽容与尊重。

顾长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艾滋病人不是罪人,不该受到歧视,这就是我们拍摄的目的。”他在拍摄《最爱》时,以剧组演员中的艾滋病真实患者演员为拍摄对象,拍摄了名为《在一起》的反艾滋病歧视的公益纪录片。《在一起》正是对《最爱》主题的补充

结语

《最爱》将爱情以一种不为常人所想象的方式展现出来。在娘娘庙这片落后又神秘的土地上,一群艾滋病人用生命演绎出了别样的精彩。

《最爱》: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影片以艾滋病患者的人性善恶和面对爱情与死亡态度,用死亡儿童叙事视角、象征和循环的艺术手法,在放大镜下窥探着这个群体的生存状态,试图唤起人们对艾滋病患者应有的关注。

一个个简单的农村场景,看似是流水账似的波澜不惊,却揭示艾滋病情境下的歧视、人性、爱情和死亡,影片表现了罕见的思想深度。《最爱》不管是艺术上,还是商业上都获得了成功,是高品质文艺电影的典范。

作者:街霸2信阳华哥

本文转载自 ,不代表紫羽观影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6yyba.com/3291.html